免責聲明:台灣民政府不負責外站立場、農業知識的正確性與完整性,亦無利益關係。

 

 

 

 

農會農民的—談農會總幹事直選

May 15, 2006

 

一、前言

農會在服務農民、促進農業發展及繁榮鄉村經濟上佔有關鍵性的地位,惟長久來農會被派系壟斷,選舉過程每每有賄選及黑道暴力介入,乃致農會經營人謀不臧、弊病叢生、功能不振、背離農民需求。在諸多農會問題中,「總幹事以間接選舉聘任制度產生,農民不具影響力」最為關鍵。1988年「五二O」農民運動即是以「廢除農會總幹事遴選辦法,還權於會員或會員代表大會」為主要訴求之ㄧ,爾後「農會總幹事直選」之議題不斷發燒,被視為是解決農會功能不彰、背離農民需求的良方;雖然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及台灣省政府曾於1990年多次研商並取得共識,決將農會選舉改為直接選舉,但卻未付諸實施。1993年「五二O」農民運動萬人大遊行,仍要求農會總幹事直選,農委會回應以「樂見其成」。然自1995年起多家農會「超貸」浮濫,接連發生擠兌,農會信用部獨立及改革躍為社會輿論焦點。2000年民進黨政府上台,積極推動「排黑條款」,立法通過:若曾犯內亂外患罪、刑法貪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或賄選罪等,經判處有期徒刑確定者,未執行或執行未畢都不能登記為農會會員代表、理監事候選人及總幹事候聘人;且在農會或其他金融機構借款,有一年以上延滯本金返還或利息繳納之紀錄,或對農會有保證債務,經通知其清償而逾一年未清償者,均不能擔任農會理監事和總幹事。除此之外,民進黨政府在農會政策上,即鑒於農會信用部超貸嚴重、逾放比過高,爰延續信用部改革之政策思考,大刀闊斧進行金融改革,於2001年及2002年連續兩波指定銀行接管34家農會及2家漁會信用部。筆者於任職農委會期間,有幸辦理振興計畫,輔導這34家農會發展經濟事業,與其接觸密切,深知農會總幹事用心努力,確實能快速成功發展經濟事業,並造福農民;然而,在這34家農會中仍是有不少總幹事渾渾噩噩,不思改善農會經營困境,更無視於農民的殷殷期盼,而這樣的農會之員工通常也是士氣低落、態度怠惰,無力提出有效企劃案以增加農會收入及保障自己的薪資,更遑論協助農民解決問題。何以致之?農會是農民的,何以農會經營可以不在意農民的需求?何以總幹事敢不服務農民?何以農會員工如此能力低落、態度怠惰?乃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以致之!

 

二、農會概述【為方便於論述,本文只討論鄉鎮農會,而不涉及省市及縣市農會】

農會法第一條規定:「農會以保障農民權益,提高農民知識技能,促進農業現代化,增加生產收益,改善農民生活,發展農村經濟為宗旨。」農會肩負鄉村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等多項功能,設有供銷部、信用部、保險部、推廣股等業務單位,供銷部可辦理農業資材(肥料、農藥、種子、包裝器材等)及消費物資之供給、農產品收購、運銷、加工、倉儲等服務;信用部可辦理農民會員及非農民贊助會員之存放款金融業務;保險部則提供農民農業保險服務及接受政府委託協助農民保險業務;推廣股工作涵蓋農業生產技術之指導示範推廣及農村婦女與青年之教育輔導、福利增進。如此組織極為完備,各部門在總幹事領導下可以整合地提供農民很完整的服務,農民只要專心農業生產,其餘概可由農會協助辦理。如某鄉鎮種稻面積大、品質也良好,農會總幹事為擴大服務農民,可建置稻米產銷專業區,經由推廣股示範推廣合適本地生產之良質米品種,延請專家設計標準作業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OP),並指導農民生產過程各項要領及注意事項,提昇農民生產技術,確保生產優質安全稻米;與農民訂定產銷契約,稻米生產過程由供銷部聯合大量採購供應優質低價的秧苗、農藥、肥料等資材,採收後農民將稻穀賣給農會,由供銷部進行烘乾、儲藏、碾米、品管、包裝,建立品牌,開拓通路,不僅可銷售國內市場,也可以行銷海外市場;農民購買農業資材或消費物資可向信用部貸款,採收後再行清償,賺款亦可存於信用部;另,保險部提供農民保險服務,亦可辦理稻作災害保險,使農民安心於耕作,並具鼓勵農民參加稻米產銷專業區之效果。

農會是自籌經費、自負盈虧之農民組織,員工薪資及員額數依農會上年度總收益而核定。總收益高的農會,員工薪資較高,也可聘用較多員工數,但新進員工應經公開考試聘任。供銷部、信用部、保險部都是可藉由服務農民而產生盈餘的部門,農會總盈餘須提撥62%以上作為推廣經費,但各部門辦理服務農民相關業務或事業時,可向政府申請業務費及設備費補助。通常農會業務是以信用部一枝獨秀,信用部既是農會盈餘主要來源,也是員工薪資來源,其他部門不受總幹事重視以致未能發揮應有功能;惟近年來農會信用部因呆帳、逾放比及金融市場競爭激烈而盈餘大幅消退,甚至虧損,各農會對於供銷部經濟事業轉趨重視,對於政府補助款也需求殷切。

農會為農有、農治、農享之農民組織。農會為農民所有,農會財產亦屬全體會員;透過權能區分之組織設計,農民有權、總幹事有能,農會應為農民所治;農會盈餘雖沒有分配給農民,但因62%以上盈餘提撥為推廣經費服務全體農民,農會各部門業務亦以服務農民為宗旨,故農會為農民所享當無疑義。

在權能區分組織設計上,農民有權表現在入會滿6個月之農民會員可選舉會員代表,組成會員代表大會,為農會最高權力機關,每年開會一次,議決農會年度預決算及與會員權利、義務有關之重大事項;會員代表大會休會期間,由會員代表選舉的9名理事組成之理事會及3名監事組成之監事會代理治理農會。理事會每二個月召開一次,除第一次理事會經全體理事二分之一以上之決議,自農委會遴選合格人選中聘任總幹事外,其餘皆應依會員代表大會之決議策劃業務交由總幹事執行;監事會每三個月召開一次,負責監察農會業務及財務。總幹事獲理農會聘任後,即主掌整個農會業務、財政及人事大權,總幹事有能,秉承理事會決議執行任務,向理事會負責。但因長久來農會是以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能獲聘為總幹事,必能掌握會員代表大會及理監事會,每年一次的會員代表大會只是例行的會員代表吃飯聚會,理監事會也淪為總幹事橡皮圖章(反對派在會員代表大會及理監事會決議上均不具影響力),不僅無法監督總幹事,更不能代表農民交付任務要求總幹事執行,而農民的權被弱化,總幹事的能卻未削減,農會弊端於焉產生且功能不彰,農會脫離農有、農治、農享本質,異化為總幹事之私人公司。

 

三、抹殺農民意見之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及其影響

何以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是農會問題之根源?何以「農民選代表,代表選理事,理事聘總幹事」卻無法表達農民意見、伸張農民權益、監督總幹事及要求總幹事執行農民殷切需要的業務?

