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責聲明:台灣民政府不負責外站立場、農業知識的正確性與完整性,亦無利益關係。

 

 

 

 

農會農民的—談農會總幹事直選

May 15, 2006

 

一、前言

農會在服務農民、促進農業發展及繁榮鄉村經濟上佔有關鍵性的地位,惟長久來農會被派系壟斷,選舉過程每每有賄選及黑道暴力介入,乃致農會經營人謀不臧、弊病叢生、功能不振、背離農民需求。在諸多農會問題中,「總幹事以間接選舉聘任制度產生,農民不具影響力」最為關鍵。1988年「五二O」農民運動即是以「廢除農會總幹事遴選辦法,還權於會員或會員代表大會」為主要訴求之ㄧ,爾後「農會總幹事直選」之議題不斷發燒,被視為是解決農會功能不彰、背離農民需求的良方;雖然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及台灣省政府曾於1990年多次研商並取得共識,決將農會選舉改為直接選舉,但卻未付諸實施。1993年「五二O」農民運動萬人大遊行,仍要求農會總幹事直選,農委會回應以「樂見其成」。然自1995年起多家農會「超貸」浮濫,接連發生擠兌,農會信用部獨立及改革躍為社會輿論焦點。2000年民進黨政府上台,積極推動「排黑條款」,立法通過:若曾犯內亂外患罪、刑法貪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或賄選罪等,經判處有期徒刑確定者,未執行或執行未畢都不能登記為農會會員代表、理監事候選人及總幹事候聘人;且在農會或其他金融機構借款,有一年以上延滯本金返還或利息繳納之紀錄,或對農會有保證債務,經通知其清償而逾一年未清償者,均不能擔任農會理監事和總幹事。除此之外,民進黨政府在農會政策上,即鑒於農會信用部超貸嚴重、逾放比過高,爰延續信用部改革之政策思考,大刀闊斧進行金融改革,於2001年及2002年連續兩波指定銀行接管34家農會及2家漁會信用部。筆者於任職農委會期間,有幸辦理振興計畫,輔導這34家農會發展經濟事業,與其接觸密切,深知農會總幹事用心努力,確實能快速成功發展經濟事業,並造福農民;然而,在這34家農會中仍是有不少總幹事渾渾噩噩,不思改善農會經營困境,更無視於農民的殷殷期盼,而這樣的農會之員工通常也是士氣低落、態度怠惰,無力提出有效企劃案以增加農會收入及保障自己的薪資,更遑論協助農民解決問題。何以致之?農會是農民的,何以農會經營可以不在意農民的需求?何以總幹事敢不服務農民?何以農會員工如此能力低落、態度怠惰?乃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以致之!

 

二、農會概述【為方便於論述,本文只討論鄉鎮農會,而不涉及省市及縣市農會】

農會法第一條規定:「農會以保障農民權益,提高農民知識技能,促進農業現代化,增加生產收益,改善農民生活,發展農村經濟為宗旨。」農會肩負鄉村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等多項功能,設有供銷部、信用部、保險部、推廣股等業務單位,供銷部可辦理農業資材(肥料、農藥、種子、包裝器材等)及消費物資之供給、農產品收購、運銷、加工、倉儲等服務;信用部可辦理農民會員及非農民贊助會員之存放款金融業務;保險部則提供農民農業保險服務及接受政府委託協助農民保險業務;推廣股工作涵蓋農業生產技術之指導示範推廣及農村婦女與青年之教育輔導、福利增進。如此組織極為完備,各部門在總幹事領導下可以整合地提供農民很完整的服務,農民只要專心農業生產,其餘概可由農會協助辦理。如某鄉鎮種稻面積大、品質也良好,農會總幹事為擴大服務農民,可建置稻米產銷專業區,經由推廣股示範推廣合適本地生產之良質米品種,延請專家設計標準作業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OP),並指導農民生產過程各項要領及注意事項,提昇農民生產技術,確保生產優質安全稻米;與農民訂定產銷契約,稻米生產過程由供銷部聯合大量採購供應優質低價的秧苗、農藥、肥料等資材,採收後農民將稻穀賣給農會,由供銷部進行烘乾、儲藏、碾米、品管、包裝,建立品牌,開拓通路,不僅可銷售國內市場,也可以行銷海外市場;農民購買農業資材或消費物資可向信用部貸款,採收後再行清償,賺款亦可存於信用部;另,保險部提供農民保險服務,亦可辦理稻作災害保險,使農民安心於耕作,並具鼓勵農民參加稻米產銷專業區之效果。

農會是自籌經費、自負盈虧之農民組織,員工薪資及員額數依農會上年度總收益而核定。總收益高的農會,員工薪資較高,也可聘用較多員工數,但新進員工應經公開考試聘任。供銷部、信用部、保險部都是可藉由服務農民而產生盈餘的部門,農會總盈餘須提撥62%以上作為推廣經費,但各部門辦理服務農民相關業務或事業時,可向政府申請業務費及設備費補助。通常農會業務是以信用部一枝獨秀,信用部既是農會盈餘主要來源,也是員工薪資來源,其他部門不受總幹事重視以致未能發揮應有功能;惟近年來農會信用部因呆帳、逾放比及金融市場競爭激烈而盈餘大幅消退,甚至虧損,各農會對於供銷部經濟事業轉趨重視,對於政府補助款也需求殷切。

農會為農有、農治、農享之農民組織。農會為農民所有,農會財產亦屬全體會員;透過權能區分之組織設計,農民有權、總幹事有能,農會應為農民所治;農會盈餘雖沒有分配給農民,但因62%以上盈餘提撥為推廣經費服務全體農民,農會各部門業務亦以服務農民為宗旨,故農會為農民所享當無疑義。

在權能區分組織設計上,農民有權表現在入會滿6個月之農民會員可選舉會員代表,組成會員代表大會,為農會最高權力機關,每年開會一次,議決農會年度預決算及與會員權利、義務有關之重大事項;會員代表大會休會期間,由會員代表選舉的9名理事組成之理事會及3名監事組成之監事會代理治理農會。理事會每二個月召開一次,除第一次理事會經全體理事二分之一以上之決議,自農委會遴選合格人選中聘任總幹事外,其餘皆應依會員代表大會之決議策劃業務交由總幹事執行;監事會每三個月召開一次,負責監察農會業務及財務。總幹事獲理農會聘任後,即主掌整個農會業務、財政及人事大權,總幹事有能,秉承理事會決議執行任務,向理事會負責。但因長久來農會是以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能獲聘為總幹事,必能掌握會員代表大會及理監事會,每年一次的會員代表大會只是例行的會員代表吃飯聚會,理監事會也淪為總幹事橡皮圖章(反對派在會員代表大會及理監事會決議上均不具影響力),不僅無法監督總幹事,更不能代表農民交付任務要求總幹事執行,而農民的權被弱化,總幹事的能卻未削減,農會弊端於焉產生且功能不彰,農會脫離農有、農治、農享本質,異化為總幹事之私人公司。

 

三、抹殺農民意見之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及其影響

何以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是農會問題之根源?何以「農民選代表,代表選理事,理事聘總幹事」卻無法表達農民意見、伸張農民權益、監督總幹事及要求總幹事執行農民殷切需要的業務?

農會選舉每四年辦理一次,以2005年的農會選舉為例,2005年2月19日農事小組選舉投票日為選舉基準日,2004年8月18日以前入會之農民會員才具有選舉權及會員代表、理事之被選舉權,2004年12月20日公告選舉人名冊,將會員依戶籍所在之村里編入各農事小組,2005年1月3日至7日會員代表候選人登記;2月18日農委會公告總幹事遴選合格名單,2月19日農事小組選舉投票日,採無記名單記投票法,會員一人一票圈選一名會員代表候選人,ㄧ個農事小組通常約有一、二百名會員,選出1-3名會員代表,全農會會員代表最多45名;由於是超小選區,選舉人少,候選人可依平日交情估算可能得票數;若有超額競選,就會有賄選,甚至暴力介入,投票之前會催票,投票當日也會在投票場所固票並藉觀察選舉人投票後打招呼之神情研判其投票傾向。3月7日召開會員代表大會,選舉理事,採無記名限制連記投票法,每一會員代表一票圈選四名理事候選人,全農會選出9名理事;由於每一會員代表可圈選四名理事候選人,理事候選人約需得到10票以上才可能當選理事,故沒有派系支持之獨立理事候選人是不可能當選理事的,尤其有效選票認定寬鬆,派系支持的會員代表會被要求投票給特定的四名同派系理事候選人並得蓋章在某個特定角落,如此投票結果可以查知派系支持的會員代表是否跑票,是故理事選舉雖採無記名投票,實則形同記名投票,獨立理事候選人無法當選,而即使在會員代表選舉上容或有獨立會員代表當選,在理事選舉上也不具影響力。但在相互競爭的派系會員代表當選人數勢均力敵時,獨立會員代表就奇貨可居,可以坐以待「幣」,然後被納入某派系,支持該派理事候選人。3月16日召開理事會,理事互選理事長(採無記名單記投票法)及經全體理事二分之一以上之決議聘任總幹事。要穩當獲聘總幹事,除要有5名同派系理事當選外,應再加上1名第一候補理事,否則在理事會聘任總幹事之前,若有同派系理事意外死亡或被買票或遭暴力脅迫而將戶籍遷出農會所在地而喪失會員資格,也就喪失理事資格,而遞補理事為對方派系,總幹事一職就拱手讓人了!

 

如此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要「當選」總幹事是必須要有派系,而非派系介入,沒有派系支持連理事都當選不了,更別談是「當選」總幹事。要「當選」總幹事不是培養自己能力,有能有賢有政見等待理事會聘任,而是要掌握派系,指揮大兵團作戰,從選舉基準日1年前就開始部署會員代表、理事及理事長人選,自各農事小組中挑選人面廣、人緣佳、當選機會大的會員參選會員代表;6個月前就在可能的農事小組中增加足夠的會員數,當掌握半數以上的會員代表後,若在理事選舉上沒有出差錯,順利當選5名理事再加1名第一候補理事,就可以順理成章「當選」總幹事。若派系競爭激烈,選舉過程短兵相接、驚心動魄,長達3個月以上的選舉火熱期都得繃緊神經、步步為營,立即處理各種突發狀況;成王敗寇比的是財力、人力、暴力,而非能力、政見。若派系實力懸殊,則容易經協調而分配會員代表人數、理事人數、理事長及總幹事人選。而無論是派系競爭激烈與否,皆與農民無關,對農民而言,只能在農事小組會員代表候選人中選擇一個候選人而已,不是甲派系,就是乙派系,若有獨立會員代表當選,在理事選舉上也不具影響力,當然也無力影響總幹事人選,且終將會被派系吸納支持其理事候選人。選舉制度如此,農民的意見完全被抹殺,既然無法選賢與能,政府在總幹事遴選及農會排黑條款等等方面的諸多努力實質效益就不大!而無論是現任總幹事或新人欲參選下屆總幹事,都必須穩固派系,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及理事,否則如花蓮縣富里鄉農會前總幹事張智超先生,雖然經營績效良好,打響「富里米」名號,在當地頗受農民好評,並於2004年成功外銷米到台灣已睽違33年的日本市場,成就農委會農產品外銷之重要政績,但由於沒有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數,早在會員代表候選人登記之前,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無法續任總幹事,空嘆經營績效再好也徒然!

 

這樣的農會選舉制度對於農會經營有極大的傷害,牢牢大者有:

(一)農會為派系壟斷:要當選總幹事必須要能穩固派系,並掌握足夠的會員代表及理事;對於與派系毫無淵源的人才,進入障礙如同登天,無法乾淨參選而當選總幹事,農會必為派系壟斷。雖然現任總幹事也有人才、積極努力的,但如此選舉制度確實阻斷許多優秀人選進入擔任總幹事,尤其現任總幹事能穩固派系就能穩坐寶座,經營農會沒有壓力、不用講求績效,自然就容易鬆散及渾渾噩噩了!

(二)監督弱化:在選舉過程,會員代表、理事及監事都只是總幹事安排的棋子,其當選之後自無力於監督及要求總幹事執行切合農民需要之業務,而且總幹事所安排的人選通常是教育程度不高,國中國小畢業者比例很高,監督能力也薄弱,故農會形同總幹事之私人公司。總幹事不僅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更是能控制董事會的實質老闆,如此稍一人謀不臧或投資計畫不謹慎,業績再好的農會都可能一夕色變,事實上許多信用部被接管的農會都曾經是績優農會、被引為農會典範啊!

(三)農民無力感:農民既在農會選舉過程無法發揮影響力,在農會業務上自然就失去發言權、無法提出要求,現制產生的總幹事若願意照顧到農民需求與福利,則實是「農民之福」。整體而言,農民都是自求多福或自生自滅,農民最迫切需要的供銷服務,長久來不為總幹事所重視,推廣服務也只是點綴式插花,缺乏整體規劃及有系統執行,於是農民生產的農產品只好透過販運商及行口銷售而被壓低價格,若經由農會「共同運銷」運至批發市場,同樣也是被不合理殺價。

(四)農會員工素質低落、工作態度怠惰:總幹事為鞏固派系,自然需要給予會員代表、理事及監事某些利益,其中包括介紹親友進入農會工作。雖然法令有規定農會新進員工應經公開考試聘任,但這些經介紹進來的員工通常素質不高而以臨時員工身份進入農會工作,然後再等待機會參加升等考試以晉升職員。而高教育程度、有能力通過公開考試的人才,可能因農會沒有報出缺就無法進入農會工作。即令偶有人才進入農會工作,若有不順總幹事的意,則必會被調職冰凍而無法發揮長才。當總幹事只念茲在茲總幹事權位,只顧穩固派系而疏於業務,又員工通常也有會員代表、理事或監事護航,總幹事就很容易不要求員工努力工作,員工工作態度普遍怠惰,「穿水水,等著領薪水」。即使遭逢信用部被接收之遽變,很多農會之員工仍是不知道怎麼辦,連計畫書都得一再修改,振興業務之評估也不詳實、規劃不周延,而只一味透過立法委員爭取補助經費。

就台灣社會而言,這樣的選舉制度既無法選賢與能,整個選舉過程候選人所投注的人力、心力、物力、財力、暴力都屬資源量費,農會辦理選務的支出及農政單位繁雜的行政工作與龐大人力也都不具實質意義。尤有進者,農會組織完備,在服務農民、促進農業發展及繁榮鄉村經濟上可以發揮很重要的功能,但因這樣的選舉制度,農會被私人化、虛弱化、怠惰化,農會功能不彰更是台灣社會的巨大損失。農會如此,台灣鄉村不僅失去自力發展的生機,外界資源也難以進入鄉村而促進農業發展,台灣成為一個「中空的社會」!事實上,台灣在發展優質安全農業上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但農會無法針對自己鄉鎮的重大問題尋求改善及擬定與執行切實的發展策略,即令農委會有再好的政策也無法貫徹到基層而實質改進農業。以發展農產品外銷而言,農委會於2004年至2006年「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共投入22.5億元,預期外銷金額2004年成長7.9%、2005年成長6.6%、2006年成長5.6%;但要發展農產品外銷,並非在國外市場辦理展售會、與外國政府及廠商接洽等等努力就可以為功,更重要的是要依據國外市場需求特性,規劃生產合適品質規格及數量之產品,並設立優質農產品外銷生產專區,以免國外訂單源源不斷而台灣卻供不應求、無法接單。但要設立外銷生產專區就必須要有強有力的健全農民組織積極投入,整合提供有系統的服務,組訓農民生產合適品質及數量,包括依據SOP操作、建立生產履歷及安全施用農藥等等。然而目前台灣最重要的農民組織—農會—沒有扮演這樣的角色,外銷政策的落實就缺乏根基,農產品外銷實績也就很不穩定,2004年外銷金額成長了9.9%,而2005年只成長0.8%。

 

 

四、農會改革根本之道—推行總幹事直選

台灣農會的問題很多,長久來改革建議方案也很多,但若沒有正本清源地探究問題的根源,改革建議方案可能是緣木求魚、沒有成效!台灣農會問題的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必須予以破除,最直接而有效的改革辦法就是還權於農民,讓農民會員直選農會總幹事!

農民直選總幹事,農民就可以在總幹事選舉上發揮影響力,總幹事選舉就可以打破派系壟斷,具經營長才之有志人士亦可投入總幹事選舉,提出理想政見,促進良性競爭。當選總幹事在經營農會上也會有壓力,得以經營績效作為下屆競選之籌碼,自會依據農民需求開辦相關業務,審慎評估規劃欲執行的企劃案,不僅總幹事本身會努力,也會要求農會員工積極任事、用心服務農民,並為發展業務需要,要求員工提升相關知識技能或進用合適人才。總幹事之競爭壓力來源,不僅是下屆選舉之可能參選的人才,附近鄉鎮績優農會經營績效也自然會成為農民要求總幹事改進的依據。而當總幹事選舉與理監事選舉切斷關係,總幹事與理監事的連結就不會那麼密切,監督程度會強化,而且任何理監事藉由對農會內部資料的了解,若有與總幹事不同見解,在鄉村輿論上都可以發揮影響力。如此還權於農民,農會選舉才具有意義,才能選賢與能,優秀人才才能出頭,農會才會是實質的農有、農治、農享。

論者或曰:「農會總幹事直選將會如鄉鎮長選舉般地賄選!」但試問:目前農會選舉花費動輒數千萬元、一票可能上萬元、又有暴力介入,豈是鄉鎮長選舉賄選規模所能比擬?又農會是農民的,還權於農民是天經地義,不可剝奪的權利!而且鄉鎮公所與農會不同,是由政府編列預算,辦理事項廣泛,鄉鎮民可以較不關切;反之,農會是得自服務農民中籌措經費,是得講求農業經營績效的,考核標的更為明確,當農民知道「總幹事人選不同,影響農會經營績效甚大,攸關農民福祉」,賄選的效力就會大幅降低!

當總幹事有連任壓力,當總幹事得講求農會經營成績,不僅會極力發揮農會已有的「能」,也會積極尋求外援。當在供應農民優質低價農業資材上可以透過鄰近鄉鎮農會共同聯採而進一步壓低進貨價格,那麼鄰近鄉鎮農會總幹事會主動努力協調成立聯採中心,且陸續會有農會加入,聯採效益越來越大;當在農產品加工、銷售上,農會需要透過鄰近農會策略聯盟才能發揮規模經濟,農會間之策略聯盟才有可能;當總幹事需要改進業務時,外界學者專家之輔導資源才能有系統有成效地進入農會及鄉村,而農業政策也才能貫徹到基層!

總幹事改為會員直選,總幹事已有競選連任壓力,但在制度設計上還必須再強化「權」的力量,使無論是否要競選連任的總幹事都會受到有效的監督。會員代表方面可予廢除,而以如同上市公司股東會之會員大會為農會最高權力機關,讓每一位會員都有資格參與,讓教育程度高、看得懂預決算財務報表及投資企劃案的農民都可以關心農會經營並在會員大會發揮意見領袖影響力;在辦理總幹事選舉時,也辦理大選區制理監事會員直選,如此可以大幅縮短農會選舉流程,避免許多選舉紛爭及暴力金錢介入的機會,也減弱派系影響力,促進人才進入,增強監督總幹事及農會力量,防止總幹事濫權,確實審查年度預算、投資企劃案、業務報告案並策劃業務交付總幹事執行。

 

五、結語

農會弊端不勝枚舉,巧立名目圖謀私利相當容易,常為農會界人士所「津津樂道」,但相關文獻尚未直指「農會問題的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及其選舉操作方式。長久來台灣社會大眾對於農會弊端傳聞並不陌生,也常聽說農會選舉賄選與暴力介入、派系惡鬥,但社會大眾對於問題的嚴重性並不能確切了解,更無法窺探農會選舉制度之精巧設計及派系神乎其技的操作。由於社會大眾不了解而不重視此一議題,所以「吃農民夠夠」的農會選舉制度才能這樣綿延流長地持續下來!社會大眾知道農會信用部超貸嚴重、逾放比過高,但信用部問題只是農會問題的表癥之ㄧ而已,整體農會的功能不彰、弊端叢生,既嚴重傷害農民福祉與權益,更造成台灣社會極大的資源浪費。社會大眾很同情農民處境,願意提高農業預算及老農津貼加碼從每月四千元提高為五千元。但農會問題根源就在於間接選舉聘任總幹事制度,只要要求推行總幹事直選就可以快速有效協助大家所關心的農民解決許多困難,農業政策也可以落實貫徹,農業預算可以更有效率運用,造福農民更多更大更深遠。

其實,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是過去專制社會的餘毒,繼續存在於已經可以直選總統的台灣社會十分諷刺,既然選民可以直選總統,農民為何不能直選農會總幹事呢?當政黨要改革,就直選黨主席;當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選舉發生弊端,就要改革為直選總團長;農會問題嚴重,農民為何不能直選總幹事?農民是農會的主人,自主選擇總幹事是天經地義的權利,怎可剝奪?怎可繼續任由農會淪為總幹事的私人公司?台灣要幫助農民、改革農會,就必須打破農會為派系壟斷、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其所需的努力與過程並不困難,只要行政院提出農會法修正案並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就可以實現,困難度絕比不上公投法之三讀通過。當前台灣最有權勢的兩位政治人物—陳水扁總統及馬英九主席—都最了解直選好處,也最關心農民福祉,忍心讓農民繼續受不公不義的農會選舉制度摧殘嗎?朝野都可以競相為老農津貼加碼奔走並火速通過,若朝野也能競相努力為農民打破不公不義的農會選舉制度,立法院三讀通過「農會總幹事直選」輕而易舉!天佑農民,天佑農業,天佑台灣!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3796746

檢視次數: 1381

該討論的回覆

「五二○」談農民需求

May 19, 2006

 

1988年及1993年5月20日民進黨人士分別以「全面實施農保、降低肥料售價、增加稻穀計畫收購量、廢止農會總幹事遴選制、水利會應納入政府編制、開放農地自由買賣、成立農業部」及「公地放領、加入GATT農政因應策略、農民健保、農民年金、設立農業部、農會總幹事直選」等訴求,率領農民大遊行。隨著部份訴求的陸續推動,如1988年10月全面試辦農民健康保險、1995年6月起發放老農津貼每月3000元,農民福利大幅提升,民進黨重視農民權益之意象深烙人心,2000年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農民熱烈的支持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

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民進黨自農運街頭消聲匿跡,取而代之以農政推展,包括推動農業策略聯盟及農會信用部改革等;惟後者因2002年1123與農共生大遊行而中止,前者因缺乏健全農會的參與已空有其名。之後,民進黨政府提高老農津貼為每月4000元,2004年的總統大選陳水扁先生再度獲農民大力支持而連任。

然而,除了福利政策之外,農民更需要切實有效的農業政策為其解決產銷問題,尤其需要健全農會的服務。但長久來農會選舉一直是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農民在總幹事選舉上毫無影響力,農會為派系壟斷,形同農民財產被搶奪,農會無視農民在產銷上的殷殷需求,任其自生自滅,而農業政策也無從落實以實質造福農民(詳見「農會農民的—談農會總幹事直選」)。當務之急,民進黨必須再造改革形象,正視農民處境之艱難,重拾五二○農運主張,推動農會總幹事直選,使農會回歸農有、農治、農享,以服務農民為依歸,如此立意良好之農業政策才得以貫徹落實,解決農民產銷問題!

須知農民選票並非民進黨所專屬,近年來國民黨不斷以「農產品外銷大陸市場」搶攻農民選票,2005年三合一選舉期間也率先在立法院提案老農津貼加碼為每月五千元,未來農民選票之競逐勢必越趨激烈,民進黨能不慎乎?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3831592

改革農會當務之急
July 28, 2006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任委員蘇嘉全於95年6月29日發表「新農業運動—台灣農業亮起來」施政藍圖,內容強調將農業施政延續、修正及創新,強調「創力農業、活力農民、魅力農村」,以均衡發展三生(生產、生活、生態)、三力(創力、活力、魅力)之永續農業為發展目標。該施政架構期許擴大農業施政視野,加強農業創新與行銷,希望重新定位台灣農業的重要性及永續價值,跳脫傳統思維,改變觀念及作法,強化台灣農業競爭力,將傳統農業發展為高價值產業。

其實,延續過去農業施政措施並予修正改進就是創新,尤其是針對過去施政措施之所以未能竟全功所遭遇的困難加以克服與解決,更是當前農業發展最為迫切需要之創新的農業施政。審視過去農業施政措施,農業策略聯盟、知識經濟(強調創新研發及品牌行銷)、產銷履歷、優質供果園、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產銷班吉園圃認證、CAS標章推行、優質安全農業等等都是有遠大目標及能為台灣農業帶來光明未來之農業施政,但因在執行上缺乏農會的積極參與,就難以落實並確實改進農業體質。雖然農業施政在執行規劃上也都有把農會納進去,但實際上農會大抵只扮演著發公文等聯繫的角色,於是整體而言呈現著「中央農委會—區域改良場—基層產銷班」之執行體制。然而,改良場的轄區廣泛,勢必無法顧及轄區內眾多產銷班,因此,施政措施的落實成果也就大打折扣。以優質供果園為例,為克服過去國產水果外銷運作上的缺失,提升水果外銷競爭力並推動果園全程品質管理工作,政府特別輔導經吉園圃認證之產銷班設立優質供果園並與外銷業者簽立合作意願書,印製「優質供果園作業規範」、紀錄簿供參與果農及外銷業者參照辦理,也成立技術輔導小組辦理栽培技術、病蟲害防治及輸入國檢疫規定、採收後處理技術講習說明會。但是所謂的全程品質管理工作還是無法確實,94年度的成果報告中仍有「果品品質未符合外銷需求,甚至輸日芒果被日方檢測出農藥超過容許標準」的情形。以產銷履歷而言,在臺灣農產品安全追溯資訊網站上蓋有合格的產銷履歷中,卻有「作業紀錄已經結束半年後水果樣本才送檢合格」之紀錄不確實的情形,如此產銷履歷何以取信於消費者呢?

優質安全農業是台灣農業發展追求的方向,不僅可以提升農業競爭力,提高農民所得,也能保障消費者食品衛生安全,並能克服外銷障礙,開拓海外市場,行銷全世界。但是要實現優質安全農業之先決條件必須強化基層產銷班輔導,深化農民安全用藥觀念並提升作物栽培技術及相關知識,尤其需加強農場經營管理知識,進行市場導向生產,嚴格品管分級,邁向品牌化行銷。但是這些迫切需要的產銷班輔導工作絕非印製發行「作業規範」等推廣手冊或偶而舉辦講習會就足夠,也非轄區廣泛的改良場能力所及,必須要有熱誠農會積極參與、就近適時適切輔導產銷班才有可能確實辦理。以雲林縣斗南鎮農會的根莖類業務為例,在張有擇總幹事的領導之下,農會自日本引入胡蘿蔔向陽一號品種,與農民契作,從種植間距(以生產日本市場喜愛的規格)、何時施肥、何時施藥到採收,都建立一套標準的作業程序,農會員工深入田間,確實教育農民正確施用農藥並建立產銷履歷紀錄。農會也成立代耕隊,接受契作農民委託代耕,或是以優渥的租金向農民租地自營,由代耕隊負責耕作及田間管理工作。採收工作也由農會代耕隊包辦,以半自動化採收作業取代以前人工採收方式,減少採收碰撞,提高產品賣相及減少儲藏損耗並延長儲藏期限;採收後產品一律送回農會處理中心,由農會統一進行清洗、分級、冷藏、包裝及銷售等工作,不僅在國內市場銷售上可以打破販運商壟斷局面,更可以外銷到日本等海外市場,大大提高產品品質及國際競爭力。「既然斗南鎮農會能,其他鄉鎮農會應該也能?」很可惜的,像斗南鎮農會張總幹事如此用心及投入農民產銷工作、員工如此勤奮打拼的農會在台灣農會界卻是鳳毛麟角。目前大多數的農會並不關心這樣的業務,這些攸關農民所得及農業競爭力的產銷輔導工作並非他們認定的自身職責,他們只關切信用部營運、自身薪水及利益。倘若農會經營缺失、營收不佳,也不思改進業務及提升農會競爭力,而是透過民意代表以「服務農民」名義要求政府給予農會補助,甚至「團結力量大」,集體施壓要求政府在法令上給予解套以利於農會營收,例如要求農委會同意縣市政府借款不採公開招標方式而逕由農會聯貸。

何以大多數農會可以不重視農民的需求?現行農會總幹事間接選舉聘任制度以致之!拙文「農會農民的—談農會總幹事直選」(詳見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已經詳述農民在農會總幹事選舉上毫無影響力,雖然在農會選舉中,是由農民投票選舉會員代表,但絕大多數會員代表候選人都是派系人馬,即使偶有獨立會員代表當選,因理事選舉是採限制連記投票法,獨立會員代表無法發揮影響力,而獨立理事候選人也無法當選,於是農會總幹事只要派系支持就可以當選,農民毫無影響力!因此目前的的農會選舉,就好像政府舉辦足球賽,由有意角逐的派系物色人馬下場對打,經過上、下半場的廝殺後,打贏的一派之出資老闆就上台領獎,當選總幹事、取得農會經營權,獨擅農會資源,而農民在選舉會員代表的參與,充其量只是場邊觀眾的歡呼或咒罵而已,好像有參與了卻沒有實質影響力。是故,農會為派系壟斷,農會被私人化,也因而虛弱化、怠惰化,農會可以無視於農民在產銷上的殷殷需求,任由農民自生自滅,而農業施政措施也無從落實以實際改造農業體質並實質造福農民。當務之急應推動農會總幹事直選,使總幹事人選由農民決定,農會回歸農有、農治、農享,以服務農民為依歸,然後農會才會提振並積極參與農業施政措施的落實,就近適時適切輔導產銷班,確保安全用藥及品牌行銷,實現優質安全農業,強化台灣農業競爭力。

俗諺說「食對藥,青草一葉;食無對藥,人蔘一石」對症下藥,可以四兩破千斤。台灣在優質安全農業上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必須先改革農會、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政府要推行農會總幹事直選實輕而易舉,只要修改農會法就可以實現,而其效益卻極宏大又深遠。過去政府在優質安全農業的施政措施上所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不可謂不浩大,但長久來沒有積極改革農會,促使農會確實參與農業施政的落實,美麗願景難以實踐,農產品外銷困境難以突破。尤其台灣農產品最重要的外銷市場—日本—在農藥殘留檢測上越趨於嚴厲,農民安全用藥必須確實,更有賴農會就近時時輔導監督。檢討過去迎向未來,新農業運動須以「新農會」運動為根基,台灣農業必會亮起來!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4577039

改革農會造福農民
July 30, 2006

針對親綠學者發起連署倒扁行動,陳水扁總統閉門思過,回應以「深化本土、關懷弱勢」將是扁政府今後堅持不變的執政路線。

在台灣,農民最為本土、最為弱勢,也最為支持陳總統;但是六年來扁政府除了花錢安撫農民的福利政策外,卻未給予農民、農業應有的關懷與照顧。審視過去農業施政措施,農業策略聯盟、產銷履歷、優質供果園、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安全農業年等等都聲稱可以提升農業競爭力並造福農民,但現實上台灣農業仍是滿目瘡痍,農業策略聯盟已徒留其名、產銷履歷推動不確實、優質供果園銷日芒果農藥殘留過高、石斑魚含孔雀綠、農產品外銷受挫,優質安全農業無法令人信服,而農產品運銷價差還是過大,農會仍為派系掌控不顧農民需求…,和國民黨時代有何不同?

諸多問題中,以農會改革最為迫切需要。現行農會選舉制度中,農民雖投票選舉會員代表,但因精巧的制度設計,實際上農民對於農會總幹事的產生毫無影響力,於是農會為派系壟斷,農會被私人化,也因而虛弱化、怠惰化,農會可以無視農民需求,傷害農民權益至鉅。而農政措施之執行也因缺乏農會的積極參與,呈現著「中央農委會—區域改良場—基層產銷班」體制,因改良場轄區廣泛,無法顧及轄區內眾多產銷班,故施政措施的落實成果也就大打折扣,優質安全農業無法落實,農產品外銷不順暢。當務之急扁政府應大力改革農會、推動農會總幹事直選,使總幹事人選由農民決定,農會為農民所治,以服務農民為依歸,然後農會才會提振並積極參與農政措施之執行,就近適時適切輔導產銷班,確保安全用藥及加強品牌行銷,實現優質安全農業,強化台灣農業競爭力。

農會總幹事直選曾是民進黨在野時農民運動之重大訴求,但六年來未見扁政府推動,農業政績也就不彰,對農民權益傷害尤大。值此執政受挫時刻,民進黨必須再造改革形象,推動農會總幹事直選,造福農民,並開創2008年繼續執政之契機;否則若淪為在野,屆時還能以何口號爭取農民信任而再次執政呢?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4601587

農民缺乏強有力運銷通路
October 12, 2006

ㄧ、前言

進行蔬菜運銷制度研究調查時,一位農民告訴筆者:他曾經種植一區包心白菜,當時菜價正在上漲中,他以每分地27,000元的價格賣給販運商,由販運商負責採收及銷售,這在當時算是很高的價格了,當時販運商的購買行情約每分地20,000元,一週後該販運商開始採收銷售該區包心白菜,結果每分地淨賺50,000元以上,販運商的獲利,相較於農民,是不成比例地過高!

更有一種情形,由於蔬菜經常供過於求而低價,農民賠錢,甚至得整區翻犁,故農民爲保障少許利潤,有可能在蔬菜採收20天前就以幾近成本價賣給販運商(俗稱賣青),而這個購進價格能讓販運商有不錯的利潤,尤其在20天後若發生供不應求,販運商就大賺特賺了,此時消費者支付了較高的價格,以為農民因而得到好處,但實際上都是被販運商賺走!

之所以如此利益分配不均,乃因農民缺乏強有力的運銷通路,只好委曲求全、賣給販運商。蔬菜供不應求時,農民有賺,但販運商賺更多;蔬菜供過於求時,農民賠錢,販運商仍能有賺頭。

二、內銷通路之阻塞

台灣各消費地均有批發市場,無論是合法或非法,以大台北地區而言,就有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俗稱ㄧ市)及第二果菜批發市場(俗稱二市)、環南、士林、三重、板橋、新莊等七個市場,但消費地批發市場大多是被零批商佔據,大部份貨源來自販運商,農民在產地所及的運銷通路只有農民團體辦理的共同運銷,將蔬菜「共同運輸」到各消費地批發市場拍賣。共同運銷是政府自1973年以來重要施政措施,視為是「提高農產品價格,減少中間剝削,進而提供農民所得」的不二法門,長久來不斷輔導各產地農民團體辦理共同運銷,也爲共同運銷開拓各消費地批發市場之通路,但因各消費地批發市場皆為零批商佔據及拍賣價格決定不合理,共同運銷蔬菜仍是以ㄧ市、二市為主要出路,而全台各地農民團體共同運銷蔬菜都集中到這兩個市場,就很容易造成人為的供過於求,蔬菜價格就很容易被壓低,進而壓低全台各地的產地價格,因為各地販運商在決定收購價格時會參考ㄧ市、二市拍賣價格。更不合理的是,共同運銷蔬菜在ㄧ市、二市拍賣是任由承銷人(主要是零批商)「競價」決定價格,農民無法設定最低成交價格,整個價格決定對於農民很不公平:

1.價格決定於承銷人間的競價,而承銷人間有著共同利益,易傾向減少競爭而壓低價格。

2.交易當天的貨源無法再作調節,既已供應的蔬菜就只好任由拍賣決定價格!當供應過量時,每個承銷人都可以買到足夠的蔬菜、不會競價而以低價承購,超量的貨源就成為殘貨;亦即,供應超量不僅會造成殘貨,也會導致整體交易價格大幅下降。當供應不足時,因貨源短少承銷人間應該是競爭激烈的,但買者是以零批商為主,彼此熟識、合作性高,故實際的競爭程度會相對降低!

3.拍賣員在價格決定上佔有很關鍵的地位,但又不擔負成交價格高低之責任,故很容易產生弊病!承銷人會與拍賣員建立利益相通的關係以多得利益(通常以利誘為手段,有時也會以暴力威脅為後盾);又在交易現場,拍賣員每天與承銷人見面,自然會有情誼,故在價格決定上拍賣員也較會偏袒承銷人。而農民眾多、有蔬菜採收才參加交易,無法像經常供貨的販運商和拍賣員建立密切關係,故會吃虧!

自1974年一市開業以來拍賣交易弊端就ㄧ直存在。雖然在交易現場沒有看到承銷人之間事先共同協商、給予一致價格的情形,但由於長久的合作關係,承銷人間已很有默契,會視情況很自動地合作,由一承銷人出價,其他在旁的承銷人不競價,甚至協助說服拍賣員以那樣的低價出售,故往往能以相對的低價成交;待成交後,其他承銷人才要求分貨、以同樣價格支付給該承銷人,這種「習俗性圍標」的現象十年前在拍賣現場仍是相當普遍。承銷人間不競價不是不需要這批貨品,也不是價格已達到應有行情,而是不加價仍可以該低價獲得所需貨品而擴大利潤。在這樣的拍賣方式下,承銷人共同合作壓低成交價格是非常自然的。遇上這種情形時,拍賣員的堅持不以不合理價格成交是很有幫助的。在交易現場也可以看到拍賣員堅持價格而仍把貨品賣完。只是拍賣員與承銷人每天見面,即使其間沒有利益相通的關係,遇上這種「習俗性圍標」,拍賣員通常也很難堅持合理價格。

就是因為共同運銷蔬菜在批發市場拍賣,常會有不合理的低價,即使蔬菜供不應求時,有可能賣得30元/公斤的高價,但也可能是低於10元/公斤的不合理低價,甚至也可能是賣不出去而變成殘貨,農民還得倒貼運費及包裝紙箱費!所以,前述包心白菜農民也知道,在蔬菜採收前,販運商前來高價購買,通常是價格要飛漲時,但農民之所以願意與販運商交易而不再等待一週自己採收參加共同運銷就是因為農民無法預測一週後的實際供應量與價格,而且共同運銷價格極不穩定、常會有不合理的低價,故當販運商來交易時,大多數農民通常會賣,當然也有些農民是無論如何都不賣給販運商而只願意參加共同運銷、賭看看。

台灣整個蔬菜運銷通路不是被販運商阻塞,就是被零批商阻塞,農民無可逃脫,甚至一市、二市之共同運銷蔬菜拍賣價格都還會比產地販運商收購價格低。這些運銷情勢現今是否改變了呢?問問西螺地區種植葉菜類蔬菜的農民就知道了!共同運銷不行,那麼直銷呢?那個辦理國軍副食供應或小包裝蔬菜供應超市、量販店的農民團體沒有向產地販運商進貨呢?辦理「直銷」的農民團體之當地農民一季內才種植幾種蔬菜而已,怎能應付國軍副食、超市、量販店每天需要50種以上蔬菜品項之需求呢?如何辦理直銷呢?台灣社會實充滿著太多的睜眼說瞎話或不究事理,阻礙了台灣的進步發展!