農會選舉每四年辦理一次,以2005年的農會選舉為例,2005年2月19日農事小組選舉投票日為選舉基準日,2004年8月18日以前入會之農民會員才具有選舉權及會員代表、理事之被選舉權,2004年12月20日公告選舉人名冊,將會員依戶籍所在之村里編入各農事小組,2005年1月3日至7日會員代表候選人登記;2月18日農委會公告總幹事遴選合格名單,2月19日農事小組選舉投票日,採無記名單記投票法,會員一人一票圈選一名會員代表候選人,ㄧ個農事小組通常約有一、二百名會員,選出1-3名會員代表,全農會會員代表最多45名;由於是超小選區,選舉人少,候選人可依平日交情估算可能得票數;若有超額競選,就會有賄選,甚至暴力介入,投票之前會催票,投票當日也會在投票場所固票並藉觀察選舉人投票後打招呼之神情研判其投票傾向。3月7日召開會員代表大會,選舉理事,採無記名限制連記投票法,每一會員代表一票圈選四名理事候選人,全農會選出9名理事;由於每一會員代表可圈選四名理事候選人,理事候選人約需得到10票以上才可能當選理事,故沒有派系支持之獨立理事候選人是不可能當選理事的,尤其有效選票認定寬鬆,派系支持的會員代表會被要求投票給特定的四名同派系理事候選人並得蓋章在某個特定角落,如此投票結果可以查知派系支持的會員代表是否跑票,是故理事選舉雖採無記名投票,實則形同記名投票,獨立理事候選人無法當選,而即使在會員代表選舉上容或有獨立會員代表當選,在理事選舉上也不具影響力。但在相互競爭的派系會員代表當選人數勢均力敵時,獨立會員代表就奇貨可居,可以坐以待「幣」,然後被納入某派系,支持該派理事候選人。3月16日召開理事會,理事互選理事長(採無記名單記投票法)及經全體理事二分之一以上之決議聘任總幹事。要穩當獲聘總幹事,除要有5名同派系理事當選外,應再加上1名第一候補理事,否則在理事會聘任總幹事之前,若有同派系理事意外死亡或被買票或遭暴力脅迫而將戶籍遷出農會所在地而喪失會員資格,也就喪失理事資格,而遞補理事為對方派系,總幹事一職就拱手讓人了!

 

如此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要「當選」總幹事是必須要有派系,而非派系介入,沒有派系支持連理事都當選不了,更別談是「當選」總幹事。要「當選」總幹事不是培養自己能力,有能有賢有政見等待理事會聘任,而是要掌握派系,指揮大兵團作戰,從選舉基準日1年前就開始部署會員代表、理事及理事長人選,自各農事小組中挑選人面廣、人緣佳、當選機會大的會員參選會員代表;6個月前就在可能的農事小組中增加足夠的會員數,當掌握半數以上的會員代表後,若在理事選舉上沒有出差錯,順利當選5名理事再加1名第一候補理事,就可以順理成章「當選」總幹事。若派系競爭激烈,選舉過程短兵相接、驚心動魄,長達3個月以上的選舉火熱期都得繃緊神經、步步為營,立即處理各種突發狀況;成王敗寇比的是財力、人力、暴力,而非能力、政見。若派系實力懸殊,則容易經協調而分配會員代表人數、理事人數、理事長及總幹事人選。而無論是派系競爭激烈與否,皆與農民無關,對農民而言,只能在農事小組會員代表候選人中選擇一個候選人而已,不是甲派系,就是乙派系,若有獨立會員代表當選,在理事選舉上也不具影響力,當然也無力影響總幹事人選,且終將會被派系吸納支持其理事候選人。選舉制度如此,農民的意見完全被抹殺,既然無法選賢與能,政府在總幹事遴選及農會排黑條款等等方面的諸多努力實質效益就不大!而無論是現任總幹事或新人欲參選下屆總幹事,都必須穩固派系,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及理事,否則如花蓮縣富里鄉農會前總幹事張智超先生,雖然經營績效良好,打響「富里米」名號,在當地頗受農民好評,並於2004年成功外銷米到台灣已睽違33年的日本市場,成就農委會農產品外銷之重要政績,但由於沒有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數,早在會員代表候選人登記之前,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無法續任總幹事,空嘆經營績效再好也徒然!

 

這樣的農會選舉制度對於農會經營有極大的傷害,牢牢大者有:

(一)農會為派系壟斷:要當選總幹事必須要能穩固派系,並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及理事;對於與派系毫無淵源的人才,進入障礙如同登天,無法乾淨參選而當選總幹事,農會必為派系壟斷。雖然現任總幹事也有人才、積極努力的,但如此選舉制度確實阻斷許多優秀人選進入擔任總幹事,尤其現任總幹事能穩固派系就能穩坐寶座,經營農會沒有壓力、不用講求績效,自然就容易鬆散及渾渾噩噩了!

(二)監督弱化:在選舉過程,會員代表、理事及監事都只是總幹事安排的棋子,其當選之後自無力於監督及要求總幹事執行切合農民需要之業務,而且總幹事所安排的人選通常是教育程度不高,國中國小畢業者比例很高,監督能力也薄弱,故農會形同總幹事之私人公司。總幹事不僅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更是能控制董事會的實質老闆,如此稍一人謀不臧或投資計畫不謹慎,業績再好的農會都可能一夕色變,事實上許多信用部被接管的農會都曾經是績優農會、被引為農會典範啊!

(三)農民無力感:農民既在農會選舉過程無法發揮影響力,在農會業務上自然就失去發言權、無法提出要求,現制產生的總幹事若願意照顧到農民需求與福利,則實是「農民之福」。整體而言,農民都是自求多福或自生自滅,農民最迫切需要的供銷服務,長久來不為總幹事所重視,推廣服務也只是點綴式插花,缺乏整體規劃及有系統執行,於是農民生產的農產品只好透過販運商及行口銷售而被壓低價格,若經由農會「共同運銷」運至批發市場,同樣也是被不合理殺價。

(四)農會員工素質低落、工作態度怠惰:總幹事為鞏固派系,自然需要給予會員代表、理事及監事某些利益,其中包括介紹親友進入農會工作。雖然法令有規定農會新進員工應經公開考試聘任,但這些經介紹進來的員工通常素質不高而以臨時員工身份進入農會工作,然後再等待機會參加升等考試以晉升職員。而高教育程度、有能力通過公開考試的人才,可能因農會沒有報出缺就無法進入農會工作。即令偶有人才進入農會工作,若有不順總幹事的意,則必會被調職冰凍而無法發揮長才。當總幹事只念茲在茲總幹事權位,只顧穩固派系而疏於業務,又員工通常也有會員代表、理事或監事護航,總幹事就很容易不要求員工努力工作,員工工作態度普遍怠惰,「穿水水,等著領薪水」。即使遭逢信用部被接收之遽變,很多農會之員工仍是不知道怎麼辦,連計畫書都得一再修改,振興業務之評估也不詳實、規劃不周延,而只一味透過立法委員爭取補助經費。