三、外銷通路散而弱

為發展「大而強」之外銷型農產業、建立台灣品牌之國際形象及知名度、增加農產品出口及提高農民收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2004年開始實施「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於2004年至2006年三年間投入22.5億元,主要策略為加強農產品國外促銷活動、排除農產品外銷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建立以外銷為導向之產品供應鏈、提供外銷資訊及培育人才等等。今(2006)年5月底台灣農產品最大的外銷市場—日本—開始實施進口生鮮農產品農藥殘留檢驗新制,檢驗農藥殘留項目更多更嚴格,且一年內檢出兩次不合格,就進行全面檢驗,屆時農產品就失去時效,實質上造成極大的進口障礙!故農委會積極宣導,並嚴格農產品出口前檢驗管制。當時高層農政官員指出,過去外銷廠商是取得國外訂單後才四處收購農產品外銷,品質良莠不齊;若被檢出農藥殘留不合格,外銷廠商跑掉,農民拿不到貨款,造成很大的困擾。他建議外銷廠商應與農民契作,妥善管理農藥施用,嚴格控管外銷日本農產品品質。如此可見台灣農產品外銷通路極為散而弱,由於外銷廠商是取得國外訂單後才四處收購農產品外銷,外銷廠商難以與國外進口廠商建立長久持續性合作關係,有計畫地排定出口項目、品質及數量,而當外銷廠商取得國外訂單後再行四處收購,有可能找不到訂單所需項目之品質及數量,或也濫芋充數或農藥殘留不合格,造成貿易糾紛,影響國外進口廠商商譽,更打壞台灣農產品國際形象。而台灣外銷廠商的四處收購,既要忙於與國外進口廠商接洽,又要忙於產地集貨、採收後處理、分級、包裝、品管及辦理出口相關手續,兩頭燒的情況下必然難以兼顧、忙中出錯或力猶未逮只好收小出口業務規模。也就是說,如果產地集貨、採收後處理、分級、包裝、品管,再加上生產過程之技術提升與安全用藥管制能由當地農會負責,外銷廠商只負責國外進口廠商業務接洽及安排出口相關手續,那麼其出口業務量必能大為提高,且外銷廠商可以是國外進口廠商及產地農民代表—農會—良好的溝通橋樑,農會可以進行契約生產及供貨,國外進口廠商也可以進行計畫性通路開拓、鋪貨及促銷,如此業務可久可大,台灣出口廠商、國外進口廠商、台灣農民三贏,對農民而言,強有力的外銷通路於焉建立!很難嗎?是的,很難,甚至可以說不可能,因為目前農會選舉制度下的台灣農會無心也無力擔負這樣角色,殊為可惜(詳見拙文「農會農民的—談農會總幹事直選」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但若不改革農會使其致力於組訓農民,就近適時適切輔導農民及產銷班,執行上述工作,如何發展「大而強」的外銷型農產業、建立以外銷為導向之產品供應鏈呢?

很可惜的,即令政府已經積極宣導日本實施進口生鮮農產品農藥殘留檢驗新制,並三申五令嚴格管制農產品出口前檢驗,也依規定設立許多優質供果園,但是今年芒果外銷日本仍是出了狀況,7月初台南縣芒果被檢驗出農業殘留太高,蘇煥智縣長赴日本促銷芒果之效果大打折扣。7月中旬屏東縣政府召開外銷芒果檢討會議,全縣銷日芒果登錄之供果園計有98戶、栽培面積252.1公頃、外銷廠商13家,外銷數量共計為12萬1631公斤,總計送檢74件,其中39件符合日方農藥殘留基準得以外銷日本,有35件未達日方標準,合格比率只有53%。8月初報載「日方發函農委會駐台檢疫官將提前返回日本,意味已無日方代表發給台灣業者產地出口檢驗證明,間接宣告台灣愛文芒果全面暫停銷日。」當時農委會表示,我國輸日生鮮芒果自5月25日開始集貨出口,至7月底止,計出口448公噸,與去年出口量相當。但是這448公噸與5月底身兼外貿協會董事的杜普公司董事長詹啟榮聲稱的「今年預計輸日1000公噸芒果」似有很大的差距。

整體而言,「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三年來的成績,2004年外銷金額較前一年成長了9.9%,2005年只成長0.8%,而2006年1-8月較去年同期衰退5.3%。如今,農委會正積極推動「新農業運動—台灣農業亮起來」,「加強農產品國際行銷方案」已鮮少被提起,取而代之以宣傳「三年農產品外銷值增加20%」之遠大目標,但願農政單位能檢討過去迎向未來,周詳規劃,落實政策目標。今年8月初陳水扁總統拜訪民雄鄉產銷班,在面對農民建議政府協助打開外銷通路時,他說:「目前水果外銷都靠貿易商,價格和外銷量都操之他人手上,如果讓和農民關係密切的農會負責水果外銷,農民較有保障。」惟要先改革農會,農會才會有心也才會有力爲農民開拓強有力外銷通路啊!

四、結語

台灣農民很可憐,土地被劃為農地,被限制為農用,除了選擇休耕外,就只有投入農業生產,但內銷通路卻被阻塞,農民在運銷上沒有得到合理的利益分配;外銷通路又顯得既散又弱,外銷市場打不開,而國外農產品卻又源源不斷進入台灣,台灣農產品市場供過於求的情勢越趨於嚴重,農民承受低價低收入之苦,也因此台灣農業發展前途堪憂!更可悲的是,台灣農民的農會卻因選舉制度的設計而被派系壟斷,農會不能為農民所治,農會被私人化、虛弱化、怠惰化。農民沒有強有力的農會,就無法打破目前內外銷通路之困境;即使政府有心於改進批發市場功能及價格決定公平性並加強拓展外銷市場,沒有強有力的農會之積極配合,也無法爲農民建立強有力的運銷通路,爲農民爭取更大議價能力及利益。台灣加入WTO已將屆滿5年,台灣農產品市場勢必被迫越趨於開放,將會有更多國外農產品進入台灣市場,台灣農民及農業的處境勢必更為險惡,誰能誰該爲之努力以扭轉情勢、開創新機呢?天佑農民,天佑農業,天佑台灣!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5398380

專訪農會總幹事談論農會選舉應改為直選
May 16, 2007

問:依您的觀察與了解,為何農會總幹事會極力建議農會總幹事應改為直選?


目前農會選舉制度是間接選舉,會員選會員代表,然後會員代表以(限制)連記法選理事,再由理事會聘任總幹事。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要選總幹事就必須要先安排會員代表人選參與選舉,再要當選的會員代表投票給你所安排的理事人選,然後再由你所支持的理事來聘你擔任總幹事。在此選舉制度下,尤其是會員代表選理事是採連記法,就必然會產生派系,一定要有派系支持才有可能當選理事,一定要能掌握派系才能當總幹事,而派系競爭的結果也往往形成激烈的一對一派系對決。這個連記法,在民國90年以前是可以全額連記的,也就是說,理事會應當選理事名額為9人,那麼一個會員代表的選票就可以圈選9位理事候選人,除非有三分之ㄧ的會員代表主張採用限制連記法(一個會員代表只可以圈選4位理事候選人),所以在那時候會產生理事會的9位理事都是屬同一派系的情形;民進黨執政以後修改了規定,自90年農會選舉開始,會員代表選理事只能採限制連記法,這樣的規定美意是理事會中應該要有不同派系的制衡,我認為這是應該的,不過,問題是:派系競爭激烈的農會,理事會選舉結果往往是5:4,一派當選5個理事,另一派當選4個理事。因為法律上總幹事是由理事會聘任,你當總幹事,你的權力來源來自理事會,總幹事行事就得聽命於理事會。如果是好的、正派的理事會,總幹事就可以好好發展業務;但若是不正派的理事會就會予取予求,尤其是同派系的5個理事中若有獅子大開口的情形,總幹事要如何辦事呢?這是癥結所在,應該如何解決呢?所以應該修改選舉辦法,修改的方向也很簡單,就像水利會會長直選、會務委員直選就可以了。我的看法是二級制就好,總幹事由會員直選,權力來自會員,總幹事選舉權及罷免權都交給會員,絕不可把總幹事綁在理事會,而理事也應像水利會的會務委員由會員直選,理事會代表會員交付任務要求總幹事執行,審查農會投資案、預算、決算,可以制衡監督總幹事就足夠了,不用再有會員代表,而由會員直接監督、選舉罷免理事。


問:既然總幹事可以得到5名以上同派系理事的支持,為何還得擔心受到理事會的制肘?


人總是有私心,同派系的同樣也會有弊病。理事就好像公司的董事,而農會法規定理事是無給職,不可支領薪水,只有會議時可以領出席費及農會有盈餘時才可以領酬勞費,其他的都不可以,連理事長也不能用車,法訂得很嚴,但實際上無法真的這樣執行,必定會有弊病。人類有那麼偉大嗎?偉大到花錢選舉來當沒錢的義工,也沒有什麼福利?所以農會法相關的規定應該要檢討。農會法不改,規定不切實際,實際上就會有流弊,私底下的變通辦法很多。雖然理事會至少有5席同派系的理事,但還是會有非法索求的情形。而總幹事得依法行事,小小的違規或變相沒有違犯法規的都還可以;若是過度索求、獅子大開口,明明是違法的事也強力要求總幹事去做,該怎麼辦呢?而文件蓋章出名的都是總幹事,理事紙頭沒名紙尾也沒名,萬一出事了就只有總幹事承擔,這極不合理!總幹事若不從,那就可能派系倒戈,與反對派理事合作罷免總幹事啊!他們會抱怨「啊,你做總幹事,我們這些頭家都沒有福利!」是啊,制度上他們理事是頭家,總幹事只好無奈地聽命於他們。如果改成總幹事直選,總幹事的選舉罷免全都來自會員,就不會操控在少數人手中,就不會受到惡毒的勒索,總幹事就能全心全意發展業務、為農民服務。

問:這樣的情形我在93年也聽說了,當時嘉義縣一家農會總幹事因為不答應同派系理事非法無息貸款之要求,就被罷免掉了,後來產生很大的紛爭,直到94年農會改選後才不了了之。今(96)年1月台南縣一家農會總幹事被理事會罷免掉也是一樣,他才新任總幹事一年,經營成績也很好,去年底理事會對他的考核還是100分,不過,ㄧ個月後他卻被理事會罷免,也是同派系理事倒戈所造成的。如此看來,同派系理事的利益索求是總幹事心中很大的痛?


對啊!豈有此理,我總幹事安排你起來選理事,讓你當選,你當選以後權力又抓在你手上,予取予求,你要翻臉我又沒辦法,這太不合理了!

問:所以,總幹事就得很巴結理事,特別是同派系的理事!不但是因為怕派系倒戈而被罷免,也因為總幹事的經營方針及結果都需要同派系理事的護航。也就是說,「農民有權,總幹事有能」之權能區分體制實際上並沒有實現,理事會實際上沒有代表農民監督總幹事?這樣的制度設計有很大的流弊!


我當總幹事以來,我常常在想「農會是誰的?」你說是農民的,但實際上農民摸得到嗎?又沒有股金制,農會盈餘不能分配給農民;透過間接選舉制度,尤其是以連記法選理事,農民選會員代表只是假象而已,實際上農民連理事的人選都沒有影響力,更何況是總幹事人選!也因此,總幹事經營農會,講難聽點,就可以不用理會農民;相對的,制度上理事會是有實權的,理事就是可以予取予求。總幹事與理事會鬧翻的情形是有可能發生,但實際上畢竟是很少,大多數的情形是只好犧牲農會利益,而其間的利益是如何分配就要看總幹事的處事藝術。制度如此,總幹事也無可奈何!

問:我覺得目前間接選舉制度的設計是在欺壓農民,農會表面上說是農民的,實際上卻是派系的,掌握多席次理事的派系的!今年3月雲林縣一家農會因為老總幹事屆臨退休而改聘總幹事,在一開始我知道老總幹事的兒子有登記候聘總幹事,我就知道老總幹事兒子將被聘為總幹事,最後結果果真是如此;另外有一個案例更為超過,94年農會改選時,屏東縣某鄉現任鄉長挑戰現任總幹事成功,原總幹事未獲續聘,但鄉長也沒有去上任,後來把總幹事的位子讓給他的弟弟!所以,在目前制度下,總幹事的位子是可以私相授受的,只要能掌握多數理事,可以把總幹事的位子讓渡給阿貓阿狗!


農會間接選舉制度是威權時代國民黨眷養地方派系的工具!表面上是農民選會員代表,但是沒有實質影響力,一定要有派系才可以參選並當選,得勝的派系就可以享用農會資源,包括給予信用部的經營特權,只要在政治選舉上聽命於國民黨就好;而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總幹事的位子也就可以私相授受,說什麼總幹事是專業經理人,要用聘的,都是騙人的,實際上就是用選的,那個派系選贏理事席次就選贏總幹事,聘任只是個形式。不過,這是制度殺人!制度這樣,你要當總幹事就必須跟著這樣的遊戲規則走,你就必須在改選之一年前就開始佈署會員代表、理事人選,得要看安排的人選資格合乎否、有實力當選否、忠心否,如果當選後就得抓去藏起來就很累了。你必須要人情世事交際應酬,如果對方買票,也必須奉陪;當聽到對方已經買到一票3,000元、5,000元、10,000元,也真的就很夠你膽喪心驚的。選舉結果出來,票就得顧好,會員代表若只差一票就很容易在威脅利誘下跑票,理事也是一樣,而且最好還要第一候補理事也是同派系的人,否則若同派系理事當選後意外死亡或以重金或槍枝逼退,因第一候補理事是反對派,理事席次就變成4:5,總幹事職位也就飛了。當了總幹事以後,還得應付理事獅子大開口、無理勒索。這些都是沒有必要的,但也無可奈何!農會間接選舉是最落伍的、最複雜的、最難選的、也是最不民主的選舉制度,根本跟不上民主的時代潮流,應該改為直選。

問:我做過統計,目前農會三巨頭的學歷,理事長有50%是國小國中畢業,35%高中職畢業;常務監事63%國小國中畢業,31%高中職畢業;總幹事部份,50%是高中職畢業,47%大專畢業,3%是碩士,有1位博士,只佔0.3%。我認為這是間接選舉制度必須要有派系才能參選所造成的進入障礙,影響競爭程度。我想以台灣教育程度的提升,一定會有很多高中、大專畢業的農民願意來參選理監事協助農會經營,但因與派系沒有淵源或不願意介入派系就完全沒有機會當選理監事;而且農會的規模可以相當是一家銀行分行再加上農產運銷及資材供應公司,規模很大的,也一定會有很多碩士博士願意為農業發展盡心盡力來擔任這家公司的總經理,但是沒派系就完全沒有機會。當然,我也認識一些總幹事,高中職畢業,能力也很強,把農會經營得有聲有色,但是50%總幹事高中職畢業,比例確實太高了,這應是間接選舉制度提供劣質總幹事太多屏障所致,總幹事是專業經理人之說實是欺騙外行人!


這是間接選舉必須要有派系才能參選之必然現象。可以參選的人才必然是有,但是沒派系就沒辦法當選。所以,農會選舉應該改成直選,對農民權益、農會經營、農業發展而言,直選都是最好的制度,可以打破派系壟斷,讓人才進來競爭,參與農會經營,服務農民。尤其改成直選後,農民就是農會的主人,總幹事就會主動用心服務農民,也用心服務農民就好,不用應付理監事無理的要求。你要知道一家農會是可以為農民解決很多問題的,雲林縣一家農會賣咖啡很賺錢,但農民柳丁卻是每年都銷不出去,農民需要柳丁產銷、冷藏的服務,農會就是不做,農民也無可奈何;若改成直選,總幹事就會認真去做,並且主動了解農民需求主動服務,民主的可貴就在此,制度的力量就是這麼強大。

問:是啊,一家農會是可以為農民做很多事情的,斗南鎮農會可以將胡蘿蔔賣到日本、東南亞,農民有利益,台灣農業競爭力也提升,甚至因為品管服務好,也有日本商社要透過斗南鎮農會購買花生等台灣農產品。如果改成直選,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農會辦理農產品外銷的業務,台灣農產品外銷會越來越多,競爭力越來越強。不過,如果改成直選,總幹事的選舉就會變得競爭很激烈呢?


不用想個人的問題,我覺得制度好最重要。選舉制度建立好,你若沒能力,選輸了也別怨歎。有更好的人才來參與農會事務,應是值得期待的,不用考慮個人私利。選舉制度要改善,農會才會提昇,好的人才,有抱負的、有理想、肯服務的要來參選總幹事,應予樂觀其成。制度上不要總幹事權力來自少數的5個理事就可以了,那是總幹事無以抗衡的。理事會可以有監督權、預決算審議權、審查總幹事提案是否合理、是否亂投資,監事可以查帳。理監事不行使這些應有權力、沒有交付總幹事任務,預決算書可能也看不懂,但就是為了私利勒索利益而已。另外,改成直選會不會賄選呢?會的,這是台灣的選舉文化,但也不是每一個都是買票當選的呀!在直選的情況下,能否當選與候選人聲望、能力、做得好壞、政見、地方風評都有關係,賄選的影響力就會較弱,而且會員人數較多,買票效果就較差,其中必然也有正直、中間派、重視農會經營的會員,也有可能根本不用賄選就能當選總幹事的。

問:有人說恢復股金制才是改革農會的根本之道?


我並不了解若恢復股金制,現有會員的股金有多少要怎麼計算、新加入的會員要繳多少股金,我想這方面的爭議ㄧ定很大,要釐清會很費時。但是恢復股金制也只是會員有盈餘分配,因而可能對農會經營會較關心而已。不過,目前農民對於農會不是不關心,而是關心也沒用,間接選舉制度使農民對總幹事人選沒有影響力,農民是很需要農會的產銷服務,但是沒有力量去要求農會辦理啊!所以選舉制度改為直選比恢復股金制更為重要,而且改為直選後,農民有能力作主,對農會經營會更關心;直選選出優秀人才來經營農會,農民對農會就越有信心,也才願意繳交股金。我的意見是若要恢復股金制更需要改變為直選,先改為直選再慢慢研究恢復股金制。目前農會間接選舉制度可以說是「假民主,真搶奪」,對農民傷害非常大,對農業傷害也非常大,早就不合時宜,也沒人受益,除了不想做事的總幹事及惡質的理監事之外,早就應該廢除了。政府不可以怠惰,問題不應該再拖延下去了,應該下一屆(98年)農會選舉就開始改為直選。農會直選才是真正愛農民,對農民的幫助絕對會超過老農津貼加碼,是全面性農民都大大受益,農業發展及競爭力也會大大提高!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072673

破除農會黑金體制
June 12, 2007

近來專門搞政治的農會人士積極醞釀籌組「台灣農民黨」,誓言要為弱勢農民發聲爭取權益。其實,弱勢農民最需要的就是改革農會,破除農會黑金體制,使農會總幹事能聽命於農民、為農民解決產銷問題!

長久來,農會一直都是地方派系的禁臠,農民無法要求農會做什麼!之所以會這樣,根源在於農會選舉是採間接選舉制度,「選舉靠買票,選上沒監督」,農會黑金體制於焉確立!農會選舉是先由會員選舉會員代表,然後會員代表以限制連記法選舉理事(理事會應選9名理事,1名會員代表圈選4名理事候選人),再由理事會聘任總幹事。要獲聘為總幹事就必須掌握過半數的會員代表及理事,故必須要有派系才有可能獲聘為總幹事!在這選舉過程,只要有競爭,就只有靠買票競賽,選個會員代表向會員票買一票3,000元、5,000元都有可能;尤其在選舉理事階段,必須精準配票,同派系各會員代表必須接受指令圈選特定的4名理事候選人,否則贏了會員代表席次卻輸掉理事席次也常發生,而要讓各會員代表都願意接受指令投票當然也得靠金錢及利益交換來確保,但這些在掃黑蒐證上都很難抓到!在這選舉過程中,農民對於理事、總幹事人選全無影響力;總幹事獲聘後,掌握了整個農會資源、業務及人事大權,會計主任必然是總幹事心腹,而名義上雖受理事會監督,但因有同派系理事的護航,就形同沒有監督,理事只是巧立名目分享利益,誰管你農民的需求!農會制度設計不當,選上沒監督,弊端自然也就層出不窮!

古坑農會是農會界引以為傲的績優農會;但農會賣咖啡很賺錢,農民柳丁卻年年滯銷,農會就是不做相關的產銷服務!日前更爆發古坑農會前績優總幹事是以超高價向特定廠商購買咖啡原料,廠商進貨成本每公斤180元,轉手賣給古坑農會卻是320元,其間暴利之大令人咋舌;但這長久存在的弊端,理事會就是都沒有發現!若非古坑農會咖啡被揭發是以進口咖啡混充,恐怕這樣暴利的採購弊案還會繼續存在,反正「選上沒監督」啊!

農會間接選舉制度極其落伍,對農民權益傷害最大,也是農會黑金體制之根源!應予變革,最重要的是要讓農民直接選舉總幹事及理事,使總幹事聽命於農民,積極服務農民產銷需求;而有才有能的熱心農民也能不受派系限制,獨立參選並當選理事,對總幹事形成有效監督!如此,農會就會以服務農民為宗旨,為農民創造福利;至於籌組「台灣農民黨」,可以免矣!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516962

1997蔬菜運銷制度研究之第三章
June 27, 2007

 

第三章 台灣蔬菜生產與農民經營特性

3.1.蔬菜生產特性

台灣生產的蔬菜種類繁多,至少有100種以上,而且同一種蔬菜會有不同品種(如大宗蔬菜包心白菜至少有6種),全年都有生產蔬菜,而且各地也都有可以適合生產的蔬菜,只是生產的品項與數量比重不同,以彰化、雲林、嘉義、台南為主要產地。基於蔬菜生長的生物性,蔬菜在生產上具有以下特性:

a、對生長條件有一定的要求:蔬菜生長會受土質、氣溫、雨量、風及病蟲害等自然條件因素影響,各種蔬菜對於生長條件的要求各有不同。就生產地區而言,有的蔬菜分佈遼闊而成為台灣的大宗蔬菜,如包心白菜、甘藍等,但在同一季節內,各地會有不同的生長期、品質、產量與生產成本;有的則集中於幾個地區生產,如水菜(共有9種)、茭白筍等。就生產季節而言,有的只適合天氣較冷時生產,如蘿蔔、蕃茄、甘藍、水菜的菠菜、茼蒿等;有的只適合天氣較熱時生產,如胡瓜、茭白筍、蘆筍、水菜的甕菜、莧菜等;有的是全年都可生產,如包心白菜、竹筍、其他5種水菜等。然而,台灣面積雖小(36000km2),地形變化卻很大,有沿海、平原、山地三種地形,其氣候條件都不同,因此,同一種蔬菜的生產可能會有因季節性而產區移動的現象,如前述只適合天氣較冷生產的蔬菜在5-10月是以山地地區為主要產區;尤其是大宗蔬菜甘藍在5-7月時沿海、平原地區無法種植,山地地區的甘藍則大量生產,其品質、口味均佳。又如在「研究產地」甜玉米的生產在6-8月以沿海地區生產為主;而其他時間則以平原地區為主。整體而言,台灣全年各季節都有許多種蔬菜同時生產:但就個別鄉鎮而言,大部分的鄉鎮在同一季節內頂多只生產5-6種蔬菜,水菜區的鄉鎮在冬季可能有10種,也就是說,無論某個鄉鎮生產蔬菜的數量多大都無法自給自足,有生產的菜種必然過多得運銷到其他地區,沒有生產的種類得靠其他產區供應。

b、單位面積產量不確定性與生產風險高:除了菇菌類、芽菜類是在人為設施環境栽培外,大部分蔬菜,如葉菜類、花果類、根莖類,都是在農地上栽培,其生長會深受自然條件影響。由於台灣夏季(4-10月)氣溫高(尤其是6-8月)、濕度大、病蟲害特別嚴重,雨量多,又常會有颱風並帶來豪雨,以致蔬菜的生產風險很高,經營成本高,單位面積產量低,但生長快速而生長期短。相反地,冬季(11月到隔年3月)氣溫低、雨量少、病蟲害少,容易管理,生長期長,單位面積產量大,但東北季風強勁又帶有鹽份,以致沿海地區不適合蔬菜生長;又當寒流來臨,蔬菜生長緩慢以致得延後採收,這段期間蔬菜供給量會銳減。以「研究產地」生產的包心白菜而言,夏季生長期為50-60天、產量2-4 公噸/0.1公頃;冬季生長期70-75天、5-6 公噸/0.1公頃,其間差異很大。此外,夏季若有颱風期或連續幾天的大雨都可能導致蔬菜全部損失或品質不佳;而冬季有寒流時,蔬菜採收量會銳減!

c、生長期短:除了少數如竹筍、蘆筍等長期蔬菜外,大部分蔬菜都是短期性的。以葉菜類而言,包心白菜2-3個月可採收,一年可栽種四期;而水菜25-50天可採收(7、8月時小白菜可以在22天就採收),一年可栽種8期。由於蔬菜生長期短,而農民不必然連續種植蔬菜,故蔬菜種植總面積之變動可能很大!

d、產品脆弱性:蔬菜的可食部份都很脆弱,在生產上得維持完整外觀才能生產品質好的蔬菜,故病蟲害的防治是蔬菜生產的首要工作,尤其是在夏季更得經常要施農藥,而這很容易造成農藥殘留的問題!

e、採收迫切性:依蔬菜生產上的採收特性而言,有的是一次採收,有的是分次採收。前者如葉菜類、根莖類,種植後,待蔬菜成熟時,就全部採收;後者如花果類、竹筍,種植後,經過一段生長期後,持續開花、結果,依果實長出先後次序,在大小適中時進行採收。無論是一次採收或分次採收的蔬菜,大部分蔬菜成熟之後都得立即採收以免影響品質。一般蔬菜的彈性採收約3-7天,但青蒜可以長達1個月,而冬季的甘藍則約15天。也就是說,農民的蔬菜供給彈性很低,無法等待高價才採收!

f、勞力密集:不同於稻米(台灣最主要的作物),蔬菜栽培是很勞力密集的,無論是種植、採收及大部分的除草工作都是要人工操作的,尤其病蟲害防治更得要隨時注意,夏季每週至少得施藥一次,甚至3天施藥一次,即使在採收前五天。

g、不宜長期連作:如果農地連續長期種植同一種蔬菜會導致病蟲害增加、農藥及肥料使用量增加及土質惡化等問題以致生產成本提高而產量降低,故必得輪種!

這些生產特性對於農民的經營特性與蔬菜運銷都有很重大的影響,尤其蔬菜價格難以穩定:由於氣候不可預測以致單位面積產量不穩定必然會影響價格穩定性;而颱風、連續幾天大雨或寒流都會導致蔬菜供給量銳減而價格大幅上漲,但這樣劇烈的價格變動只是短期性的;真正導致蔬菜之批發價格極不穩定以致零售價格也極不穩定的最主要原因是生產總面積不確定、運銷過程沒有調節性及協調、與這樣條件下的人為因素影響價格變動!

 

3.2.環境制約下的農民生產蔬菜之經營特性

3.2.1.經營環境的特性

農民經營蔬菜生產是深受其經營環境影響的,其經營環境具有以下的特性:

a、蔬菜價格極不穩定且沒有季節規則性:
基於以下因素,台灣蔬菜價格極不穩定且沒有季節規則性:

I、台灣蔬菜市場是個內需市場。以1993年而言,無論是出口量或進口量都不及台灣總產量的7%(1993年農產貿易統計要覽:56-57&214-215;1993年台灣農業年報:64-65),缺乏伸縮彈性。

II、氣候因素無法掌握且單位面積產量不穩定。

III、雖然台灣的氣候條件在冬天有利於蔬菜生產,而夏天災害多、生產風險高、生產成本高,基本上呈現著夏季菜價高而冬季菜價低的情勢!然而台灣蔬菜種類繁多,無論是冬季或夏季都有許多種蔬菜適合生產,因此真正影響蔬菜產量的主要因素是無論個別蔬菜或全部蔬菜的種植面積缺乏協調性、沒有實施計畫生產,以致種植面積變動大、蔬菜總產量與個別蔬菜產量極不穩定,所以在冬季也可能發生蔬菜產量不足的現象,夏季如果沒有發生災害蔬菜價格仍然低落,而個別蔬菜的價格在任何時間都可能高價或低價!

IV、台灣全年都有新鮮蔬菜供應,運銷過程是以新鮮蔬菜交易為主,消費者選購蔬菜也最重視新鮮度,冷藏蔬菜的價格會較低,尤其蔬菜價格又難以預測,所以,從事蔬菜冷藏不必然有利可圖,除了少數蔬菜(如胡蘿蔔)外,中間商通常只在特殊情況(如颱風來襲前或預期短期內價格會上漲)才作短期的冷藏,故運銷過程蔬菜供應量的調節性也很低。

V、運銷過程也缺乏協調性,個別中間商自行決定供應量或進貨量,而參加共同運銷的個別農民也是自行決定供應量,其結果是每一天的蔬菜供應量很不穩定、價格也就很不穩定,尤其台北市批發市場價格決定的不公平,共同運銷的價格非常不穩定,同一天同一批貨都可能有好幾種差異很大的拍賣價格(詳見第五章)!

VI、在目前的運銷制度下,蔬菜價格很不穩定且價格不透明化,中間商可以某種程度地自行決定價格,又蔬菜品質差異大,故同一個市場的價格也相當地混亂。

圖3-1是台北市第一批發市場包心白菜1991-1994年各月的成交價格,正反應著台灣蔬菜價格極不穩定且沒有季節規則性,無論是夏季或冬季都會有價格高或價格低的情形,雖然冬季價格低的情形較多而夏季價格高的情形較多!在這樣價格極不穩定的經營環境下,農民在決定種植蔬菜時根本無法預測這一期蔬菜成熟時的價格,甚至採收前三天也無法預知價格,而參加共同運銷之當天都無法預知其所供應的蔬菜之拍賣價格!

b、就農民所及的運銷管道中,共同運銷的價格較販運商收購價格低、甚至低很多;當蔬菜供應充裕,販運商向個別農民的收購數量會減少或不收購,此時農民參加共同運銷所得的價格很可能會低於生產成本、甚至運銷成本,故農民在作生產決策時必得考慮到蔬菜供應充裕時的因應之道!

c、農地農用的限制:依據「農業發展條例」第13條:依法規定的農地必得農用,於劃定或變更為非農業使用時,應先經得農政單位同意。農民擁有的農地不能使用於農業以外的用途,必得使用於農業上或選擇廢耕。為了台灣整體利益、確保自給糧食的供應而適度的農地利用限制是有必要的,但目前劃定的農地是否過多及政府在此限制之外是否有相對應的輔導措施呢?依據1990年農業普查資料,有34518公頃的農地全年廢耕(佔總耕地的5.2%),這形同土地資源的浪費(1990年台閩地區農林漁牧普查報告第二卷:(22));又以農業收入低落、農民得兼業地經營農業的情勢看來,也等於投入農業生產的農地沒有有效率地使用,可見當前劃定的農地應是過多了!而務農收入普遍低落也正反應著政府並沒有相對應的輔導措施!以蔬菜產銷而言,政府沒有完善的生產計畫、沒有提供正確的生產與運銷的資訊、沒有確保運銷制度的公平性,至少政府能力所及的批發市場經營管理不善及價格決定很不利於農民!

d、政府盲目輔導生產:依據「農業發展條例」第11條:鄉級公所應查報生產資訊,以供農政單位分析;第20條:農政單位應訂定全國農業生產計畫,並督導實施。然而,政府都沒有確實實施這兩項工作。

雖然自1984年以來政府都宣稱要加強蔬菜生產面積調查,也都有相關報表產生,但這些報表都不準確,即令1994年起政府每旬發行的「蔬菜生產動態速報」之蔬菜生產面積也仍不確實!1994年本研究調查期間,受訪的合作社及省農聯社領導人都表示沒有確實的生產面積資訊以作為生產計畫之參考。又1994年底蔬菜嚴重生產過剩,適逢省長選舉,政府進行無限量收購近兩個月,當時官員也承認:實際產量比預估的高出太多了(聯合報,1994.12.02.)!為此,政府改弦易張自1995年起每年10月到翌年3月實施「冬季大宗蔬菜種植登記制度」,當蔬菜生產過剩將優先收購有辦理登記的農民(台灣農業,1995:138)!但1996年1月蔬菜仍然生產過剩,又逢總統選舉,政府違反規定,無論是否登記的農民都給予15000元/0.1公頃的高額補助(相當於販運商在夏季的買青價格)以耕鋤蔬菜。這些都代表著台灣仍沒有確實的蔬菜生產面積資訊。

同樣的,政府也一直強調要實施蔬菜計畫生產,但都沒有落實實施,而且沒有確實的蔬菜生產面積如何實施計畫生產?實際上長久來政府只有掩蓋問題的、盲目的生產輔導措施。如稻米生產過剩,就實施「稻田轉作計畫」補助農民不要種植水稻;夏季蔬菜生產常因災害而供應不足,就在「稻田轉作計畫」下補助不種水稻的農民種植蔬菜、增設蔬菜生產專業區、在山地鼓勵種植蔬菜、實施「夏季蔬菜契作保價運銷」給予部份價格補貼以期提高夏季蔬菜生產量,完全沒有考慮到全台灣適當的蔬菜生產總面積,以致於在夏季如果沒有發生天然災害,蔬菜同樣是供應充裕而價格低落。當災害發生後,政府為平抑菜價就盲目鼓勵緊急復耕,給予農民復耕補助。但因災害受損面積通常很大,如果同時復耕面積過大(無論是否接受了復耕補助),就會造成在該期蔬菜採收時價格慘跌,如1994年底。

總之,政府雖依法限制了農民土地利用,卻沒有依法實施相對應的輔導措施以確保農民合理的利潤。而因為沒有確實的蔬菜生產面積資訊,也沒有整體的生產計畫,個別農民團體與農民也無力進行計畫生產的,於是,個別蔬菜品項與全部蔬菜的種植面積都極不穩定,再加上氣候因素及運銷過程沒有調節性與協調及其中的人為因素,蔬菜價格必然也極不穩定且沒有季節規則性,無論是冬季或夏季蔬菜價格都有可能出現高價或低價!

3.2.2.農民生產蔬菜之經營特性

在這樣的經營環境下,雖然受訪合作社都設有產銷班,但除了一個合作社因直銷業務數量大而與產銷班班員契作生產水菜外,其他合作社的產銷班都只是名義上存在、備有名冊以向政府申請補助而已!因此,合作社社員在經營蔬菜生產上與一般農民是沒有差異,皆具有以下特性:

a、賭博式老農兼業小規模經營型態
研究指出:農民種植蔬菜都屬商業化生產,其生產出來的蔬菜自己消費或送人的比例都非常低(不超過3%),其他數量都是會了銷售以換取金錢(陳淑恩,1991:17)。也就是說,農民在土地利用受到限制的前條下選擇種植蔬菜是希望能賺錢!

然而,政府除了限制農民土地利用外並沒有相對應的輔導措施,農民是否生產蔬菜及種植哪種蔬菜完全由個別農民決定。缺乏確實的生產面積資料及可依循的整體性生產計畫,而且現實上蔬菜價格又極不穩定且沒有季節規則性、種植蔬菜的價格風險極大,因此,農民如果種植了蔬菜,無論是哪一種蔬菜,都是一種賭博!待蔬菜採收時,遇上高價且產量正常,就利潤豐厚;遇上低價,就虧本或全部廢棄。至於農民要種植多少面積的蔬菜,就看自己願意承擔多少風險及個人運銷通路的考量。如以包心白菜為例,有的農民種植2甲,有的只種2分地,有的只有在販運商契作時才願意種植,有的將全部土地都種植包心白菜,因親友是販運商、賣得的價格常較高,因此,個別差異很大。由於這樣的經營特性,在某個時間點種植蔬菜的農民數目不定、個別農民種植蔬菜的種類與面積也不定,因此,整體而言,無論個別蔬菜與全部蔬菜的種植面積都極不穩定,其產量也極不穩定,蔬菜價格當然就極不穩定!

在農地利用被限制下,雖然務農收入微薄,但大部分農民有農地不可荒廢的觀念,農地全年廢耕比例仍低(5.2%),而冬季裡作休耕比例則大幅增加,佔總耕地43.7%(在「研究產地」則約60%)。在沒有全年廢耕或冬季休耕的情形下,農民如果種植了蔬菜就成為菜農,因此,菜農基本上也是屬老農兼業小規模經營型態,大抵也是每個農家老夫婦倆專業或兼業地經營面積不大的農地,其家庭主要收入以非農業為主!只是基於生產蔬菜的勞力需求及經營風險高,菜農要能自己施用農藥及較富冒險性。這樣的經營型態使得生產蔬菜雖然經常收益不好、甚至血本無歸而有時是利潤豐厚的情形下仍能繼續經營下去!

b、分梯次細小化經營

由於蔬菜生產勞力需求大、生產風險高、價格風險高、低價時販運商收購量少,及充分利用自有勞力等因素,大多數農民是以分梯次、細小化方式種植蔬菜。也就是說,無論種植蔬菜的面積多大,都不是同時種植的。農民會就原本就零散分佈的自有農地分梯次種植,或將一塊土地切割成幾小塊再分梯次種植!至於一次種植蔬菜面積多大,視蔬菜種類、產量、勞力需求、個人銷售能力及經營習慣而定,通常包心白菜為0.2-0.4公頃,水菜為0.04-0.08公頃。如此,農民可以經常有蔬菜採收,高價、低價都遇得上,可以降低價格風險,也可以把務農的家工充分利用於蔬菜生產的各種作業,遇上低價可以減少現金損失;而且由於一次的採收量少,如果販運商減少或不收購,農民也比較有能力處理以減少損失!在蔬菜經營風險高的環境下,這種分梯次細小化種植蔬菜之個人式調整經營方式之存活力是很強。如果以此表面現象而批評農民經營規模小、生產成本高,實不了解農民經營蔬菜生產的困境!

3.3. 以「研究產地」農民經營方式為例

農民對於種植蔬菜種類的選擇會受到當地(或為村、或為鄉鎮)作物制度、氣候、運銷環境,與個人農田土質、生產技術等因素的影響。在這些交互影響的因素中以運銷環境最為重要,因為販運商收購蔬菜種類通常有專業性,如果農民生產的蔬菜種類不是當地活動販運商所收購的將會面臨滯銷或價格低落的困境。本研究依據販運商的交易特性將「研究產地」區分為兩個區域:在第一區以生產水菜為主(在冬季也會生產包心白菜、甘藍等蔬菜),販運商為代採形式(以下以代採稱之),實際的買主是消費地零批商,以現貨交易;在第二區生產的蔬菜種類很雜,而以包心白菜、甘藍、甜玉米為主,但只有少數村落在冬季有生產水菜,販運商本身即為買主,購得蔬菜後自行尋找銷路,交易習慣有期約交易(如包心白菜)及現貨交易(如竹筍)(詳見第四章)。

3.3.1.第一區:主要蔬菜為水菜

水菜是很精緻的蔬菜,生產上極易受氣候及病蟲害影響,冬季生長期35-50天,採收彈性日可以調整為一週,產量2.5-3 公噸/0.1公頃。夏季生長期25-35天,採收彈性日約3天,產量1.5-1.8 公噸/0.1公頃,但5-9月雨量多會影響水菜生長及易發生病蟲害,颱風帶來的暴風雨更會引起水患及破壞葉面。因此,此地許多專業農民會採用網室栽培(可以獲得政府補助)並加強排水以大幅減輕下雨造成的傷害,而且在網室栽培的水菜較為脆嫩、品質較好、深受消費者喜愛。但即使是網室也只能防止大型昆蟲危害,病蟲害仍是非常困擾的問題,冷熱交替、下雨期間,病蟲害尤其嚴重,不僅得固定施農藥以作預防,還得時時觀察注意,一有病蟲害發生就得施藥,否則三天後就會有蟲孔或病菌影響了蔬菜品質。一般而言,水菜生長期短,得使用短效性農藥,且在採收前5天內不得施藥,但現實上可能無法這樣,農民向農藥店購買農藥,或許會買到長效性農藥、甚至禁藥,而且在採收前5天內若發生病蟲害仍得要施藥!夏季一期水菜至少得施藥5-6次,而冬季通常是3-4次。施農藥是種植水菜非常重要的工作,所以常會有農藥殘留的問題。

水菜栽培是非常勞力密集的,從種植到採收的工作,包括灌溉、施肥、除草、間拔、病蟲害防治都是人工操作。農民生產水菜是以使用家工為主,但視情形間拔、採收等工作可能得要僱工或交換勞力。以銷給代採與參加共同運銷的採收工作而言,多係在下午進行,一個下午每工人的採收量約為100公斤,而家工的工作時間較長,一人可採收150公斤。如果要採收1000公斤的水菜,兩個家工外,得要有7個外來勞力。而如果要銷售到產地批發市場,其採收工作就很費工,夫妻倆人一小時共約採收40㎏,而且採收時間是在清晨或早上。

此地農民夫妻倆人專業生產水菜通常約種植0.3-0.5公頃,而且,因體力的關係年紀愈老、規模愈小,如原本種植0.5公頃,年紀大了只種0.3公頃。其餘自有田地則種植水稻等省工作物。如果是只銷售產地批發市場的菜農,因每天銷售量很低及採收時勞力需求大,經營規模就更小了,大多是在0.3公頃以下。農民都是以分梯次細小化方式種植不同水菜,依個人耕作習慣、銷售能力、勞力狀況,將0.3-0.5公頃的農地劃分成0.04-0.08公頃一格分梯次種植,以降低價格風險,多使用自有的勞力於各項工作項目,也較不會有銷售上的困難。在價格低、代採每天收購量少時,可以拉長採收日數(頂多7天)只用自有勞力慢慢採收以增加銷售給代採的總數量、減少參加共同運銷造成的收益損失;而當價格高時當然就雇工搶收!