就台灣社會而言,這樣的選舉制度既無法選賢與能,整個選舉過程候選人所投注的人力、心力、物力、財力、暴力都屬資源量費,農會辦理選務的支出及農政單位繁雜的行政工作與龐大人力也都不具實質意義。尤有進者,農會組織完備,在服務農民、促進農業發展及繁榮鄉村經濟上可以發揮很重要的功能,但因這樣的選舉制度,農會被私人化、虛弱化、怠惰化,農會功能不彰更是台灣社會的巨大損失。農會如此,台灣鄉村不僅失去自力發展的生機,外界資源也難以進入鄉村而促進農業發展,台灣成為一個「中空的社會」!事實上,台灣在發展優質安全農業上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但農會無法針對自己鄉鎮的重大問題尋求改善及擬定與執行切實的發展策略,即令農委會有再好的政策也無法貫徹到基層而實質改進農業。以發展農產品外銷而言,農委會於2004年至2006年「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共投入22.5億元,預期外銷金額2004年成長7.9%、2005年成長6.6%、2006年成長5.6%;但要發展農產品外銷,並非在國外市場辦理展售會、與外國政府及廠商接洽等等努力就可以為功,更重要的是要依據國外市場需求特性,規劃生產合適品質規格及數量之產品,並設立優質農產品外銷生產專區,以免國外訂單源源不斷而台灣卻供不應求、無法接單。但要設立外銷生產專區就必須要有強有力的健全農民組織積極投入,整合提供有系統的服務,組訓農民生產合適品質及數量,包括依據SOP操作、建立生產履歷及安全施用農藥等等。然而目前台灣最重要的農民組織—農會—沒有扮演這樣的角色,外銷政策的落實就缺乏根基,農產品外銷實績也就很不穩定,2004年外銷金額成長了9.9%,而2005年只成長0.8%。

 

 

四、農會改革根本之道—推行總幹事直選

台灣農會的問題很多,長久來改革建議方案也很多,但若沒有正本清源地探究問題的根源,改革建議方案可能是緣木求魚、沒有成效!台灣農會問題的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必須予以破除,最直接而有效的改革辦法就是還權於農民,讓農民會員直選農會總幹事!

農民直選總幹事,農民就可以在總幹事選舉上發揮影響力,總幹事選舉就可以打破派系壟斷,具經營長才之有志人士亦可投入總幹事選舉,提出理想政見,促進良性競爭。當選總幹事在經營農會上也會有壓力,得以經營績效作為下屆競選之籌碼,自會依據農民需求開辦相關業務,審慎評估規劃欲執行的企劃案,不僅總幹事本身會努力,也會要求農會員工積極任事、用心服務農民,並為發展業務需要,要求員工提升相關知識技能或進用合適人才。總幹事之競爭壓力來源,不僅是下屆選舉之可能參選的人才,附近鄉鎮績優農會經營績效也自然會成為農民要求總幹事改進的依據。而當總幹事選舉與理監事選舉切斷關係,總幹事與理監事的連結就不會那麼密切,監督程度會強化,而且任何理監事藉由對農會內部資料的了解,若有與總幹事不同見解,在鄉村輿論上都可以發揮影響力。如此還權於農民,農會選舉才具有意義,才能選賢與能,優秀人才才能出頭,農會才會是實質的農有、農治、農享。

論者或曰:「農會總幹事直選將會如鄉鎮長選舉般地賄選!」但試問:目前農會選舉花費動輒數千萬元、一票可能上萬元、又有暴力介入,豈是鄉鎮長選舉賄選規模所能比擬?又農會是農民的,還權於農民是天經地義,不可剝奪的權利!而且鄉鎮公所與農會不同,是由政府編列預算,辦理事項廣泛,鄉鎮民可以較不關切;反之,農會是得自服務農民中籌措經費,是得講求農業經營績效的,考核標的更為明確,當農民知道「總幹事人選不同,影響農會經營績效甚大,攸關農民福祉」,賄選的效力就會大幅降低!

當總幹事有連任壓力,當總幹事得講求農會經營成績,不僅會極力發揮農會已有的「能」,也會積極尋求外援。當在供應農民優質低價農業資材上可以透過鄰近鄉鎮農會共同聯採而進一步壓低進貨價格,那麼鄰近鄉鎮農會總幹事會主動努力協調成立聯採中心,且陸續會有農會加入,聯採效益越來越大;當在農產品加工、銷售上,農會需要透過鄰近農會策略聯盟才能發揮規模經濟,農會間之策略聯盟才有可能;當總幹事需要改進業務時,外界學者專家之輔導資源才能有系統有成效地進入農會及鄉村,而農業政策也才能貫徹到基層!

總幹事改為會員直選,總幹事已有競選連任壓力,但在制度設計上還必須再強化「權」的力量,使無論是否要競選連任的總幹事都會受到有效的監督。會員代表方面可予廢除,而以如同上市公司股東會之會員大會為農會最高權力機關,讓每一位會員都有資格參與,讓教育程度高、看得懂預決算財務報表及投資企劃案的農民都可以關心農會經營並在會員大會發揮意見領袖影響力;在辦理總幹事選舉時,也辦理大選區制理監事會員直選,如此可以大幅縮短農會選舉流程,避免許多選舉紛爭及暴力金錢介入的機會,也減弱派系影響力,促進人才進入,增強監督總幹事及農會力量,防止總幹事濫權,確實審查年度預算、投資企劃案、業務報告案並策劃業務交付總幹事執行。

 

五、結語

農會弊端不勝枚舉,巧立名目圖謀私利相當容易,常為農會界人士所「津津樂道」,但相關文獻尚未直指「農會問題的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及其選舉操作方式。長久來台灣社會大眾對於農會弊端傳聞並不陌生,也常聽說農會選舉賄選與暴力介入、派系惡鬥,但社會大眾對於問題的嚴重性並不能確切了解,更無法窺探農會選舉制度之精巧設計及派系神乎其技的操作。由於社會大眾不了解而不重視此一議題,所以「吃農民夠夠」的農會選舉制度才能這樣綿延流長地持續下來!社會大眾知道農會信用部超貸嚴重、逾放比過高,但信用部問題只是農會問題的表癥之ㄧ而已,整體農會的功能不彰、弊端叢生,既嚴重傷害農民福祉與權益,更造成台灣社會極大的資源浪費。社會大眾很同情農民處境,願意提高農業預算及老農津貼加碼從每月四千元提高為五千元。但農會問題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只要要求推行總幹事直選就可以快速有效協助大家所關心的農民解決許多困難,農業政策也可以落實貫徹,農業預算可以更有效率運用,造福農民更多更大更深遠。

其實,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是過去專制社會的餘毒,繼續存在於已經可以直選總統的台灣社會十分諷刺,既然選民可以直選總統,農民為何不能直選農會總幹事呢?當政黨要改革,就直選黨主席;當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選舉發生弊端,就要改革為直選總團長;農會問題嚴重,農民為何不能直選總幹事?農民是農會的主人,自主選擇總幹事是天經地義的權利,怎可剝奪?怎可繼續任由農會淪為總幹事的私人公司?台灣要幫助農民、改革農會,就必須打破農會為派系壟斷、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其所需的努力與過程並不困難,只要行政院提出農會法修正案並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就可以實現,困難度絕比不上公投法之三讀通過。當前台灣最有權勢的兩位政治人物—陳水扁總統及馬英九主席—都最了解直選好處,也最關心農民福祉,忍心讓農民繼續受不公不義的農會選舉制度摧殘嗎?朝野都可以競相為老農津貼加碼奔走並火速通過,若朝野也能競相努力為農民打破不公不義的農會選舉制度,立法院三讀通過「農會總幹事直選」輕而易舉!天佑農民,天佑農業,天佑台灣!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3796746

檢視次數: 1381

該討論的回覆

馬英九不知農民疾苦
November 13, 2007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已經結束第一階段下鄉長住行程,他強調「下鄉就是為了解民生,做總統的不了解民生,是不配當的!」以政府大力抓菜蟲為例,他說他下鄉後發現其實是供需問題,不是菜蟲作怪,……。馬英九這樣的說法顯然過於忽視蔬菜運銷制度的陰暗面,這不是惡意欺騙農民,就是仍不知農民疾苦!

在這一波菜價飆漲、慘跌的報導中,雲林縣北港農民大罵「(10月)23日和24日蔬菜拍賣的價格最少差了1、20塊,尤其是蔥價,從一百多塊跌落到只剩2、30塊!」其情可憫,令人痛心疾首,這樣的拍賣價格突然不合理驟降是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拍賣決價之最大弊病。日前立委指稱該公司內部涉聯合壟斷,是造成菜價狂飆的原因之一。台北農產運銷公司還回嗆,台北果菜市場的拍賣機制公開透明,所有買賣都電腦看板顯示,針對不實指控,不排除提出誹謗告訴。這誠是欺騙外行人的說法!10年前,筆者曾對蔬菜運銷制度做過很深刻的研究,曾多次親眼目睹台北果菜市場承銷人間很有默契地聯合壓低價格之重大交易弊端,筆者稱之為「習俗性圍標」。蔬菜拍賣價格是任由承銷人「競價」決定價格的,農民毫無影響力,現實上也無法設定最低成交價格。雖然每天參加拍賣交易的承銷人都很多,在交易現場也沒有看到承銷人之間事先共同協商、給予一致價格的情形,但是承銷人間早就已經很有默契,會視情況很自動地合作,由一承銷人出價,其他在旁的承銷人不但不競價,甚至協助說服拍賣員以那樣的低價出售,故往往能以相對的低價成交;待成交後,其他承銷人才要求分貨、以同樣價格支付給該承銷人。承銷人間之所以不競價,不是不需要這批貨品,也不是價格已達到應有行情,而是不加價仍可以該低價獲得所需貨品而擴大利潤。承銷人既有共同利益,那麼共同合作壓低成交價格是非常自然的。尤其是在颱風高價期承銷人間的「習俗性圍標」就更為明顯,不合理的低價頻頻出現,甚至被稱賣不出去而成為殘貨也有可能,在高價期也有0.1-0.2%的殘貨率。在交易現場也可以看到:承銷人明明還在競價中,但拍賣員卻突然轉身向某承銷人拿印章蓋上成交單,既沒有依規定喊三聲才決價,其他在場競價的承銷人也不會因而提出抗議!這就是菜蟲,但是官員抵達交易現場時是絕對看不到的,那當然也就抓不到!這些問題都不會因為現在採用電腦輔助拍賣交易而改變,所以高價期不合理低價仍會出現,所以會有前述北港農民之罵聲連連,那是農民沉重的傷痛!然而,農民更慘的是在低價期!農民勤奮,蔬菜常是供過於求,台北果菜市場又不作貨源管制,全省各地農民團體的共同運銷蔬菜都集中於台北果菜市場,造成人為的過度集中並惡化供過於求,於是承銷人都可以買到自己所需要的數量,就不用競價,價格慘跌可想而知。農民得額外支出紙箱費及運費,但拍賣所得價格卻比在產地賣給販運商還低,這樣的怪異現象是農民必須接受的現實,真是心事誰人知!而當台北果菜市場價格慘跌,全省各地的販運商必然也就跟著調低收購價格。正由於台北果菜市場拍賣交易價格決定不公平,農民參加拍賣所得的價格沒有保障,所以農民傾向賣給販運商,於是,低價期農民承受虧損之苦,而高價期更大的利益是被販運商賺走。一位農民說:他曾經種植一區包心白菜,當時菜價正在上漲中,他以每分地27,000元的價格賣給販運商,相較於當時販運商每分地約20,000元的收購行情,這算是非常高了,但一週後該販運商開始採收銷售該區包心白菜,結果每分地淨賺50,000元以上,這樣的「暴利」,農民是得不到的!

整個蔬菜運銷制度極為落伍,處處阻塞不通,處處被中間商壓低價格,對農民太不公平了。而台北果菜市場的經營管理及拍賣決價改進對於整個蔬菜運銷制度之改善具有關鍵性地位,但是,馬英九在當台北市市長時,不為農民權益著想,而以選舉考量,強力任用前台灣省農會總幹事謝國雇為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把農會那一套惡習帶入該公司,惡化其經營管理,延宕蔬菜運銷制度之改革!

如今馬英九已經下鄉長住四個月了,但仍不知道蔬菜交易弊端,仍不知道農民疾苦,究竟他是昏庸聽不懂還是無能不知如何探求事理?真是攏是假!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0577323

我的縣政府農業施政規劃
December 18, 2007

我的縣政府農業施政規劃
陳俊名(2007.11.06)

ㄧ、前言

在農業施政體系上,縣政府佔有承上啟下之關鍵地位,縣政府不僅僅是中央農委會政策之執行單位而已,更須依據縣內農業實際狀況及農業建設需求進行施政規劃,請求農委會經費協助,甚至要求農委會採納、改進政策,以促進縣內農業發展並增進農民權益。在現今民主時代裏,縣長有政績壓力,縣政府的政策規劃的角色就更形重要,既能解決縣內農業問題,同時也能促進全台灣農業問題之解決。縣長稟承縣民的託付,在農業施政上自當要增進農民權益,並且須當農民代言人向中央提出切實有效的農業政策。雲林是台灣最重要的農業縣,是台灣的農業首都,蘇縣長治芬自然是對縣府農業施政著力最深,也最有資格當農民權益代言人向中央要求改進農業政策,造福雲林農民及全台農民,創造農民、中央、縣府三贏局面。

二、反制WTO就要OTW 

正因為蘇縣長在台灣農業發展的地位上是如此的重要,就必須要有合適的農業局局長來輔佐,協助規劃及推動農業政策!雖然單純的農業產值只佔台灣GDP還不到2%,但農業卻仍是台灣廣大農民生計之所繫,農業體系也極為龐雜,農、林、漁、牧、農民組織、運銷制度、農民福利、生態環保...,無所不包,農業局局長的理念與見識就極為重要,必須要經過長久的實務經驗磨練及鑽研,才能抓住問題關鍵並擬定適切政策,否則很容易迷失走亂政策方向,雖然也很堅定地勉力執行推動,事後才發現得不償失。