專業水菜農家是全年種植水菜的,幾種水菜輪流種植,尤其是搭有網室的農田,因設施固定無法種植其他作物。至於每一期水菜收成後的休耕期多長就看農民當時的意願了。有的一年種8期,有的種6-7期,所以,專業水菜農民之種植總面積雖較穩定但仍會有變動,而其他非專業水菜農民之種植面積變動就很大了!整體而言,無論是個別水菜或全部水菜之種植面積都極不穩定!

3.3.2.第二區:以包心白菜為例

第二區面積遠較第一區遼闊,生產蔬菜種類較多,大宗葉菜類、花果類、根莖類等都有,農家經營型態也就較複雜!

本區農家種植蔬菜同樣是以家工為主。大體而言,分次採收的蔬菜,在生產過程通常不用僱工;而一次採收的蔬菜,在種植及採收(參加共同運銷,農民得自行採收;販運商收購的,由販運商負責採收)時得要僱工!以下以種植包心白菜農家之經營特性作說明:

包心白菜在「研究產地」全年都可以種植;因各地氣候條件、土質、個人經營方式、與種植品種的關係,包心白菜夏季生產期約50-60天(以種子種植),產量2-4公噸/0.1公頃,冬季為70-75天,產量約為4-6公噸/0.1公頃,彈性採收期包心白菜為一週!在5-9月氣溫高、多雨、病蟲害多、生產風險大,尤其暴雨更會造成生產損害、品質劣變、或全部損失,農民常會用菜苗種植,將生長期縮短為35-40天,以降低生產風險!

包心白菜相對於第一區的水菜是省工作物,可以大面積栽培。但以第二區的作物而言,主要作物水稻、落花生生長期4-5個月,栽培過程以僱用機械為主(但收益相對穩定而低),包心白菜是生長期短,勞力需求較大的作物,尤其病蟲害防治更是費事,在4-10月約一週施藥一次,更嚴重的情況是3天施藥一次,這同樣會造成農藥殘留的問題;而在冬季整個生長期施藥約3-4次!這個生產特性及價格風險高會阻止沒有家工執行施藥工作的農家種植包心白菜。 

個別農家種植包心白菜面積差異很大。有的可達2公頃,有的只有0.2公頃。栽培面積小的農民通常種植的作物相當雜異化,以分散風險,會種植包心白菜多係在各種作物輪作時,賭看看地小面積種植並有增加家工勞力使用的效果。即使是種植面積大的農民也是以採分梯次細小化方式種植包心白菜,一來農地分佈原本就很歧零化(如果自有農地1公頃,通常是分成3-4區,一區的面積0.5公頃以上的情形很少,),但即使有一區面積0.5公頃以上的農地也會切割為兩區(與販運商契作及有親友是販運商之農民除外)!在種植時,每隔約十餘天後種0.2-0.4公頃!如此,各項作業都可以多使用自家勞力,減少僱工,也有分散價格風險作用。遇價低時,即使販運商沒來交易,也可以只使用家工採收以參加共同運銷、碰碰運氣!另外,本區農民也有僱工困難的問題,通常會交換勞力以儲存勞力、增加農場的作業勞力!

經常性大規模種植包心白菜的農民可分為兩種類型:有親友是包心白菜販運商與不願意總是種植水稻落花生等收益低的作物之農民。由於包心白菜不宜長期連作,所以這類農民會每年種一期水稻或在每次採收後泡水休耕約一個月以改良土質!除了這兩類農民外,多數農民是不定期小規模種植包心白菜,因此,整體而言,包心白菜的種植總面積很不穩定。但因包心白菜分佈遼闊且農民眾多,雖然多數個別農民是小規模種植,但就現實面而言,包心白菜經常是供應充裕、價格低落,有時還會嚴重生產過剩!

3.4.綜合評論

在這樣的經營環境下,生產蔬菜如同賭博一般,農民只敢小規模且分梯次細小化種植蔬菜,是很自然的個人式調適之道。固然農家這樣的經營方式以及農業之外另有收入使得個別農家的存活性很強,可以繼續從事農業生產與賭博式種植蔬菜。而政府以法令限制了許多土地於農業用途上,整體而言,農民總是前仆後繼地種植蔬菜而維持了消費者每日所需蔬菜的供應!但政府在整體蔬菜生產規劃上毫無作為,也沒有提供確實的蔬菜生產面積資料以供參考,將蔬菜生產完全依賴於農民的賭性,既是不負責任、也導致了許多重大的社會後遺症:

a、即使排除氣候因素,由於生產面積極不穩定,蔬菜供給量就極不穩定,無論整體或個別蔬菜之供需都難以平衡,而供過於求或供不應求的情形交互出現。較引人注意的有:1993年初蔬菜嚴重生產過剩,政府首度在農民壓力下動用經費收購以挽救菜價。1993年底在沒有災害的情況下,蔬菜嚴重生產不足、菜價飆漲。1994年底蔬菜又生產過剩,政府無限量連續收購近兩個月。1996年初,蔬菜生產過剩,政府進行補貼耕鋤。就個別蔬菜而言,1995年蒜頭嚴重生產不足,全國譁然!但1996年蒜頭種植面積大增、嚴重生產過剩,政府進場收購。這些都是很嚴重的事件才被報導出來,至於平時個別蔬菜的價格起伏就更是不勝枚舉了。而無論供過於求或供不應求都代表著社會資源的浪費(無論是農民或消費者承擔其後果),尤其台灣限制的農地充裕、農民又勤勞,在沒有災害的情況下發生供不應求更是不應該。

b、政府每年在蔬菜產銷上經常性動用的經費很大,如1993年「夏季蔬菜契作保價運銷」共支出86000000元,其他如農民團體運銷設備、集貨場、冷藏庫、紙箱補助、「蔬菜生產動態速報」的編印等等無法統計其真正的支出,但在穩定蔬菜供應與價格上卻絲毫沒有作用!此外,自1993年初政府首度在農民壓力下動用經費收購以來,政府進形收購就經常發生。特別是執政黨在選舉上已不像過去擁有絕對優勢了,而大型選舉也都已制度化地經常舉辦,每次選舉執政黨都有失去政權的可能性,因此,過去穩定支持執政黨的農民之選票更需加以掌握!當蔬菜生產過剩時,政府進行收購或補貼耕鋤是最能展示政府(等於執政黨)照顧農民福利,也常因此而花費了鉅額經費。1994年底省長選舉時,政府3-5元/公斤的價格無限量收購生產過剩的蔬菜,光是在一個縣就支出56000000元。但這樣的鉅額經費的持續支出對於蔬菜供應不穩定的根本性原因之解決是完全沒有助益的。如果政府沒有確實掌握生產面積、整體性地實施計畫生產並大力改革運銷制度,這樣的鉅額經費支出將仍持續下去!

c、供需不平衡必然導致價格波動,但在這樣的價格波動過程中,由於生產面積資訊全無,在當前運銷體制下很容易被中間商操縱價格,不僅農民價格被壓低、消費者價格也被提高(詳見第四、五章),而運銷過程也長久維持著沒有效率的型態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同時也代表著社會不公平。

d、政府為平抑夏季菜價一味試圖增加夏季蔬菜的種植面積與供給量,如實施「夏季蔬菜契作保價運銷」,輔導設置蔬菜生產專業區,輔導生產高冷蔬菜,沒有考慮適當的生產總面積。但因颱風與暴雨是不可預期且不可抗拒的天然災害,當颱風來襲,蔬菜常常會嚴重受損,價格依舊飆漲;而如果沒有災害發生,則即使夏季蔬菜生產風險大、生產成本高依然是生產過剩、菜價低落。因此,政府的作法是將平抑夏季蔬菜價格的責任由農民負擔,而盲目增加蔬菜生產面積也不是平抑夏季蔬菜價格的有效方法!

e、既然政府鼓勵農業上山,在山地推廣種植短期蔬菜(淺根性、沒有水土保持作用),而其品質好、價格高、有利可圖,但其他有保育作用的樹木或長期作物收益不好(如竹林生產的竹筍),農民自然是競相砍伐、種植短期蔬菜,即使是山坡地違法超限利用也不見取締。於是,當颱風來襲、大雨沖刷,土壤就很容易流失而造成山崩、河川改道、水患等嚴重災害。如1994及1996年的颱風都造成這類嚴重的災害,其社會成本不是夏季菜價高漲所能比擬的!

f、務農收入不佳,人才不願意務農,延遲了相關問題的解決及社會進步(如蔬菜生產與運銷之創新的發展),農家只作自我調適的結果,除了上述後遺症持續發生外,更有農藥殘留問題,影響消費者健康甚巨!

基於上述嚴重的社會後果,現在應該是政府重新檢討蔬菜產銷政策的時候了,尤其應該確實掌握生產面積、整體性規劃生產計畫並大力改革運銷制度,也應該檢討劃定農地的面積之適當性!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758221

1997蔬菜運銷制度研究之第四章
June 27, 2007

 

第四章 「研究產地」之蔬菜運銷系統

 

4.1當前蔬菜運銷制度之概述

依據本研究結果,以「研究產地」代表產地、大台北地區代表消費地,台灣蔬菜運銷制度的結構如圖4-1(其中排除了超市及「直銷」):


依據販運商之交易特性,本研究將「研究產地」劃分為兩個區域。第一區的運銷管道有代採、共同運銷、一個產地批發市場(其賣者有本區農民及來自各地的販運商)。代採的工作是每天依據消費地零批商訂單向農民及販運商購買其所需的各蔬菜品項之數量,向零批商收取服務費而不負擔價格風險。第二區只有販運商及共同運銷兩種運銷管道,因距離遠、無法與該市場的販運商競爭,故本區農民不到第一區的該產地批發市場銷售蔬菜 。農民與販運商之間的交易,分次採收蔬菜(如竹筍)是以現貨交易,農民採收蔬菜後賣給販運商並當場議價;一次採收蔬菜為期約交易,交易協定時機可能是種植前、幼苗時或採收前,在協定交易時就談妥價格,交易數量為整塊農地的蔬菜。甜玉米、蘿蔔等蔬菜是由農民負責採收、當場秤重、以公斤計價;包心白菜、甘藍、芹菜、青蔥等蔬菜是以0.1公頃計價,由販運商負責採收。販運商購得蔬菜後自行尋找買主、議定價格賣出,本身負擔價格風險(見第四章)。

產地蔬菜是經由直接向代採、販運商購買的零批商及批發市場的拍賣交易而進入大台北地區。大部分的拍賣貨源是共同運銷蔬菜,購買者以零批商為主,少數規模大的零售商及大消費戶也會從拍賣交易進貨。依進貨來源,零批商可區分為代採貨、販運商貨、拍賣貨三種,銷售對象都包括大消費戶及零售商。而零售商的銷售對象除了一般消費者外,也包括大消費戶(見第五章)!

整體而言,除了共同運銷是任由農民決定供應量外,販運商、零批商、零售商都會依據當時供需情勢下自己的銷售能力決定進貨量。中間商都是家庭式經營,自己進貨、自己銷售,與供貨者及客戶相當熟識、交易關係穩定,由於通常有把握把貨品銷售殆盡,在蔬菜價格極不穩定又不透明化的條件下相當程度能自行決定出售價格。當供應充裕時,中間商的抬價能力較弱,但仍能確保利潤;當供應不足時,需求相對較大,中間商就很能夠哄抬價格而擴大利潤,並且會盡量增加貨源!由於共同運銷的銷售市場幾乎只局限於一市、二市的拍賣交易,眾多的農民團體集中供貨於這兩個市場,很容易導致供給過量而價格低落,且其價格決定不公平,故共同運銷賣得的價格往往偏低,掌握貨源的能力弱!當蔬菜供應充裕時,代採、販運商收購貨源比例降低,農民只好將剩餘的蔬菜參加共同運銷,其價格益加滑落!現貨交易的代採、運銷商只要以稍高的價格收購就足以掌握貨源,期約交易的販運商也可以相當平穩的低價與農民交易!當蔬菜供應不足時,生產現貨交易蔬菜的農民得繼續供貨給代採、販運商以穩固交易關係,而大部分期貨交易的蔬菜早已被販運商收購了,故共同運銷的數量比重大幅降低,而代採、販運商收購貨源比例大增,足以哄抬價格!亦即,政府沒有積極改進批發市場的經營管理及確保拍賣價格決定之公平性而只是輔導共同運銷實際上會整體性壓低農民價格,在供應不足時又無法抑制中間商哄抬價格!

4.2.代採

代採是第一區最強勢的運銷管道,專家估計本區生產的水菜約70%的數量經由代採銷售到各消費地,20%是參加共同運銷,10%在該產地批發市場銷售。代採數目超過100人、大多聚集於該批發市場附近,每個代採都有其固定的零批商客戶及供應農民,依客戶數及訂貨量不同,個別代採每天收購的數量差異很大,有的只有2噸、有的高達20噸,故其供應農民的數目也不同!相對的,個別零批商可能由2個代採代為採購;而個別農民通常與2-3個代採維持穩定的交易關係以期在蔬菜供應充裕時可以增加銷售代採的總數量!

代採於每天早上與其零批商客戶聯繫、取得訂單。如果訂購的蔬菜種類不能直接向農民進貨,如青蔥、青蒜、包心白菜、甘藍、芹菜、芥菜、菜心,是向批發市場的販運商購買;水菜則直接向農民進貨!由於是經常性的交易,而且蔬菜經常供應充裕、農民依賴代採銷售,故當農民有蔬菜要採收時,得於三天前主動向代採報告,之後代採到該農場查驗蔬菜品質並在採收前一晚告知農民預定要收購的數量,農民才前往取回包裝用的大竹籮。由於代採是在採收當天早上才確定實際需要的數量,若該數量高於代採前一晚預定數量,代採會要農民增加供應,這通常是在高價期;若該數量較預定數量低不多時,代採會讓農民依約供應而多送1-2件蔬菜給銷售能力強的零批商;但若低很多時,代採會要農民當天減少供應量,這通常是在低價期,而且此時個別代採向個別農民的收購量通常大減!

採收工作是在下午進行,農民以大竹籮包裝蔬菜(每件約100公斤)、下午七點前送抵該代採營業處,之後代採雇用貨車運送到各零批商客戶的攤位。

在這服務中,零批商得支付蔬菜購買價格、產地到零批市場卸貨處之運費(每件150元)、卸貨處到攤位的拖工費(每件30元)、代採營業成本(每件80元)、代採服務費(每件100元)。代採的責任是務必購得零批商訂購的蔬菜種類與數量!當蔬菜供應充裕時,農民主動接洽要供應的數量就很足夠,代採可以高枕無憂;但當災害期蔬菜供不應求、臨時性某一品項生產不足或季節性的蔬菜供應青黃不接,代採就得設法取得貨源,會增加巡視、尋找貨源,除了要求經常供應的農民增加供應量(甚至要求農民採收前一天才剛施農藥的蔬菜)外,也可能向平日不供應的農民臨時購買或到批發市場購買。此外,如果代採在巡視農場過程中發現某一種菜將會供應不足或配合氣候因素(如寒流要來)預估產量會減少,會與農民預約交易、談定價格;或在災害後,確定某一農場的蔬菜沒有泡水,也會預約交易;在這種情形下代採得承擔價格風險。

農民交貨給經常交易的代採時是不先談定價格的,而是當晚代採間相互以電話聯繫才共同決定各種蔬菜的收購價格(收購數量大的代採具有主導權),通常農民是在2天後去結帳才知道價格。收購價格的決定會考慮當地今天及未來幾天的供應量、零批商銷售情形與參考一市的拍賣價格等因素,但主要是基於貨源掌握的考量!所決定的價格如小白菜之上品25元/公斤、中品15元/公斤,但個別代採實際支付農民的價格與向零批商收取的價格可在某種幅度自行決定。如果這個價格是在10-40元/公斤之間,在+2元之間變動;如果這個價格是在40元/公斤以上,在+5元之間變動;如果這個價格是在10元/公斤以下,在+1元之間變動,但最低價格會考慮到農民採收成本,如1994年的最低價為5元/公斤而採收工資約4元/公斤。這樣的價格決定方式就容許個別代採在賺取服務費之外還賺取價差。當然,代採不會每天、每種品項都賺價差!

雖然代採會賺取價差,代採的收購價格通常高於共同運銷價格。由於共同運銷價格極不穩定,即使在災害期也可能是0-5元/公斤之非常不合理的低價,故難以明確指出兩者之間的差距!一般而言,供需平穩時,如共同運銷價格12元/公斤,代採價格約15元/公斤;供不應求時,兩者價格約相同(如40元/公斤);而當供過於求時,共同運銷經常是0-4元/公斤、少部份5-7元/公斤,而代採價格是5-7元/公斤!由於代採價格較平穩,漲價期慢慢漲,跌價期也慢慢跌,故在漲價期共同運銷價格較有可能高於代採價格!除了表面價格之差異外,農民供貨給代採除了要繳交3%交易值的市場管理費外不用支付任何運銷成本,而農民參加共同運銷得支出包裝紙箱費、運費、手續費與市場管理費(約2.2元/公斤及6.6%的交易值)!由於代採價格較共同運銷價格高、也相對較穩定,故農民會盡量增加賣給代採的數量。供不應求時,代採掌握貨源的能力極強,農民是靠此時供貨給代採來穩固與代採的交易關係!

雖然代採價格會考慮到貨源掌握而大致依據供需情勢調整價格,但代採價格只能說是略高於共同運銷、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價格而已,不能稱之為公平合理的價格!其理由是:

1.共同運銷價格決定不公平,依共同運銷價格調整而給予農民略高的價格,仍屬不公平的價格!

2.價格是由代採單方面集團化決定(代採間價格競爭不明顯),農民沒有影響力,買賣雙方存在著不對等的市場力量。

3.代採可能賺取價差!

4.農民為價格接受者,而中間商卻某種程度能決定出售價格!當蔬菜供應充裕時,農民得承受損失;當蔬菜供不應求時,農民價格雖也上漲,但卻無法充分分享利益,中間商的利潤很高,除了代採賺取價差外,零批商與零售商也都會哄抬價格!更明顯的例子是不同地區的代採對同一種蔬菜的報價可能是50元/公斤與30元/公斤的差別,但零批商會將該種蔬菜的進貨價格都視為50元/公斤,再計算其出售價格!

因此,代採價格雖極具市場競爭力,但其集團化決價方式卻會壓低農民價格,主要條件來自共同運銷價格被壓得更低!如果共同運銷之價格決定可以公平化或農民在生產上、運銷上能有集體行動,必將是另一番情勢!

 

4.3.販運商

第二區的販運商之經營品項都具有專業性,非常了解該品項之生長特性、各主要產地之產期,也可以相當程度地準確估計該品項短期內的整體供需情勢。

4.3.1.販運商之進貨

本區生產的這兩類蔬菜之種類都很多,因採收特性不同,販運商的進貨方式區分為分次採收蔬菜的現貨交易與一次採收蔬菜的期約交易,於下分別以竹筍與包心白菜作代表。

a.現貨交易(以竹筍為例)

竹筍販運商是在產地設置收購點,農民於早上採收竹筍後送到收購點交易。販運商嚴格核定品級、給予不同品級差距很大的價格,如上品為40元/公斤,中品為15元/公斤。習慣上,如果某農民在產期開始、產量尚少、價格高時賣給某販運商,則之後產量大時該販運商得收購該農民的竹筍,但價格不固定,而且當產量很大、價格很低時販運商通常只收購上品!相對地,在產期開始時與某農民沒有交易關係的販運商在產量大時將不會收購該農民的竹筍!故販運商有收購區分割的現象,產量少時非某產地的販運商難以進來收購,而產量大時則沒有必要進來收購。各產地販運商的數目依產量而有不同,如一個村可能有3-5個。每個販運商都會有其固定供應的農民群,而每個農民通常會與2-3個販運商維持固定的交易關係。

雖然一個村有3-5個販運商,但因販運商間會在晚上相聯繫以決定隔天的收購價格,故販運商的收購價格相當一致,通常只有1-2元/公斤的差距,除非某販運商特別需要貨源會私底下以高5元/公斤的價格收購、要農民多供應!這樣集團化決定價格的結果,販運商收購上品的價格通常高於共同運銷之上品的價格。供需平穩時其差距是5-10元/公斤;高價期其差距是10-20元/公斤;低價期其差距是1-3元/公斤。但由於販運商收購中品的價格相對很低,故低於共同運銷之中品的價格。供需平穩時其差距是5-10元/公斤;高價期其差距是10-20元/公斤;低價期販運商不收購中品。而農民生產的竹筍之上品與中品比例約2 : 1,故農民通常是只賣給販運商或上品賣給販運商而中品參加共同運銷!