首先,必須釐清的:農業政策應該是產業政策,農民福利、生態環保當然都很重要,也是必須的,但農業既是廣大農民生計之所繫,就必須重視提昇產業競爭力並因而提高農民所得!但台灣對於農業的看法卻很兩極化,ㄧ來認為台灣已加入WTO,無法抵擋外國農產品的競爭;二來認為台灣農業技術高超、農民勤奮,農產品品質極優,可以外銷全世界。然而,實際上台灣加入WTO已經5年了,台灣農業依然長存,而且還是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另ㄧ方面,台灣農產品雖「優質」,外銷數量卻仍還是衰退中。去年6月底農委會開始推行「新農業運動—台灣農業亮起來」,雖高舉「三年農產品外銷值增加20%」之遠大目標,但一年來實際的外銷值卻反而是衰退2%。確實台灣農產品是甜美好吃的,但是否為「優質」尚有待商榷,如果農業檢測不合格,當然就不能稱為優質。而外銷講究的是競爭力,是否優質、是否規格合適、是否品質齊一、是否價格品質相符、是否數量足夠,最重要的,如果農民生產成本不能低於外銷收購價格,那麼台灣農產品就算是沒有外銷競爭力了!面對WTO逐漸市場開放的競爭局勢,農政單位、農民都不能悲觀,我們必須把握時機做好調整並闖出一條康莊大道!反制WTO就要OTW(Organizing toward World),組織化農民、提升競爭力、邁向全世界!台灣有很多農民組織,農會、合作社場、產銷班,大抵而言,最重要的農民組織—農會—是地方派系的禁臠,不管農民死活;合作社場是生意人,難以組訓農民;兩者都有產銷班,但產銷班班員是等著拿補助,開會時派公差參加,能偶而自行開班會討論就很好了,生產銷售上沒有一致的行動。

所以,台灣農民是獨立的頭家,自己搞自己的,沒有合適的組織化、教育訓練、生產規劃、行銷策略,生產上有問題自己去找農藥商買農藥,這個藥加那個藥,成本增加,也很容易農藥殘留。又土壤酸化、果樹枝條凌亂等之類影響成本及品質之嚴重問題長久存在也不自知,錯誤一直持續下去,雖然產品甜美好吃,但不一定賺錢;尤其農民都是自尋出路,若非產品供不應求,產品進入運銷系統就是任由殺價,可憐兮兮。如果有農民組織努力於組訓農民,強化產銷班輔導,深化農民安全用藥觀念並提升作物栽培技術及相關知識,尤其需加強農場經營管理知識,進行市場導向生產,嚴格品管分級,邁向品牌化行銷,就像斗南鎮農會的根莖類業務那樣的模式,必然可以大大提高產品品質及國際競爭力。其實,聞名世界的紐西蘭奇異果Zespri公司打遍天下無敵手所靠的也就是這一套而已,安全優質產品是他們在行銷上最大的本錢及依靠。事實上,1992年Zespri在日本是一家破產的公司,都已經被銀行接管了,直到1994年亞洲區新任總經理上任後,改變策略積極改進產品,才急起直追,開創了現今的榮景!

三、打通農業施政的任督二脈—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

很可惜的,台灣絕大多數的農會都不重視產銷服務,更無心於組訓農民。在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下,沒有政績、政見的競爭,若有競選,總幹事就只有靠買票上台,然後農會就成為任由他運用的資源,這種「選舉靠買票,選上沒監督」的農會黑金體制下,總幹事只要有業務能撈錢就夠了,甚至也有連設備都沒買,但計畫經費卻照樣用光光的情形,農民福祉、產銷服務全不在他心中!所以,在現制下,願意為農民打拼的總幹事是十分令人敬佩的!其實,台灣也不用羨慕日本農協為農民所做的許多農業產銷服務,我們完全可以變革制度促使農會變革,逼使農會總幹事帶動全體員工盡心盡力為農民服務,尤其是農業產銷業務。如果我被任命為雲林縣政府農業局局長,我必極力說服蘇縣長向民進黨中央要求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破除國民黨外來政權為攏絡及分化地方派系以控制台灣而精巧設計之農會間接選舉制度,讓農民成為農會真正的主人。不可欺負台灣,更不可欺負農民,「自己的農會自己管,自己的總幹事自己選!」豈有農會總幹事不能由農民直選的道理?不了解農會選舉及經營內幕的人總會說總幹事直選後也會是一樣的,同樣都會是那一些人在掌控農會!不,絕不,總幹事直選就會打破「農會選舉是小圈圈遊戲」之局面,開放為自由競爭,符合資格的有志人士都可以加入競爭並有可能當選,即令仍是兩派地方派系頭頭競選,也要提出誘人的服務農民之政見向農民拉票,而當選後就必須去兌現,因為農民是否得到相對應的服務是很容易檢驗的;又不只是鄉鎮內的競爭而已,林內鄉農民也會向其總幹事抱怨:「斗南鎮農會外銷那麼多紅菜頭去日本,我們的木瓜也要外銷!」依此類推,良性競爭下,台灣農業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再加上縣政府熱誠輔導,台灣農業榮景可期,農民笑嘻嘻!有利於農民的政策誰敢擋呢?公投法都可以通過,總幹事直選法案必更能夠通過,國民黨若阻擾必會輸掉選舉。農會總幹事直選可以促使農會重視產銷服務,可以重重造福農民,將是民進黨繼農保、老農津貼之後,最重大的「農民福利」政策!

四、農業局施政規劃

在實際縣府農政規劃上,首先我會籌組3人決策中心。農業體系極為龐雜,非一人所能獨攬。3人決策中心中,一人負責農糧之產銷、農會、休閒農業及相關人事物,一人負責漁、畜產銷及相關人事物,另一人負責林、水利、生態環保、農民福利及相關人事物。各自對負責領域掌握縣內情況、中央政策、新聞訊息及主動積極研擬對策,並鼓舞、督促相關課室主管及職員工作士氣與進度,然後各課室職員要對本身業務之輔導對象適時研提計畫及掌控進度與業績。對農委會技正而言,農委會並不是沒有經費,但經費動支要有成效!如果縣府研提的計畫書潦草、規劃不週、內容空洞、願景不切實際,農委會技正就會隨意給些錢敷衍了事;如果計畫執行過程,進度落後、縣府沒有協助監督控管品質、成效不彰,下次就很難再申請經費了。反之,縣府可以申請到很多經費,尤其當縣府主動積極,周詳規劃之計畫可以協助解決農委會技正主辦業務之問題與困難,得到的計畫經費就會相對多很多。所以,局內職員的工作品質、熱誠、能力極為重要,必先予振興,3人決策中心的分工及各課室主管的努力必然是會有助益的;而且也不能悲觀,一定可以振興的,畢竟沒有人只要打混過日子而已,工作成就感與尊嚴可以促使勤奮工作。

其次,加強農會考評並鼓勵各農會針對鄉鎮內2種主要農產品研提「農產品產業整體發展示範計畫」。今年斗南鎮農會「推動大宗根莖類蔬菜整體發展示範計畫」獲農委會補助1,119萬元,而其他雲林縣的農會沒有相關計畫補助,殊為可惜!舉個例,彰化縣頭社鄉農會的「推動番石榴產業整體發展示範計畫」也獲得近500萬元的補助,足見這類計畫可以獲得農委會高額的經費補助,雲林縣各農會可以多多努力。但是農業局真正的目的不是要為農會申請補助款,而是要透過這類計畫及經費補助,協助農會進行鄉鎮內主要農產品之農民組訓、生產技術提升、處理冷藏、包裝加工、品牌行銷國內外,增加農會的產銷服務,協助農民生產安全優質農產品及提昇農業競爭力。能有外銷計畫及外銷生產專區者當然要予鼓勵、為其爭取更多經費。現在農會總幹事已經不限定只能任兩期了,只要考核甲等就可以無限期續任總幹事;要利用總幹事想連任的慾望,縣府應嚴予考核,並要求總幹事研提「農產品產業整體發展示範計畫」,在計畫研提過程協助其規劃周詳,在計畫執行過程設計表格要求填報並抽查檢驗,辦理成績良好者始給予總幹事甲等以上之成績。

第三,針對縣內農業情況及問題,農業局主動規劃、申請計畫,交由農民團體(農會或合作社場等)執行,農業局負責監督及考評。如在春節等旅遊旺季期間,在重要景點附近,推行精緻化休耕,同時種植大面積波斯菊、油菜等美化植物,甚至進行紫米彩繪,吸引人潮,推動休閒觀光。如結合生產申報制度,擴大辦理大宗蔬菜倉儲計畫。為協助農委會避免再遭遇像這次菜價過於飆漲的情形,農業局可以主動研擬大宗蔬菜倉儲計畫,以6-10月為辦理期限,收購對象只限於有辦理生產申報的農民,在颱風期前及在生產過盛期均擴大倉儲數量,以為平穩菜價!又生產面積的掌握,對於農民在與販運商議價上助益很大,可提高售價;另一方面,縣府得強力要求批發市場做好貨源管制、改進拍賣決價公平性及增加對零售商與大消費戶之訂貨服務。又當農民團體的產銷服務增加及行銷通路開通之後,農民就更有能力與販運商議價了!

最重要的,在後年開始,農民團體產銷服務已有經驗,也初具成果,農業局可以推動農業首都產銷計畫,針對雲林縣生產比重高的農產品,如蒜頭、落花生、大宗蔬菜等,全縣各農民團體為執行單位,農民生產前辦理登記,倘若市場價格過低,例如設定為95計畫收購價格再加2-5元,農民團體就進場收購,自行冷藏、加工及行銷,或由雲林縣農產物流中心公司統籌行銷,由計畫補助農民團體儲藏、行銷費用。如此可逃避WTO價格補貼之規範,又可產生價格支撐效果可以反制販運商低價收購,農民自能很明顯地感受到農業首都政策真正有料!再者,既然雲林縣在這些農產品的生產比重大,又有冷藏、加工作為調節供應量之後盾,農民團體也已經廣拓通路,甚至可以外銷,在銷售時就可以不用委屈地降價求售!

計畫趕不上變化,計畫再周詳,總有突發事件,因3人決策中心已有足夠的資料庫及應變能力,局裡各課主管及職員也訓練有素,有助於突發事件之解決處理,也要藉助大學教授、改良場專家、各機關協會熱心人士,尤其應虛心請教農業行銷或生產達人,更能抓住問題癥結,對症下藥地加以解決。

五、結語

我們只有一個雲林,雲林的鄉親對蘇縣長的期待很大,我們一定要振興雲林農業;雲林農業振興,農民有利益也有尊嚴,整個台灣農業競爭力也就跟著大步前進。我相信我可以做好雲林縣政府農業局局長,也可以協助蘇縣長連任成功!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0789773

又見菜價慘跌
December 31, 2007

又見菜價慘跌

雲林土庫人 陳俊名(2007.12.31.)

又見菜價慘跌,哀鴻遍野,這是台灣長久存在的沉疴重症,不僅是國民黨長期執政時代沒有解決,扁政府八年來也沒有提出有效的對策。

菜賤傷農,但是農民血本無歸之外,還得遭受農政官員指責係農民搶種、盲目生產才導致生產過剩。雖然農民氣憤摔菜、高喊「政府無能,害死農民」,但經農政單位在媒體上強勢宣稱「於11月27日起先後於彰化、雲林及屏東地區,召開蔬菜產銷說明會,宣導農民應依照市場需求生產...」就好像是錯在農民而農政單位沒有責任。然而,很明顯的,這一波的生產過剩絕非11月27日以後才種植的蔬菜所導致的,而且12月初政府在農政與農情月刊上發布的資料是:96年12月高麗菜及包心白菜之生產面積、產量皆分別較上年同期減少40%及50%以上,完全沒有生產過剰之警訊!農政單位究竟有沒有確實的生產面積資料呢?為什麼可以沒有呢?如果政府都沒有提供確實的生產面積資料,農民如何據以依照市場需求生產呢?如何能不盲目生產呢?

政府施政口號可以喊得又響又亮,但是再多再美麗的宣傳都經不起農民實質感受之檢驗。新農業運動要把台灣農業亮起來,三年內農產品外銷值要增加20%;但是新農業運動必須以新農會運動為根基,沒有改革農會、推動農會總幹事直選以促使農會重視產銷服務並積極組訓農民,整個農業施政就好像一個人手腳虛弱無力,腦袋再好的構想實際上也做不出來。實際上,新農業運動實施ㄧ年後,農產品外銷值不是大幅成長,卻是反而衰退2%,而蔬菜產銷這類農民切身的老問題也絲毫沒有解決。

大選在即,但願兩黨總統候選人能檢視過去農業施政的缺失,擘劃有效可行的農業政策,競逐農民選票,提升農業競爭力,造福農民!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0870523

國民黨欺壓台灣農民
February 23, 2008

眾所皆知,國民黨ㄧ黨獨大威權統治台灣時期的農業政策是以「犧牲農業發展工業」為主軸,利用肥料換穀等擠壓政策將農業資源、農民血汗不斷壓榨移作工業發展之用,致使農民所得偏低、農業優質勞力及青年不斷外移,種下現今台灣農業奄奄一息、農民叫苦連天之根源。國民黨雖然口口聲聲說照顧農民,但實際上卻是連農保、老農津貼等農民福利措施都是在民進黨人士不斷抗爭衝撞下才被迫實施的。 此外,國民黨對於農民的毒害,更深刻卻較少被提起但又更為嚴重的是:從農民手中搶奪農會以作為培植地方派系之資源,以致現今農民完全無法使用農會資源以改善農業產銷困境,農民只能單打獨鬥、自生自滅,深陷生產過剩、中間剝削之泥沼而不得解脫。當時,國民黨利用精巧的農會選舉制度「間接選舉+連記法」致使農會完全脫離農民的治理及掌控。在此農會選舉制度下,農民只能選舉代表,而不能直接選舉理事或農會最大權力者—總幹事;然後代表以連記法選舉理事,獨立參選的理事候選人勢必無法得到足夠的票數而當選理事,是故只有派系人士才能當選理事。所以,農民投票選舉代表實際上等同於廢票,再怎麼投都一定是派系支持的人士當選理事,農民既無法決定理事當選人選,也就更無法決定總幹事人選,於是整個農會變成總幹事及其派系獨霸的資源,表面上農會權能區分體制「總幹事有能、理事會有權」似乎有監督,但實際上總幹事及理事會是相互勾結以共享農會資源,沒有任何實質的監督,超貸、貪污等人謀不臧案例不斷,而不為人知的更不知凡幾。譬如古坑農會賣咖啡很賺錢,一直是農會界引以為傲的績優農會;但96年5月間爆發了前績優總幹事是以超高價向特定廠商購買咖啡原料,廠商進貨成本每公斤180元,轉手賣給古坑農會卻是320元,其間暴利之大令人咋舌;可見這個長久存在的弊端,理事會卻從來都沒有發現!