販運商對於氣候與竹筍的生產、供應情形非常注意,不僅對自己的收購區之情形很清楚,也會巡視其他產區或與當地販運商聯繫而獲得相關資訊。如果預期價格會上漲,販運商會以冷藏方式調整銷貨量。

b.期約交易(以包心白菜為例)

販運商與農民間的交易協定時機有:種植前(稱為契作)、採收前20-40天(稱為買青)時及接近採收時。第一種情形是由販運商本人或透過代理人找農民契作,販運商供應菜苗(夏季生長期35-40天),農民種植、管理到第一次追肥後,販運商給予七成的錢,改由販運商管理,若得施藥、施肥,販運商提供農藥、肥料給農民執行。待開始採收時販運商給最後三成的錢,採收工由販運商負責。契作價格相當穩定,在夏季約為15000元/0.1公頃,冬季為10000-12000元/0.1公頃。第二種情形是農民自行以種子種植(夏季生長期50-60天)後,在採收前20-40天,當販運商到處巡查種植面積與蔬菜生長情形、也配合詢問各地種子店與相識的販運商間互通消息發現這一期種植面積少,預期採收時價格會上漲時,則多尋找蔬菜生長情形良好的農場之農民協定交易(之前通常不認識該農民)。成交後由販運商管理。成交價格也頗為固定,與契作價格相近。第三種情形的交易協定時間通常是在採收前一週之前,也是由販運商尋找合意的農場之農民協議,但成交價格視當時販運商的購買行情而定,每0.1公頃3000-30000元都有可能。

在「研究產地」第二區向農民購買包心白菜的商人不只是當地的販運商,也可能是其他地區的販運商、消費地零批商、甚至規模較大的零售商;通常個別販運商有主要的購買區,但也可能到其他區域找農民交易。許多販運商互相熟識,其間關係是合作大於競爭,最明顯的表現在於產銷資訊的共享,如各地區生產面積的匯整、價格趨勢的討論、第三種交易情形的購買價格之協商等;而在進貨上是各找各的購買對象,銷售上也各有各的固定客戶。由於這樣的合作關係,販運商間有類集團化的現象,可以相當程度地準確估計供應量趨勢。在掌握供應量趨勢的基礎上,再加上彼此的討論使得購買價格頗為一致,尤其是供應充裕時;但由於其集團化決定價格的程度不若代採或竹筍販運商嚴重,在供不應求時販運商的購買價格會較混亂!

個別販運商在購進蔬菜時會依蔬菜之採收期分配購入數量以避免同時採收的數量超過其銷售量;當預期採收時價格會高,因需求相對較大,故會增加購進數量;當預期價格會低時,就減少購買量。販運商在前兩種情形的交易只是在固守基本貨源,但同樣會依預期採收時的價格趨勢調整購進數量。成交價格相當固定,農民會有4000-6000元/ 0.1公頃的利潤(約等於家工工資再加少許利潤),而販運商因對種植面積與蔬菜生長情形已有了解,雖仍有生產風險及一些價格風險,但賺大錢的機率較大,如賺30000元/0.1公頃以上。雖然這樣的交易方式農民未能享受種植面積小、價格高漲的好處,但對農民而言,在務農普遍收入不佳的情形下,這樣的收入已經很不錯了,而且氣候因素不可掌握、農民完全無法預估其蔬菜採收時的價格,藉此交易可以免除生產與價格風險!而第三種情形已接近採收期,販運商對於採收時的價格趨勢之預測愈為準確,才補足實際需要量。如果當時共同運銷價格低,販運商就以極低價購買,如3000-5000元/ 0.1 公頃;否則購買一週後要採收的蔬菜之價格通常是預估要收購之農場的單位面積產量,以當時共同運銷價格扣掉採收成本、運銷成本,再打七折來決定。但實際成交價格是有彈性的,而必是對販運商很有利的,尤其在價格要上漲前,因農民無法知道價格就要上漲,販運商往往可以相對低價格成交而獲得很高的利潤。如一個農民提供的例子:曾以27000元/ 0.1公頃的價格賣出(當時販運商的購買行情約20000元/ 0.1 公頃),結果該販運商淨賺50000元/ 0.1 公頃以上!這種情形屢見不鮮,雖然農民也知道:販運商來交易時,通常是價格會漲時。但農民之所以願意與販運商交易而不再等待一週自己採收參加共同運銷的原因是:農民無法預測一週後的實際供應量與價格,而且共同運銷價格極不穩定、常會有不合理的低價,即使供不應求時,有可能30元/公斤的高價,但也可能是低於10元/公斤的不合理低價!因此,當販運商來交易時,大多數農民通常會賣,但有些農民是無論如何都不賣給販運商而只願意參加共同運銷、賭看看。也就是說,由於共同運銷價格決定不公平,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價格風險太大,農民傾向與販運商交易以降低價格風險,而這也是販運商能夠以較低價格購買的主要原因!由於販運商是依據採收時的預期價格調整購買數量,當價格會高漲時,大部分的貨源已被販運商收購了,販運商享受了大部分之生產面積減少、供應量減少、價格上漲的好處;而當價格低落時,農民獨自承受供應過量的惡果!

4.3.2.販運商之銷售

這兩種販運商之所以能在共同運銷農民團體已普遍設立的情況下仍能繼續做生意、甚至能以較高價格收購,最重要的原因是共同運銷幾乎只銷售一市、二市且價格決定不公平;相對地,販運商的銷售出路都非常廣闊,每個販運商都有很多固定的零批商客戶、與客戶的關係密切,也可能是親友或合夥關係,而且販運商的出售價格都會高於共同運銷價格!即使有些販運商也經常性參加一市、二市的拍賣交易,因派有駐在員或與拍賣員關係良好而能得到比農民高的拍賣價格!由於每個販運商都有許多零批商客戶且關係密切,對於供需情勢很了解,進貨量已依自己的可能銷售量調整,供應的數量、品質穩定,分級包裝切合個別客戶的需要,且在供不應求時零批商得依賴販運商供貨(如果此時零批商臨時向其他販運商進貨,將是價格相對很高或被拒絕)等因素,無論販運商與零批商之間是供貨前談定價格或屬行口委賣性質,其成交價格都會使販運商有利潤且高於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價格!其間差額依供需情勢而不同,當共同運銷價格15/公斤時,販運商出售價格可能是35元/公斤。即使是包心白菜生產過剩,共同運銷價格是0-3元/公斤,販運商賣得的價格都會是4-5元/公斤、仍有少許利潤,但此時販運商也可能得犁掉部份契作或買青的蔬菜。而經常參加拍賣交易的販運商(無論是否以共同運銷名義供應)因還有其他銷售客戶,又有駐在員或拍賣員協助關照其拍賣價格,不會有不合行情的低價,所賣得的價格會較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價格高!但不常參加拍賣交易的包心白菜販運商在因氣候因素以致採收量大於銷售量的情況下參加拍賣交易,則同樣是會被壓低價格!

販運商的出售價格會受到整體供需情勢影響,但在某個程度內個別販運商可以決定價格,供應不同零批市場之零批商的價格也可能不同,由於共同運銷價格通常偏低,以賣給一市、二市與環南市場之零批商的價格最低,但仍會高於共同運銷價格!一般而言,供應充足時販運商的抬價能力弱、利潤率低;供應不足時很能哄抬價格、利潤率高!在漲價前會減少銷售量,待價格高漲後才大量銷售以擴大利潤!

4.4. 產地批發市場

第一區的該產地批發市場其實是以零批為主的市場,交易時間以下午為主(但早上10點後就有農民來此銷售蔬菜以利零售商下午在消費地販賣),賣者有當地農民與來自各地的販運商,當時生產的各種蔬菜都有販賣、蔬菜多係早上採收,較消費地隔天清晨之拍賣、零批蔬菜的新鮮度佳!農民以販賣水菜為主,蔬菜必得經過清洗、綁成小束,每九小束再綁成一大捆,重約3公斤,故只適合賣給零售商。販運商販賣的蔬菜以紙箱或軟竹簍包裝,重約20-30公斤;有些販運商也販賣水菜,但不經過清洗、以紙箱包裝,銷售對象較具彈性,與農民的客戶有所區隔!而買者以來自各地規模較大的零售商為主,超市PC場、「直銷」農民團體也會來採購,但只有少數的零批商會到此採購!買者的主要特性是需要的品項眾多而每一品項的需要量介於一般零售商與零批商之間,亦即,其需要的數量夠大不願意向當地零批商購買,但又不足以直接向各產地販運商進貨,故到此批發市場向販運商或農民購買所需各品項的數量與適合的品質,進而也與賣者建立經常性的交易關係以利掌握貨源;又買者是自己開車來批貨,故運費較低!

販運商在此販賣蔬菜得繳交月租金,配有固定攤位,沒有攤位的販運商無法進入;農民每次前來交易在進入市場前得繳交市場管理費,金額通常低於交易值的3%,在固定區域內擺設攤位。有攤位的販運商與當地農民都可以自由進入、自行決定供應量,沒有貨源調配與進貨量統計工作,而且與買者的交易都是以個別議價,交易價格既不透明化也相當混亂,故該市場每天發佈之統計報表的內容必是造假,如1993年的年報資料中該市場的販運商供應比例只有10%及各種蔬菜的價格都低於一市、二市是絕對錯誤的(1993年台灣地區農產品批發市場年報:98-99&112-235)!

此一市場的販運商賣者同樣具有「經營品項有專業性,可以相當程度地準確估計該品項短期內的整體供需情勢,貨源掌握能力強,供應的數量、品質穩定,銷售客戶多、與客戶關係密切」等販運商基本特性。大部分販運商賣者是以此市場為主要銷售市場,而有些則另有銷售路線,將在此市場銷售的剩貨供應給消費地零批商。販運商是每天前來販賣蔬菜,與這個市場的買者相當熟識,故每天的銷售量很大!且對整體供需情勢與這個市場的供需特性相當了解,能夠預估自己的銷售量以決定供應量,較不會有銷售不完的困難,也相當程度地能堅持價格!但出售價格之決定因素相當複雜,不僅會考慮整體供需情勢與當日該市場的供需情形,也會視個別買者特性(固定客戶與否、購買數量、品質)而以不同的價格出售,故實際出售價格很混亂,但必定是販運商享有利潤的價格。在供應過剩時,販運商會請眾多熟識的客戶幫忙多銷售或銷往消費地零批商,甚至參加共同運銷!當供應不足時,則哄抬價格,但會以較優惠的價格出售給熟識的客戶並代為籌措貨源!無論如何,販運商賣者的出售價格必相當額度地高於共同運銷價格,否則參加共同運銷就好了!

經常在此一市場出售蔬菜的農民也會因與買者熟識而在銷售上享有好處,甚至發展出預約交易,每當有蔬菜要採收時就與熟客戶聯繫,以略高於行情的價格成交(但在高價期以略低於行情的價格成交),再依預約量採收蔬菜。由於非專業農民或有參加共同運銷、銷售代採的專業農民也都有可能到此一市場販賣蔬菜,故供應量很不穩定,而買者的人數與購買量也不固定,故成交價格與數量都很不穩定!因販賣的蔬菜之採收工作需要勞力大,且既供應到這個市場就得賣出、無法臨時銷往其他運銷管道,故農民都以小數量(通常不及300公斤)進入市場,以免賣不出去而丟棄,也不會被買者以其貨量多為理由強行殺價!正因為農民都是以少量供應,即使是供應充裕,雖然成交價格會下跌,但農民通常會堅守價格,17:00後才會以更低價出售!一般而言,成交價格比代採收購價格高很多。如代採價格5-7元/公斤時,這個市場成交價格約是13元/公斤;而在高價期,農民就很能夠提高出售價格,如代採價格為40元/公斤,這個市場成交價格可能是80元/公斤。

4.5.共同運銷

輔導共同運銷是政府在蔬菜運銷上最重要的措施!政府宣稱共同運銷可以「提高農產品價格,減少中間商剝削,進而提高農民所得」,也能提高批發市場拍賣率、避免中間商操縱價格,故極力增加辦理共同運銷的農民團體數目,並給予共同運銷數量大的農民團體許多補助,以促進共同運銷數量成長;但因批發市場管理上的問題與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繼續存在,實際上沒有上述效果!

a、農民團體辦理共同運銷只是配合政策、將產地蔬菜運往消費地批發市場參加拍賣而已!無論是社員或非社員、農民或販運商、任何蔬菜品項、品質、數量,只要依規定以紙箱包裝(包裝重量通常是20-30公斤)都可以參加,農民團體不作任何約束。參加者得負擔運費及紙箱費(約2.2元/公斤),並繳交交易值6.5%(其中的4%為基層農民團體的手續費,1%為上級農民團體的手續費,1.5%為市場管理費),而蔬菜價格是任由拍賣交易決定!故共同運銷實際上只是「共同運輸」而已,沒有合作運銷的內涵!

b、共同運銷有一市、二市、三重市、高雄市、台中市、桃園市、鳳山市、屏東市、基隆市批發市場等9 個銷售市場,除了一市、二市交易數量大、拍賣率較高外,三重市場蔬菜交易量小,而其它6個市場皆因「供銷一體」以致共同運銷可供應的數量小,故共同運銷蔬菜幾乎只能銷售一市、二市,1993年有93%的共同運銷蔬菜是供應到這兩個市場。但農民團體眾多(240個),一市、二市又沒有貨源管制工作,將各產地參加共同運銷蔬菜都集中到這兩個市場就很容易造成過量供應而成交價格低落,而且由於拍賣交易價格決定充斥弊端(見5.2),故拍賣價格極不穩定而常是偏低,不僅同一天相同品質的同一種蔬菜可能賣得多種差異很大的價格、品質好的價格可能低比於品質差的,相鄰兩天的價格也可能差異很大,在供不應求時相鄰兩天的價格可能由50元/公斤降為5元/公斤,甚至是殘貨,非常不合理、完全沒有保障!在這樣的條件下,代採與現貨交易的販運商只要以稍高的價格收購蔬菜就足以掌握貨源,期約交易的販運商也可以穩定的低價購買蔬菜,而農民通常是不得已才參加共同運銷,故共同運銷貨源之品項、品質、數量都很不穩定。當蔬菜供應充裕時,代採、販運商購買比重降低,共同運銷數量就大增;當蔬菜供應不足時,代採、販運商購買比重提高,共同運銷數量就大減、市場佔有率大為降低,而中間商很能夠哄抬價格!

c、雖然農產品市場交易法明列:批發市場供應人可以設定最低成交價格,但因蔬菜具易腐性,批發市場也沒有冷藏蔬菜,實際上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無法設定最低成交價格,只有任由拍賣交易決定價格!又眾多農民團體依賴一市、二市銷售蔬菜,農民團體在生產上、運銷上都沒有集體行動,故即使市場佔有率高達50%也無力要求改善交易公平性!

d、政府雖聲稱為保障農民利益而實施夏季蔬菜契作保價運銷計畫,但實際上該計畫只提供契約蔬菜部份的價格補貼、無法補足農民在拍賣交易中受到不合理壓低價格的損失,故高價時農民即使有蔬菜也不願意供應;而低價時契約蔬菜得到補貼的機會較大、但變數很大,如果獲得充分的價差補貼,實得價格可能會高於當時代採、販運商的收購價格,甚至高於零批商的進貨價格,但第二區的契約蔬菜配額卻多為經常以共同運銷名義參加拍賣交易的販運商享用,只有少數配額分配給經常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見5.2.3);而第一區契約蔬菜的配額則全由經常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享用!
因此,政府只極力輔導共同運銷數量成長,而沒有改革批發市場的管理及促進拍賣交易公平性,不僅不能提高農民所得,反而會整體性壓低農民價格,在蔬菜供應不足時也無法抑制中間商哄抬價格!

那麼,共同運銷數量為何會成長呢?主要原因政府給予辦理共同運銷數量大的農民團體許多補助,故無論第一區或第二區都增加許多辦理共同運銷的農民團體,而且許多第二區的販運商貨源改以共同運銷名義參加拍賣!這些販運商因有駐在員或拍賣員為其關照拍賣價格,故不會被不合理壓低價格,改變為以共同運銷名義供應同樣能賣得合理的價格,而且能獲得許多額外的補助!而當農民團體普遍設立後,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可能性就增加。各地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共同因素是:

1.代採、販運商收購品質好的蔬菜之數量較多,故品質較差的蔬菜通常只好參加共同運銷。

2.蔬菜經常是供應充裕,而此時代採、販運商收購比重降低,而蔬菜成熟後必得採收,又農民認為「食物不應丟棄」,故只好參加共同運銷,即使很可能成為殘貨!

3.參加共同運銷的蔬菜的件數沒有要求,農民可以家工採收即可。

經常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可以透過農民團體得到一些補助,也會被允許以契約蔬菜供應(第二區農民的機會較少),當蔬菜供應充裕時,獲得補貼的機會大,實得價格很可能高於當時代採、販運商收購價格。

此外,第二區生產期約交易蔬菜的農民如果不願意接受販運商的相對低價或願意參加共同運銷賭看看而不願賣給販運商,待蔬菜成熟時就只有參加共同運銷。而第一區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特有原因有:

1.如果農民剩餘未採收數量為750公斤,而代採收購的總數量為600公斤,為了作業方便,農民會全部採收,其餘150公斤參加共同運銷!

2.無法搬動重達100公斤蔬菜貨件的年老農民傾向參加共同運銷,這個趨勢越來越明顯。

3.不願意在蔬菜供應充裕時向代採請求多收購的農民傾向參加共同運銷!

非專業水菜農民傾向參加共同運銷!

農民團體是否可以在批發市場之外,與販運商競爭,直接供應零批商呢?在目前的條件下,這是不可能的。其原因是:

I、目前農民團體並不是真正的農民團體,社員在生產上、運銷上都沒有集體行動,其貨源之品項、品質、數量都不穩定。這樣的體質無法與販運商競爭,也不符零批商經營上的需要,而時有時無地供應行口性質的零批商,價格會被壓低。

II、各零批商都有相當固定的供貨來源,如果農民團體要爭取客戶時,會引來原供應的販運商低價競爭、甚至暴力相向。

III、農民團體領導人與零批商個別議價所決定的價格沒有公信力,容易導致舞弊,尤其蔬菜價格變動是這麼大。

IV、直接供應零批商有被倒帳的危機。.

V、政府不鼓勵,直接供應零批商的運銷數量不能作為申請補助的依據。

因此,共同運銷無法如代採販運商直接賣給零批商,雖然出售價格會較高且較穩定,而只有依賴一市、二市拍賣交易,接受承銷人的「剝削」,也無力於要求市場當局改善。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758290

1997蔬菜運銷制度研究之第五章
June 27, 2007

第五章 大台北地區蔬菜運銷系統

5.1. 產地蔬菜的供應管道

除了極少數規模較大的零售商會到產地批發市場購與超市的部份貨源是到產地批發市場購買或由農民團體PC場直接供應外,絕大部份大台北地區消費的蔬菜是經由直接向產地代採、販運商進貨的零批商與批發市場的拍賣交易而進入大台北地區。由於零售商與大消費戶營業所需的品項通常都超過20種,而每一品項的數量少,故難以從拍賣交易進貨,更不可能直接向產地代採、販運商進貨,而得向零批商購買。

雖然在法令上零售商、大消費戶、超市都可以申請成為批發市場承銷人以參加拍賣交易,似乎可以縮短交易層次。但現實上批發市場並沒有普遍設立,大台北地區只有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一市與二市,及三重果菜市場等三個批發市場!以1993而言,一、二市的交易量分別是311515公噸、60805公噸,以實際拍賣率約70%(專家估計)計算,則拍賣貨源約260624公噸!而三重果菜市場是以水果交易為主,蔬菜交易量只有8125公噸,如果將之都視為拍賣貨源,則1993年大台北地區的拍賣貨源總計268749公噸,約只佔該地區總消費量的35%,其餘的大部份貨源是由零批商直接向產地購得!又拍賣交易是採分組同時進行、多件數一次拍賣之方式,並不適於零售商、大消費戶進入交易,即使是超市PC場也無法從拍賣交易進貨;故只有少數規模較大的零售商與大消費戶是從拍賣交易進貨,而大部分拍賣貨源是由零批商承購,再賣給零售商與大消費戶!總之,在當前蔬菜運銷制度下零批交易幾乎是必經的交易層次!