若非古坑農會咖啡被揭發是以進口咖啡混充,恐怕這樣暴利的採購弊案還是不為人知且會繼續存在,反正農會是「選上沒監督」之黑金體制啊!當初國民黨之所以要大費周章地操弄農會選舉制度以從農民手中搶奪農會給地方派系人士,是為了要換取他們的政治忠誠,選舉時為國民黨候選人大力拉票及買票。直到現在,這樣的政治效果還是很顯著,這次的立委選舉農會還是為國民黨大力輔選,也有許多農會涉及賄選,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下鄉時也總是有許多農會總幹事簇擁環繞。 國民黨ㄧ向是欺壓台灣農民的,尤以搶奪農會之危害最為重大且深遠,國民黨只為政治利益著想,完全不顧農民死活,並且也扼殺農業發展的生機!如今農會仍只是農會總幹事等派系人士牟利的工具及國民黨的助選買票派出所,對於農民的產銷服務需求完全不予重視。如古坑農會只重視賺錢的賣咖啡業務,該鄉柳丁年年滯銷,農會卻總是袖手旁觀、未予重視,反正在「間接選舉+連記法」之農會選舉制度下,總幹事當選可以不管農民的意見。如果改變農會選舉制度為總幹事由農民直接選出,那麼總幹事一定會以農民利益為優先,農民柳丁滯銷,農會不僅會積極開拓通路,為農民柳丁找出路,不只是內銷通路,也可能辦理外銷;此外,農會也一定會積極探求柳丁滯銷之真正原因,是生產過量或品質不佳或缺乏市場知名度或沒有品牌行銷或販運商惡意壓低採購量以壓低價格等等,然後依據該等原因,與農民通力合作,組訓農民,進行計劃生產、提升生產技術、教導安全用藥、建立品牌行銷、開拓有利市場及通路,如此農民柳丁滯銷可以獲得解決,並為農民賺進大把鈔票。但是在現今的選舉制度下,農會總幹事不會在意農民需求,不會重視產銷服務的。所以農民很可憐,在沒有可靠資訊下,只能賭博式地生產,生產技術無處詢問,只好依賴農藥商、肥料商的推薦及推銷用藥或用肥,是不是施用過量、是不是禁藥偽藥、是不是對症下藥都不知道,更根本且關鍵的栽培技術,例如土壤管理及果樹的整枝修剪也都不知道,於是生產成本過高、品質不均、農藥殘留等等經常發生,遇上滯銷也只有含淚承受,任由中間商壓低價格。農業收入不佳,當然人才及年輕人就都不願意投入,農業勞動力益加老化、衰落,農業奄奄一息、農地荒蕪!是故,當初國民黨操弄農會選舉制度,從農民手中搶奪農會給地方派系,使得農會完全脫離農民的掌控,不重視農民需求及產銷服務,對農民權益及農業發展造成極為嚴重的傷害。而農會漠視產銷服務,政府農業施政就如同沒有手腳ㄧ樣,用意良好、目標遠大、可以提升農業競爭力之任何措施,如品牌行銷、外銷策略等等,也都無法在基層落實,台灣農業能如何發展呢? 如今國民黨還侈言愛農民,馬英九農業政策還喊得響亮,但是若沒有痛改前非,沒有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將農會歸還給農民治理,馬英九的農業政策也都只是騙選票的口號而已!須知扁政府的農業政策口號也喊得很響亮,新農業運動宣稱三年內農產品外銷值要增加20%,但實際上,實施ㄧ年後,農產品外銷值卻是反而衰退2%啊。以此為鑑,沒有改革農會促使農會在地方積極組訓農民,馬英九所謂的「四年內將輔導所有的農漁產品符合用藥安全規範」、「四年內農家所得突破百萬元」等農業願景都無法實現,也都只是欺騙農民選票及不了解農業真實情形而沒有對症下藥的外行話而已。 如今台灣都早已直選總統了,但農會選舉制度卻仍還維持「間接選舉+連記法」,小小的農會,農民還無法直選總幹事,真是極大的諷刺,也極為不公不義,國民黨欺壓台灣農民之遺毒真是遠遠流長!此時,在總統選舉之際,當農民在怨嘆農業收入不好、子女無法在旁陪伴及照料時,應當先追究究竟是誰造的孽,再決定要如何投下手中的選票。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1199350

馬英九詐騙集團
March 1, 2008

昨天寫完「馬英九騙人!」那段話後,我突然想到:「喔,這是馬英九+泛藍謀體精細合作的議題操弄,根本就是馬英九詐騙集團」。首先在過年期間由泛藍電視台採訪報導打出「青年農民年薪達百萬元」之報導標題,然後鏡頭內容都是斗南農會員工的田間輔導員在田間作業情形,最後訪問斗南農會總幹事張有擇先生,他答:「年終獎金10個月以上也有可能!」這位記者先生一定知道張總幹事所說的年終獎金對象是農會員工而非農民,而且究其實農會年終獎金之來源不只是代耕收入,更是農會自營根莖類採收後處理及銷售之收入,也可能是農會信用部收入,但是泛藍電視台卻硬要打出「青年農民年薪達百萬元」之標題!然後在2/24辯論會中馬英九才可以利用這樣的錯誤報導而說出「(小地主大佃農)雲林斗南已實驗成功,農民年收入在百萬以上」,這真是馬英九詐騙集團! 馬英九+泛藍電視台串通不擇手段騙選票!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1245193

從台灣水果商上海潰敗談起
August 8, 2008

今(2008)年8月1日,大陸對15種台灣水果實施零關稅優惠措施正好滿三週年,但在這之前的7月上旬,上海僅剩的唯一一家台灣水果進口商—吉谷商貿公司—宣告慘賠8,000萬元而決定結束營業,至此在上海的台灣水果進口商全部滅頂。

記得今年初該公司還在上海金錢豹大酒店盛大舉行台灣精緻農產品新春上市發表會,並大量印製發送「寶島農好—台灣精緻農產品搶鮮看」水果宣傳手冊,好不風光!但直到最近才有報導指出:其實,早在2006年底該公司就已經感到經營壓力越來越重,銷售情況難以起色;去年底就想結束營業,但考慮到台灣總統大選在即,時機過於敏感,才硬撐到今年7月。可見,表面風光的強勢宣傳及花樣百出的行銷手法未必與實際的情形相符,外行人往往就被矇騙了!

最近的報導也指出:不僅是上海全軍覆沒,廈門也是元氣大傷。兩年前,廈門一度有兩百多家台商設點行銷台灣水果,但現在只剩三家。如此巨大轉變令人不勝唏噓,而台灣水果節節敗退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價格偏高。無論是因為運輸成本高、運輸時間長影響品質及增加損耗或因為銷售困難造成殘貨多、損耗大等等諸多原因,台灣水果的售價通常都比中國同品種水果貴10倍,也較海南、福建、廣東等地生產的「台灣水果」貴3倍。正由於台灣水果售價過於偏高,就難以打入市場並建立通路,很多超市拒絕台灣水果進入而只能單打獨鬥,即使不斷打廣告亂槍打鳥的行銷花樣及販賣水果提貨卷宅配直銷也是無力回天。所以,沒有建立通路,再多行銷手法也流於煙霧彈。

質言之,台灣水果在大陸就是不具有市場競爭力。紐西蘭奇異果行銷公司Zespri亞美區總經理陳郁然先生就斷言:台灣水果在大陸是沒有前景的。大陸有與台灣同樣緯度的生產區,台灣生產的水果大陸也種得出來,若在大陸大力廣告行銷,賣得越好的台灣水果,大陸就會越快種出來,那些台灣水果就死得越快。台灣水果在大陸不好搞,「問問北京春林集團就知道了!」

他強調日本是台灣必須把握的外銷市場。但為耕耘日本市場,台灣必須提昇水果品質、穩定後續供貨、將出口商整合成單一行銷窗口,並從日本進口商、批發商開始打底,作好關係,建立通路。沒有通路就沒有行銷,沒有通路再多的媒體造勢、廣告宣傳也無法奏效。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12315097

白白犧牲了一個理事?
April 24, 2009

本月初日月潭區漁會新科理事王龍池疑因選前遭暴力脅迫恐嚇,導致心理壓力過大而選後想不開尋短。自殺是懦弱的行為,但這只是他個人的因素嗎?這樣的人命關天還不能喚醒社會大眾檢討農漁會選舉制度嗎?

日月潭區漁會選舉暴力絕非個案,而是在目前農漁會選舉制度下很容易衍生的問題。小小的鄉鎮級農漁會選舉,就分段選舉,區分為會員代表、理事及總幹事三個選舉階段,每個階段都是一層層濃縮投票人數,使得選情越趨於火熱,票票關鍵,差一票就會全盤皆輸,把整個農漁會資源拱手讓人,所以必須火拼,金錢暴力介入勢所難免。搜尋網路農漁會選舉消息,盡是充斥著賄選、暴力事件的報導,包括向會員買票一票5千元、7千元或1萬元,黑道份子暴力威脅對方派系人馬不得參選會員代表,新當選代表的休旅車被燒毀、早餐店被砸、被暴力威脅不得參加代表大會選舉理事,新當選代表、理事集體失蹤,收到子彈之恐嚇……,充分顯示農漁會選舉不公不義的特質。

然而,不賄選、不借重暴力要怎麼選呢?農漁會選舉又沒有政見發表,也沒有選舉公報,選出來的會員代表也只是選舉派系理事的人頭而已,哪需要什麼理念?會員代表選舉理事是完全沒有自由意志的,必須受派系控制,做好嚴密配票,才能讓本派系的理事多上,贏得理事選舉,而要確保本派系會員代表聽命依配票指令投票,不靠金錢鞏固又能靠什麼呢?此外,又得保護會員代表不受對方派系暴力、金錢干擾,否則就會前功盡棄,豬羊變色。即使贏了理事選舉之後,還是會有變數,同樣的選票保衛戰還是得再來一次,然後錢多的、夠狠的派系當選總幹事,壟斷農漁會全部的資源。

農漁會號稱是農漁民自治團體,但農漁民只能選舉派系投票部隊之會員代表而已,農漁會是派系的禁臠,農漁民毫無治理之實。無論是哪個派系獲勝,都與農漁民無關,而檢調單位大費周章查察賄選暴力,充其量也只是打擊這個派系助長另一派系而已。為了社會正義、活化農漁會,必須正本清源檢討農漁會選舉制度!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20952833

台灣農民的悲哀—農會是派系的禁臠(2009.7.20.)
August 1, 2009

總統馬英九正在全省跑透透辦理參選國民黨主席政見說明會,黨員直選黨主席,貴為總統參選也必須向黨員陳述政見,希能提高得票率,厚植領導全黨之正當性。但是台灣農民卻沒有這麼幸運,與農民距離最近的鄉鎮農會總幹事,農民也無法直接選舉。在法令上農民只能選舉會員代表,然後由會員代表選舉理事,再由理事選舉總幹事,農民對於總幹事人選是全無影響力的。農民選舉的會員代表,只是派系的人頭,是派系用來選舉同派理事的人頭而已,然後贏得5席以上理事的派系,就當然當選總幹事。

農會選舉制度的奧妙不僅僅在於會員代表—理事—總幹事之三階段選舉,關鍵更在於理事選舉採取連記法,使得必須派系推派的理事候選人才能當選。於是在派系競爭下,派系推派會員代表候選人,農民只能就派系推派的會員代表候選人中擇ㄧ投票,之後的選舉過程就完全是派系對決的遊戲了,農民對於總幹事人選毫無影響力,於是也對於農會經營毫無影響力。這是台灣農民的悲哀,農會是農民的,但在選舉制度操弄下,農民卻完全失去農會,農會不做事、不協助農民產銷業務或巧立名目胡搞瞎搞,農民也無能為力,反正農會是派系禁臠,只有當權總幹事能夠享用。

日前桃園蘆竹鄉農會爆發獎金舞弊案,自94年起陳春郎總幹事即巧立名目濫發年終獎金給員工,但要求該等員工領出現款後回繳給陳總幹事,再由他派發給理監事每人25萬元「年終獎金」,4年總計1200萬元。爲何一個不法行動牽動那麼多人卻可以繼續存在長達四年呢?因為總幹事握有農會員工生殺大權,在總幹事淫威之下,員工即使敢怒也不敢言。更重要的是農會選舉制度對於現任總幹事有很多實質保障,新派系要找出那麼多會員代表人選、理事人選且挑戰現任總幹事成功實屬不易,又且總幹事連任與否是靠派系操作、靠買票賄選,甚至靠暴力介入,與地方風評、政見、政績、農民觀感都無關。

本屆農會選舉,陳春郎總幹事就是靠賄選當選。陳春郎為求勝選,早在會員代表選舉前就綁樁買票,部分競爭激烈地區每票還高達2萬元之譜。今年2月14日 會員代表選舉結果出爐,陳春郎派系掌握24席會員代表,與對手派系掌握的21席,差距些微。為了確實掌握票源及不被挖角,於是招待同派會員代表出遊,分團前往雲林、南投、台中、宜蘭、北縣等地旅遊,23日下午各團在台北縣林口鄉竹林山觀音寺集合,再前往林口渡假村住宿,當晚並進行配票會議,要求個別會員代表投票給指定的某四位理事候選人,同時進行模擬投票。26日上午該派系載送會員代表返回參加會員代表大會投票選舉理事,果然如模擬投票結果,該派系當選5席理事。在開票後,又帶領理事當選人出遊,直到3月9日 返回,並順利選聘陳春郎為總幹事。這就是典型的農會選舉賄選模式,不管農民對於農會經營多麼不滿與否,農民毫無淘汰不良總幹事之可能性,農民也無法選出能爲農民解決產銷問題的農會總幹事。

農會選舉制度如此,除非搓圓仔湯成功、同額參選,農會選舉就註定是派系、賄選、甚至暴力介入的遊戲,否則還能怎樣選呢?就因為農會選舉如此,農會就註定是派系的禁臠,只有當權總幹事能夠享用,解決農民產銷問題就不會是農會經營的主軸,台灣農業的進步也就一再延宕延宕再延宕。

有誰關心台灣農民這樣的悲哀呢?為何與農民距離最近的鄉鎮農會總幹事,卻不能讓農民直接選舉呢?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21190929

This is a website for the people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by the people of Taiwan Civil 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Links

活動

最新動態

林書萁 已更新他們的設定檔
7 月 27
盧貝松 已更新他們的設定檔
2019 30 9 月
溫來郭弘斌 的影片發表了意見
2019 12 5 月

© 2020   Created by admi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