大台北地區有一、二市的分貨場、環南市場、士林、三重、板橋、新莊等七個零批市場!由於零批交易約開始於05:00,而拍賣交易是開始於03:30,對於零批商而言,時間很急迫。而且拍賣貨源之品項、數量、品質都很不穩定,參加拍賣交易要取得合適的貨品很費時間;拍賣交易過程中蔬菜的包裝與品質也會受損壞,得花較多人工整理;又得增加拍賣場到營業場所之時間、運輸、人力等成本,故只有一、二市分貨場與一市附近的環南市場之零批商會從拍賣交易進貨,其它市場的零批商都是直接從產地進貨!即令是一、二市分貨場與環南市場之零批商享有地利之便也仍有很大的數量是直接從產地進貨!

5.2拍賣交易

一市的蔬菜交易量、最大拍賣貨源最多,本研究以闡述一市之拍賣交易作為代表,但部份統計資料則包括二市!

5.2.1市場結構與貨源調配 

一市的供應人有農民團體及販運商。市場每月集合供應人代表(三個省級農民團體代表及一個販運商代表)召開一次貨源調配會議以分配下個月的總進貨量,但因拍賣價格決定於承銷人間的競價、價格決定又很不公平,市場無法給予供應人任何價格上的保障,故實際上沒有強制執行貨源調配,任由供應人是自行決定供應量。由於共同運銷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故市場的供應面算是完全開放!共同運銷蔬菜應都是參加拍賣交易,由承銷人競價決定價格,供應者與承銷人各繳交交易值1.5%的市場管理費;而販運商貨源可能是參加拍賣或以議價交易,議價的貨源有的是直接進入分貨場,有的是進入拍賣場、待交易後再拖到分貨場販賣。議價交易就是所謂的「供銷一體」,由承銷人向市場報價格及數量並據以繳交3%的市場管理費,所報的價格與數量會比實際的低!市場宣稱拍賣率已達80%,但應是偏高。如果議價交易的貨源以拍賣單填寫交易傳票就統計為拍賣交易;而且實際上假拍賣(預定要拍賣的貨源沒有經過拍賣程序就被承銷人拖走了)的貨源也很多!專家估計:如果將共同運銷蔬菜(1993年佔總貨源比例53%)都視為以拍賣方式賣出,實際拍賣率約70%!由於共同運銷貨源不穩定,低價期數量大,高價期則大幅減少;而販運商的貨源掌握能力強,高價期的供應數量沒有減少或減少幅度較小,故在高價期販運商的供應比例會提高!如表5-1,1994年7-9月一市與二市平均價格高於20元/公斤,販運商的供應比例都提高。故在高價期因共同運銷貨源比例降低,而販運商得充分供應「供銷一體」之承銷人,實際拍賣率可能低於60%!

在承銷人方面,1994年10月一市使用分貨場承銷人有606人(甲種171人、乙種223人、丙種125人、專業承銷人87人。),而不使用分貨場的丁種承銷人有524人,共有1130人;前者可能從拍賣交易進貨或以「供銷一體」方式進貨,後者必是參加拍賣交易。由於場地的限制,使用分貨場的承銷人無法再增加;而丁種承銷人因拍賣交易方式導致的進入障礙難以增加。與1992年11月承銷人數目(楊世華,1993:8)比較,兩年來丁種承銷人只增加5人!丁種承銷人多係環南市場的零批商或分散在各傳統場上規模較大的零售商。1993年一市與二市使用分貨場承銷人之購買數量佔總交易量比例65.9%,丁種承銷人佔34.1%(其中大消費戶佔5.5%)(1993年批發市場年報:99)。以70%的實際拍賣率計算,使用分貨場承銷人之貨源約一半是來自議價交易,另一半來自拍賣交易。
由於市場沒有貨源調配工作,導致以下問題:

a、拍賣貨源之數量、品項、品質很不穩定,成交價格必然也很不穩定,但這樣的價格變動不必然就反應著全台灣蔬菜市場之實際供需情形,而一市的成交價格具有指標作用,故會帶動整個市場不必要的價格波動,中間商常能因而多得利潤!又成交價格很不穩定之特性很容易隱藏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的弊端!

b、拍賣貨源之數量、品項、品質很不穩定對於從拍賣交易進貨的承銷人會造成營業上的困擾;由於承銷人通常必得購得一定數量,若某品項突然供應不足,而且是在競價激烈的情況下成交,則進貨成本偏高!

c、由於共同運銷的市場幾乎只有一、二市,眾多農民團體將各地農民願意或只能參加共同運銷的蔬菜都集中到一、二市,容易造成過量供應,而拍賣價格低落,進而壓低各產地農民價格。

d、拍賣貨源過多就會產生殘貨。當蔬菜供應充裕時,共同運銷貨源就大增,殘貨量更大!表5-2為一市1994年1-12月的進貨量、成交量、殘貨量(以註說明二市沒有殘貨量),由於供銷一體貨源不會有殘貨,故以70%的實質拍賣率計算,全年拍賣貨源的殘貨率為1.3%,低價時可能高達3%,而7-9月供不應求時也會有0.1-0.2%的殘貨率,顯示其中有交易弊端存在!殘貨率高代表著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的風險很大,尤其在供不應求時,農民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高價,還得支出運費、紙箱費!而全年殘貨量高達2923公噸,光是運費、紙箱費約2.2元/公斤的支出,一年就浪費了6430600元!


5.2.2.實際交易情形

拍賣交易貨品應於02:00之前到達,各貨品依規定分區堆放,如大宗蔬菜甘藍、包心白菜一區,蘆筍、甜碗豆、竹筍、甜椒等各一區,水菜依供應單位分區堆放!0200市場統計各品項之數量,然後評審小組(台北市市場管理處、三個省級農民團體、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之代表組成)依據前一天該市場拍賣價格及其他批發市場交易價格、當天到貨量、氣候、需求情形等因素分別評定各種蔬菜之上、中、下品的參考價格,之後各拍賣員依據此參考價格逐批決定自己負責拍賣的貨品之開始拍賣價格。每次拍賣的件數通常依個別供應人供應的件數而定,一次拍賣1件到300件都有可能。如果沒有承銷人願意整批承購,也會應承銷人要求降低件數賣出,如承銷人只購買一批15件貨品中的5件!
拍賣方式有人工流動拍賣、電腦輔助拍賣。基本形式是拍賣員先喊出開始拍賣價格,然後承銷人競價,拍賣員重複承銷人的出價直到無承銷人願意以更高的價格承購,依規定拍賣員應喊出該最高價格連續三聲,在這三聲當中沒有其他承銷人喊出更高的價格就代表喊出該最高價格的承銷人購得此一貨品,然後拍賣員於拍賣單上寫下該價格並向該承銷人取印章蓋上去,承銷人依拍賣單上的價格、數量繳款!如果沒有承銷人願意以開始拍賣價格購買,拍賣員會喊出較低的價格,直到有人願意承銷,但仍得連續喊出最高價格三聲才能成交!依規定,承銷人願意承銷的價格若低於開始拍賣價格之80%,拍賣員得獲得貨主或其駐在員同意才能賣出,但實際上都是由拍賣員全權處理,或許立即低價賣出,或許先留置該貨品,待其他貨品賣出後才再次拍賣!所謂人工流動拍賣即拍賣員依貨品排列次序進行拍賣,拍賣員依序移動到正要拍賣的貨品前喊價,承銷人也隨著拍賣員移動!而電腦輔助拍賣是拍賣員與承銷人都聚集到拍賣機前,拍賣員喊出開始拍賣價格並顯示於拍賣機看板上,承銷人以口頭競價,成交後拍賣員輸入成交價格並列印出交易傳票!

拍賣交易的進行是各拍賣員同時分組拍賣各區蔬菜,共約20組!由於零批商通常是一人來採購,不能同時購買各區的各類蔬菜,又零批交易有時間急迫性,購得蔬菜後得整理,零批商需要快速買到所需要的蔬菜,故經營蔬菜品項有專門性,一次承銷的件數多(如5件以上)且選購品質較好的蔬菜。零批商承銷人都會提早到達以利在交易時間之前先行查驗蔬菜之品質與數量作為出價依據。由於拍賣場相對狹小、拍賣貨品常堆放得很高,承銷人查驗品質時會踐踏貨品,故常導致包裝破壞、蔬菜品質受損。而零售商承銷人通常是0400後到達(高價期會提早到達),每次批購件數通常較少(如1-5件)、購買的品項較多(20-30種),故一進入市場後就先購買必要的蔬菜品項(如大消費戶客戶需要量大的品項),之後視情況,遇拍賣價格低就多購買、遇拍賣價格高就少購買。再有需要,就在拍賣場上向承銷人整件購買(這是違規的)或到分貨場上向零批商少量購買(通常不足一件,如10公斤)。

由於拍賣價格取決於承銷人之間的競價,使得價格決定充滿不確定性並容易隱藏弊端,如某貨品之不合理的低價可以解釋為當天該品項的貨源太多或該貨品拍賣時承銷人太少或不滿意其品質而不競價!故同一天不同貨品的成交價格極不穩定。如果是在競爭程度高的情況下賣出,成交價格就很高(會高於現貨交易的販運商之收購價格);反之,成交價格就低(可能是非常不合理的低價)!因此,品質好的成交價格可能低於品質差的;同一批蔬菜,若分次賣出,可能是差異很大的不同價格!這除了是因為拍賣交易之價格決定方式的本質外,一市長久存在的交易弊端更是主因!而由於交易弊端的存在,貨源又很不穩定,目前的價格決定方式對於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非常不公平!

I、價格決定於承銷人間的競價,而承銷人間有著共同利益,易傾向減少競爭而壓低價格。

II、蔬菜為易腐品,農民參加共同運銷無法設定最低成交價格,遇價格決定不合理的情況農民團體無法作立即性的處理,故成交價格很不合理的低,農民也只有接受。

III、一次多件數的拍賣方式阻止了可以參與競價的承銷人數目,徒增交易層次與價差。如在拍賣場上有零批商大量進貨再整件轉手賣給零售商承銷人!

IV、交易當天的貨源無法再作調節,既已供應的蔬菜就只好任由拍賣決定價格!當供應過量時,每個承銷人都可以買到足夠的蔬菜、不會競價而以低價承購,超量的貨源就成為殘貨;亦即,供應超量不僅會造成殘貨,也會導致整體交易價格大幅下降。當供應不足時,因貨源短少承銷人間應該是競爭激烈的,但買者是以零批商為主,彼此熟識、合作性高,尤其有交易弊端存在,故實際的競爭程度會相對降低!

V、拍賣員在價格決定上佔有很關鍵的地位,但不擔負成交價格高低之責任,故很容易產生弊病!承銷人會與拍賣員建立利益相通的關係以多得利益(通常以利誘為手段,有時也會以暴力威脅為後盾);又在交易現場,拍賣員每天與承銷人見面,自然會有情誼,故在價格決定上拍賣員也較會偏袒承銷人。而農民眾多、有蔬菜採收才參加交易,無法像經常供貨的販運商和拍賣員建立密切關係,故會吃虧!

V I、在高價期政府為平抑菜價會要求市場壓低成交價格,但在低價期政府與市場都無法提高成交價格。

雖然一市的承銷人已由1974年的624人增加為1994的1130人,但自開業以來的交易弊端仍持續著,新加入的承銷人在對自己有利的情形下,自然樂於入境問俗地跟著合作、減少競價以壓低成交價格以減少進貨成本。雖然在交易現場沒有看到承銷人之間事先共同協商、給予一致價格的情形,但由於長久的合作關係,承銷人間已很有默契,會視情況很自動地合作,由一承銷人出價,其他在旁的承銷人不競價,甚至協助說服拍賣員以那樣的低價出售,故往往能以相對的低價成交;待成交後,其他承銷人才要求分貨、以同樣價格支付給該承銷人,這種「習俗性圍標」的現象在拍賣現場相當普遍。承銷人間不競價不是不需要這批貨品,也不是價格已達到應有行情,而是不加價仍可以該低價獲得所需貨品而擴大利潤。在這樣的拍賣方式下,承銷人共同合作壓低成交價格是非常自然的,並不是承銷人數目增加就可以打破。遇上這種情形時,拍賣員的堅持不以不合理價格成交是很有幫助的。在交易現場也可以看到拍賣員堅持價格而仍把貨品賣完。只是拍賣員與承銷人每天見面,即使其間沒有利益相通的關係,遇上這種「習俗性圍標」,拍賣員通常也很難堅持合理價格。

更糟糕的是,拍賣員與承銷人之間有利益相通的關係,其影響不僅是那些承銷人所批購蔬菜的價格壓低而已,也壓低整體成交價格。其運作方式如下:

a、在未拍賣前,就已成交;或拍賣員預留某些貨品不拍賣而只賣給某承銷人。

b、在公開拍賣時,承銷人競價激烈,喊出價格在提高中,但某承銷人突然丟印章給拍賣員或拍賣員突然地向某承銷人拿印章(表示他購得此貨品),阻止了價格繼續上揚,拍賣員既沒有連喊三聲,該承銷人甚至可能根本沒有參與競價(此外,拍賣員可能在拍賣單上寫下更低的價格,即該承銷人實際上是以這更低的價格成交)。這是明顯違反規定的,但其他承銷人卻不會抗議,他們當然知道該承銷人與該拍賣員的關係密切,而這樣的弊端存在對於沒有關係的承銷人也有好處,因為如果該承銷人不是整批承銷,其餘剩下的貨源(如一批15件剩下10件)就由這些圍觀的承銷人以同樣的價格承購;而且之後不同批的同品項蔬菜也可能是以這樣的價格成交!

c、如果拍賣員喊出的價格從40元/公斤降到35元/公斤,而承銷人都還不願意承購,拍賣員也不願意再降價而要延後拍賣,但此時若有關係的承銷人出現並要以30元/公斤買這批貨的一部份,拍賣員會同意以30元/公斤出售,然後其他圍觀的承銷人也同樣以30元/公斤的偏低價格承購其餘貨品,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高價期與拍賣員沒有利益相通關係的承銷人願意花時間只是圍觀而不競價的原因。

由於台灣沒有確實的產地價格資訊,故無法以數據來證明上述問題與弊端!而沒有貨源調配與拍賣價格的決定方式也模糊了成交價格低落是否合理!又拍賣員、承銷人都很機警,一有外人來到交易現場就會察覺,故除了如研究者以承銷人助理的角色多次觀察再輔以實務專家的指導或證實外無法發現這些問題與弊端!如果查閱拍賣員填寫的拍賣單,必能發現某拍賣員賣給某些承銷人的價格經常是相對偏低而看出其間關係密切,但研究者無法取得這些交易資料!1996年10月的一個法律事件:五名拍賣員在1994.01-1995.08.間以製造假買與假賣的方式從中舞弊2801萬元(中國時報,1996.10.29.)!其方式是:一批貨品填寫兩張拍賣單(A和B),A的貨主是供貨的農民、B是拍賣員勾結的供應人,貨品賣出時,拍賣員在B寫下成交價格(如15元/公斤),而在A可能填上5元/公斤、購買者為拍賣員勾結的承銷人,如此,從中獲得10元/公斤的不當利益。這個弊案只是一市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的冰山一角而已,也非本研究所揭發的問題或弊端,但這個弊案存在近兩年才被發現正印證著農民參加共同運銷賣得不合理價格非常普遍,又無力要求市場調查或改善!

5.2.3.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

就是因為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政府才需要實施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來協助批發市場掌握貨源!

該計畫的契約對象不是個別農民而是農民團體,新加入的農民團體必須是前兩年6-10月的共同運銷數量大;而原契約農民團體要繼續參加必得去年全期各種契約蔬菜種類之實際供應量達契約數量(即達成率)的50%以上或5個月中至少有3個月以上之月達成率達60%。實施過程是管理委員會決定契約蔬菜品項、數量,及各品項各月的基準價格,如包心白菜1994年6 -10月的基準價格分別是7.12.12.12.12.元/公斤。合格的農民團體依契約品項分別出具產銷班名冊(個別農民之契約面積、地號別及契約數量)向批發市場申請,經批發市場核定確實契約數量後,再報請管理委員會同意。這些程序是在每年3月底前完成!之後,農民團體應依核定的契約蔬菜品項與數量輔導各產銷班梯次栽培以利依約供應!

價差補貼的計算方式是:將一個月劃分為四週,分別計算一週中全部共同運銷蔬菜各契約品項的平均價格(如這一週內共同運銷包心白菜之總成交值除以總數量而得共同運銷包心白菜的平均價格)。如果平均價格較基準價格高時,不予補貼;如果平均價格較較基準價格低時,給予各農民團體的價差補貼標準如下:

*達成率100%-120%之補貼金額為價差100%*契約數量。 

*達成率80%-100%之補貼金額為價差100%*實際供應量。

*達成率70%-80%之補貼金額為價差90% *實際供應量。 

*達成率60%-70%之補貼金額為價差80%*實際供應量。 

*達成率120%-150%之補貼金額為價差60%*契約數量。

但最高補貼金額不得高於基準價格之50%!此外,尚有許多規定,如必得是契約農民生產供應的蔬菜,品質得為上、中品,農藥殘留得合乎標準,並依規定分級包裝,農民團體當天之達成率得在50%-150%之間,又該週內達成率在50%-150%之間的天數得有5天以上等等!

若遇天然災害,一市、二市的總交易量低於900公噸連續三天,於第四天開始實施「每日行情保價」,依據前一天一市、二市之上品的平均拍賣價格及主要產地批發市場行情設定當天各品項之上品的基準價格,中品的為該價格之75%,下品的為該價格之40%!於當天早上10點前傳真給各契約農民團體以利於增加供應量!待一市、二市的總交易量高於950公噸連續三天,自第四天起終止每日行情保價(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1994)。

基於1990年菜價狂飆引來的指責,政府自1991年大幅增加契約數量,冀希提高農民種植意願、增加夏季蔬菜供應量,如一市、二市的契約數量在1990-1994分別是29842公噸,45795公噸,45471公噸,46554公噸及49500公噸!但因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該計畫只給予部份價格補貼而非最低保證價格、契約數量相對總生產量低、及執行上流弊,其實際效果很低,故高價期契約蔬菜達成率低、農民有貨也不願供應!

I、契約蔬菜之市場佔有率低:

契約蔬菜的種類是26種主要的夏季蔬菜,實施對象幾乎只局限於一、二市的共同運銷貨源,故契約數量雖年年增加,但在一、二市的市場佔有率仍低!1990-1992契約數量只佔市場這些菜種的總成交量之35.4%、41.3%與52.1 %,而1990-1994契約數量佔市場全部菜種總成交量之比例是23.3%、31.4 %、31.3 %、31.2%與35.0%(萬鍾汶. 1993a:48-51;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月報表;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1994:37;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94.02.18會議記錄),在大台北地區或台灣整體蔬菜市場的佔有率就更為微小了!

由於契約蔬菜之市場佔有率低,而參加的農民團體約100個,故每個農民團體可以分得的契約數量就很少!雖然在申請時農民團體出具了產銷班農民名冊,但實際核准的契約數量會遠低於申請數量,個別農民團體每天的契約數量都很低,如甘藍約1-2公噸,小白菜約0.3-1公噸(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94.02.18會議記錄),不及0.05公頃的產量!這樣低的契約量,而且依約供應的蔬菜也沒有足夠的價格保障,故沒有鼓勵生產的作用,農民團體也無法實施計畫生產,產銷班名冊只是申請時使用而已,農民自行決定是否種植蔬菜、種植品項與面積!故實際上農民團體是臨時性集合農民生產的蔬菜(只是品質得中品以上)以契約蔬菜的名義供應批發市場!

II、沒有足夠的價格保障:

該計畫並沒有提供最低保證價格的保障,故契約蔬菜的價格風險仍很大!當共同運銷平均價格高於基準價格,就沒有價格補貼,契約蔬菜受到不公平決價的損失完全無法得到任何補償。只有在共同運銷平均價格低於基準價格,才會有價差補貼。但此時蔬菜供給充裕,即使沒有價差補貼,共同運銷貨源也很多,農民是否能以契約蔬菜供應就得視共同運銷主辦人是否將其蔬菜納入契約數量之內,而能否得到及得到多少價差補貼就得靠運氣!如果該農民團體當天達成率是150%以上,一週有三天的達成率是150%以上,或農民供應的蔬菜被評為不合格,則無法得到任何補貼!如果農民有得到補貼,但依照那複雜的計算方式,農民不知道補貼金額、有待主辦人告知,而這可能會有流弊!

此外,受到不合理決價的農民所得價格必不及基準價格!如包心白菜的基準價格12元/公斤,某農民賣得3元/公斤,而該週共同運銷包心白菜的平均價格分別是10、7或4元/公斤,該農民至多可獲得的補貼分別是2、5或6元/公斤(最高補貼金額不得高於基準價格之50%),即該農民實得價格分別是5、8或9/公斤,必低於12元/公斤!

對農民而言,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只是共同運銷的特殊形式而已,有蔬菜要參加共同運銷時,如果被納入契約數量內,就等於參加該計畫!高價期沒有任何補貼,而低價期或許能得到價差補貼,但變數太多、實得價格不確定!故低價期農民參加意願高,主辦人通常只將經常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之蔬菜納入契約數量內!高價期農民參加意願低落,雖然主辦人為確保繼續參加契約的資格會視情況籌措貨源,但達成率必降低。故契約蔬菜的達成率不穩定,1990-1993分別是92.2%、79.6 %、78.9%和86.4%,依各年高價時期長短而有不同!而個別菜種的達成率更為不穩定,1990-1992包心白菜的達成率分別是102.9%、76.8%、63.4%,各月達成率(表5-3)顯示:當一市的平均價格高於基準價格時,達成率降低,甚至不到50%;反之,達成率會高於100%(萬鍾汶. 1993a:48-51;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月報表;自立早報,1991.03.11.)!而1992年7、8月達成率異常偏低,原因應是議價部份之報價過低或拍賣價格比販運商賣給零批商的價格低很多!由於契約蔬菜達成率不穩定,其市場佔有率又很低,故對於穩定批發市場貨源的效益是很低的!


III、執行上的流弊:

當蔬菜供應充裕時,拍賣價格常會低於基準價格,契約蔬菜可能會得到價格補貼、實得價格可能高於產地價格,尤其第二區經常以共同運銷名義參加拍賣交易的販運商因與拍賣員關係良好,實得價格很可能高於基準價格。故在有利的情況下,契約數量很可能被這類販運商佔用,尤其是包心白菜、甘藍、甜玉米、蘿蔔、青蔥、芹菜等期約交易的蔬菜!以包心白菜為例,買青價格15000元/0.1公頃,加上農藥、肥料費用,總成本不超過20000元/0.1公頃,產量以3000公斤/ 0.1公頃計算,再加上0.4元/公斤的採收費用、2.2元/公斤的紙箱費及運費,總成本約9.3元/公斤,而基準價格為12元/公斤,故販運商即使是以買青包心白菜充當契約蔬菜供應仍很有利可圖!這是很嚴重的流弊 ,表面上好像是補貼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實際上大部分的補貼是由販運商享用,而這也是農民團體辦理共同運銷的一大誘因,雖然主辦人也會把部份的契約數量分配給經常參加共同運銷的農民!因第一區代採不參加拍賣交易,故契約數量全由農民使用,這有助於強化農民對共同運銷的向心力!

IV、每日行情保價沒有平抑零售價格的效果:

當災害發生時,共同運銷貨源就大幅降低、契約蔬菜達成率偏低,但一市的拍賣價格具有指標作用,政府為平抑菜價,故得執行每日行情保價,以當時的行情價格為基準價格來吸引契約蔬菜!而這正是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最明顯的例證。如果價格決定公平,何須每日行情保價來吸引貨源?而且基準價格只是當時的行情價格,也不應有價差補貼!1994年7-9月颱風災害很多,實施每日行情保價約50天,一合作社在這期間供應85078公斤參加每日行情保價,得到價差補貼高達57萬,平均6.9元/公斤,足見價格決定不公平之嚴重。同樣的,這樣的價差補貼仍然無法補足農民受到不合理決價的損失,但承銷人卻不會因以購進價格相對低而降低出售價格,在此蔬菜嚴重供應不足的時期,承銷人必會哄抬價格!此外,在高價期現貨交易蔬菜的農民得供貨給代採或販運商以穩固交易關係,而期約交易蔬菜可能早已被販運商買走,故每日行情保價吸引農民貨源的效果不大,市場宣稱增加約10%的貨源!

雖然政府每年在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下支出鉅額經費,1990-1994年一、二市的價格補貼支出分別為1745萬元、4003萬元、3269萬元、7432萬元(夏季蔬菜契約保價運銷計畫. 1994:38)及約9000萬元。但在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之核心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這樣的支出不具實質意義,既沒有保障農民所得、鼓勵生產、穩定批發市場整體貨源的作用,也無助於平抑災害期零售價格!最大的作用應是政府可以向不知上述情形的民意代表與社會大眾聲稱已經採取了「積極的措施」!

5.2.4.其他措施

a.分級包裝

一市自設立以來就很強調分級包裝(蘇振玉,1975:24-25),也透過「夏季蔬菜契作保價運銷計畫」作許多規範(如甘藍僅留三片外葉)。迄今在包裝重量、使用紙箱上已有很大的成效。每件平均重量已由1978年的39公斤降到1994年的24公斤;使用紙箱比率由1989年的49%提昇為1994年的83%(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89:71-74;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94:21),絕大部分拍賣交易蔬菜都是以紙箱包裝,每件包裝重量為20-30㎏。唯蔬菜之分級與整理尚待提昇。

和過去竹籮包裝比較,紙箱包裝有規格化、堆放整齊、可以機械搬運,降低包裝重量、人工搬運輕鬆、一次使用、零批商可以整件賣給客戶(省去再次整理及包裝之成本)、零售商可以進入拍賣交易承購蔬菜(減少零批交易層次)等潛在好處。但由於整個運銷流程無法相配合以致這些好處都沒有完全發揮!如拍賣交易方式阻止零售商、大消費戶進入拍賣交易;批發市場不是使用機械搬運、也沒有盡到保護蔬菜的責任,承銷人的踩踏損壞了包裝及品質。研究也指出:承銷人承購後,只有24%的蔬菜是以整件紙箱包裝出售的(楊世華,1993:74),足見紙箱包裝之省去再整理及包裝成本的效益很低!

平均而言,農民參加拍賣交易的貨品之品質、分級、整理程度確實比代採與販運商的貨品差,但這是拍賣價格決定不公平之必然後果!由於拍賣之價格風險高,品質、分級、整理程度較好的蔬菜未必能賣得較高的價格,農民自然是品質好的蔬菜賣給代採、販運商,而品質差的才參加共同運銷並不注重分級、整理工作! 

b.颱風專案

為平抑颱風期的菜價,一市代政府執行「颱風專案」!其措施是:儲購計畫、在災害期以每日行情保價吸引契約蔬菜、給予大宗蔬菜販運商運費補貼1元/㎏以鼓勵供貨、緊急辦理進口、自營超市以平價銷售蔬菜(政府通常補貼8元/公斤)!1992年7月到1993年6月購儲計畫共貯購12221公噸,由於購儲數量低,而且甘藍、包心白菜是不斷推陳出新、只作約20天的調節,而根莖類於每年2月開始儲藏,之後慢慢釋出,故實際上實質平抑颱風期菜價的效益不大!而緊急進口蔬菜則有船期無法配合、品質不佳、口味不合的問題,效果也有限(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94:31;聯合報,1996.8.5.)。故每當災害發生,菜價仍是飆漲!

c.行情報導

一市除每天早上傳真供應人告知其供應蔬菜之成交價格外,也將當天各品項之交易量及價格報導於電傳視訊上,並編有果菜運銷統計月報及年報!但因拍賣率約只有70%,故統計資料無法確實(然而卻是台灣交易資料最確實的批發市場了)!又由於拍賣價格極很不穩定,故所提供的交易資料難以成為農民運銷決策之參考,而農民只關心自己供應的蔬菜之成交價格!對消費者而言,這樣的價格資訊也不能作為與零售商討價還價的基礎!而學者常以此交易資料作為分析資料以致研究結果錯誤!故如何在制度設計確保產生正確之交易資訊是很重要的課題!

d.農藥殘留檢測

自1987年一市開始採用快速的生化檢驗儀器來抽驗蔬菜之農藥殘留量(二市沒有),一個樣本約15-20分鐘即完成,共有六部設備!(台北農產運銷公司,1989:79-80)。當發現不合格,若該蔬菜尚未成交,不准其交易,並送請衛生單位處理,依據「食品衛生管理法」給予供應人罰款處分或有期徒刑!雖然抽樣比例很低,但偶而的罰款已產生警示作用,已有農民在參加共同運銷之前會主動前往農民團體要求化驗,相對於其他運銷管道全無這樣的管制措施,較能保障消費者的食品安全。

5.3.零批市場

零批市場不僅是許多販賣各種蔬菜品項的零批商聚集處,同時也是各種農產品零批商聚集處,共同滿足各種農產品之零售商與需要各種農產品之大消費戶的需求!零批交易開始時間約05:00,每次交易數量通常視客戶之需要而定,價格由買賣雙方當面議價決定。這樣的交易特性,零售商、大消費戶只要一個人來採購就能夠向合適的零批商快速購得自己營業需要的蔬菜品項、品質、數量,相對於當前的拍賣交易,很適合需要的品項多而每一品項的數量少的零售商與大消費戶之進貨需要,故大部分的零售商與規模稍大的大消費戶從零批市場進貨。

依據進貨來源零批商可分類為代採貨、販運商貨、拍賣貨三種零批商。代採貨零批商販賣品項較多,除各種水菜外,也可能包括其他蔬菜,貨品以大竹籮包裝,每件約100公斤,品質穩定且較好、運輸過程損傷也較少(但在夏季下雨、颱風時有時會發生部份貨件損耗率達50%),出售時只要稍微整理即可,依客戶需要,每次交易數量一種蔬菜5-30公斤都有可能。販運商貨源的品項很多,但個別販運商貨零批商通常專業販賣1-3種蔬菜,包裝形式可能是紙箱、軟竹簍、大竹籮、塑膠袋等,重量不一定,端視零批商與販運商的協定;在銷售時,紙箱、軟竹簍包裝(包裝重量20-30公斤)通常整件販賣,其它包裝通常拆件販賣。拍賣貨零批商販賣品項頗專業,以紙箱包裝,零批商會選購拍賣貨源中品質較好的蔬菜,唯因交易過程中包裝與品質損害,故多要拆件、整理後再出售,較為費工,銷售時每次交易量也是依客戶的需要量而定。整體而言,個別零批商販賣的品項、品種、品質、處理程度都有差異!

代採貨零批商的進貨成本包括代採所報的蔬菜購買價格及其它費用共每件360元。販運商貨零批商與販運商之交易可分為事先談妥品質、數量與價格的交易及行口委賣(品質、數量由販運商決定,價格依零批商當天出售價格,扣除10%的服務費而定),運費都是由販運商負責。拍賣貨零批商之進貨成本即拍賣價格再加1.5%交易值的市場管理費、雇用工人將貨品拖到攤位或貨車的工資每件10元,非分貨場零批商再加載運回營業攤位的成本!與拍賣貨零批商與供應人間關係疏遠、能大幅壓低拍賣價格不同的,代採、販運商貨零批商與供應商的關係都很密切,其成交價格會隨拍賣價格變動但大多是高於拍賣價格而額度不一;即令販運商與零批商之間是屬行口委賣,因販運商不能確知零批商實際的出售價格,零批商會偷價、但也得顧及貨源確保而給予高於拍賣價格的價格;但當拍賣貨源臨時性某品項到貨量不足或整體性供應不足時,在競價激烈情況下承購的零批商之進貨價格會高於其他兩類零批商!而且代採貨與販運商貨零批商的貨源數量、品質較拍賣貨穩定,無論是個別品項或全部品項供應不足時貨源掌握能力都較強而能獲得很高的利潤,但在供應充裕時得幫代採、販運商多些銷貨。故三種零批商都各有其利基,也都利潤豐厚,拍賣貨零批商(與拍賣原有特殊關係者除外)不必然就較有利!

零批商是在自己營業的零批市場擺攤販售蔬菜,任何客戶都可以銷售,而且一個零批市場的零批商數目眾多,表面上似乎競爭很激烈,但實際上個別零批商販賣的品項、品種、品質、處理程度都各有差異的,等於區隔了客戶群,又零批商與客戶間是屬面對面交易,從而會建立交情,零批商對於個別客戶的營業場所、所需品項及品質相當清楚,平日會有私人交往,也可能在年節時送禮,在出售價格上也會給予經常性的客戶優惠,尤其在高價期可能不賣給或以相對較高的價格賣給非經常性客戶等方式來穩固客戶群;對於流失的客戶也能探求原因而爭取回來!另一方面,零售商、大消費戶是每天固定到某個零批市場進貨,又因所需品項多,而價格變動大又不透明化,無法每一種品項都充分比價後才決定向哪個零批商購買,故通常是經常性地向幾個零批商購買,對幾種品項作有限度的比價就決定購買!所以,個別零批商都有很多客戶,而且與客戶關係相當密切,甚至也可能發展出前一晚訂貨並代購其販賣的蔬菜品項之外的貨品之交易關係!由於零批商與客戶的關係如此密切,雖然個別客戶每天購買的品項與數量不固定,但代採貨、販運商貨零批商都可以參考產地供應情形與消費地需求情形估計自己隔天能銷售的大概數量而決定進貨量;拍賣貨零批商則依每天的拍賣貨源供應量、遇上的拍賣價格及自己將出售的價格下之大概銷售量而決定進貨量!

個別零批商在決定出售價格時不會參考一市的拍賣價格(即使是一市分貨場的零批價格與拍賣價格的差距也很大),也不是成本再加固定利潤,而是在確保基本利潤的前提下採行情定價法—依據交易當天所處的零批市場的供需情形決定出售價格!由於個別零批商是獨自決定進貨量,故整個零批市場的總進貨量很不穩定,個別品項的數量更是不穩定!在交易當天,零批商在知道該市場供應量後會視客戶的購買情形而調整價格:需求大時零批商就哄抬價格;需求小時因零批商已依據自己大概的銷售量進貨,雖會降低價格,但仍能以有基本利潤的價格出售,而增加銷售量的方式是請固定客戶多購買(尤其是大消費戶)、拉攏經常性客戶增加購買品項及數量;若仍有少許剩貨,則視情況,或以低於成本的價格賣給專門收購剩貨的零售商,或自己零售,或留待隔日在賣!由於交易當天個別零批市場的貨源幾乎沒有交流,零售商、大消費戶是固定在一個零批市場進貨,故各零批市場是相互區隔的市場,而每天的零批價格視各市場的供需情形會互有高低且差距也可能很大。如同樣是代採貨的小白菜在板橋零批市場的出售價格是25元/公斤,在一市分貨場是33元/公斤;而隔天在板橋零批市場可能是30元/公斤,在一市分貨場是20元/公斤!而且蔬菜品項眾多、價格變動大且不透明化,客戶只能作有限度的比價,在現實上沒有應有的價格,實際上就是個別零批商在某個範疇內自行決定價格,故同一零批市場的價格也是很混亂,即使同一零批商在同一天售予不同客戶的價格也會有不同,這使得零批商往往可以有很高的利潤!

零批商的利潤是很高的,每月必有10萬以上的利潤,但由於價格變動大且不透明化,蔬菜損耗率、零批商投入的成本、每天利潤都不固定,故無法以價差研究的方式來探究零批商之確實利潤!本研究僅以該零批商樣本的實際獲利情形作說明:

該零批商是板橋零批市場代採貨零批商,向兩個主要產地的代採進貨(一個是在「研究產地」第一區),兩個代採所提供的蔬菜品項有一部份是相同。夫妻兩、沒有雇工每天進貨規模通常在1500-2500公斤之間變動,規模中等;但在很特殊情形,一天進貨量可能高達10000公斤(此時得雇工);颱風期時可能低到一天只有400-500 公斤。決定出售價格的基本原則是估計當天蔬菜損耗率加上購進價格及各項成本而得實際成本價格,然後加上2-5元/公斤的基本利潤,再視當天供需情形及蔬菜品質決定實際的出售價格!如購進價格為10元/公斤 ,加上各項進貨成本、販賣時的成本與蔬菜損耗,實際成本價格共約15元/公斤,則基本出售價格在17-20元/ 公斤之間,通常是19-20元/公斤;只有需求很小時才會以17元/公斤出售;如果需求很大,則會高於20元/公斤,21-40元/公斤都有可能,即使在同一天不同時間點的實際出售價格也可能由21元/公斤調高至30元/公斤!此外,在某品項貨源少時,利潤率會很高;購進價格突然降低時,會延緩2-3天調降出售價格;又不同地區代採供應的相同蔬菜品項之價格經常有差異(高價期兩個代採的報價可能是30與50元/ 公斤的差別),必都以較高的進貨價格來計算基本出售價格!在正常經營規模下,其實際利潤一天至少賺3000元,而一天賺7000元、10000元、20000元及以上都是有可能;在很特殊的情形下,如春節前三天的銷售量特大(即一天賣10000公斤),一天可能賺9萬元。而颱風期其利潤是大好大壞,必會視需求而哄抬價格,但如果蔬菜損耗率很高,則可能會有虧損!

總之,零批商的利潤是很高的!最主要的原因是零批市場是產地蔬菜供應與消費地蔬菜消費的連結點,零批商佔據很有利的市場位置:

I、零批商既是連結體、也是隔絕體!共同運銷價格是被不合理壓低,而代採、販運商雖都有其利潤空間(或也有很不錯的利潤),出售價格會高於共同運銷價格,但無法直接賣給零售商、大消費戶;另一方面,大部份的零售商、大消費戶無法直接向代採、販運商進貨,也不能參加拍賣交易,只有向零批商購買,雖知道零批商的進貨進格與出售價格差距很大(如拍賣價格很低是眾所周知的),但也無可奈何,零售商、大消費戶只能關心依零批價格來調整進貨量以使自己有利潤!

II、零批商對於產地供應情形或拍賣貨源到貨量與消費地需求情形都很清楚,在經營上又會穩固客戶群,故可以適當地決定進貨量、在進貨量稍大時也能請固定的與經常性的客戶多購買;而且零批交易是屬現貨交易,無論進貨價格高低,零批商都會以有利潤的價格出售,尤其可以依據所處零批市場的供需情形抬高價格!

III、蔬菜價格很不穩定且不透明化,個別零批商販賣品項、品質、整理程度、出售價格各有不同;而零售商、大消費戶所需品項多,只能作有限度的比價,故零批商往往能夠享有很高的利潤!

雖然零批商的利潤很高,但卻有很大的進入障礙,前提是在零批市場取得攤位,而更重要的是如何確保銷路!剛進入零批業時無法知道相關秘訣(如如何決定進貨量與出售價格等),固定客戶又不多,將經常有很多殘貨而不堪賠累!

5.4零售市場

由於大部分消費者是以到傳統市場購買蔬菜為主,故本節只討論傳統市場之蔬菜零售商經營特徵。
傳統市場是各種生鮮農產品及其他日用品之零售商的聚集處,消費者能夠很便利地在此購得日常所需的各種物品;在農產品方面,溫體豬肉、活蝦、活魚、現殺的雞肉、新鮮海魚等深受消費者喜愛,但有地板潮濕、零亂、五味雜陳、夏天悶熱等購物環境缺點;大部分市場的營業時間為07:00-13:00,17:00後部份地點有黃昏市場,而且交通便利處也有少數攤販聚集!各傳統市場的規模因客群數不同而不同,市場內蔬菜零售商數目可能只有6個,也可能多達30個,但市場外都有很多違法的蔬菜流動攤販,故可視為沒有進入障礙。個別傳統市場的客群數大多是附近的住戶,研究指出:個別傳統市場的客群有97%是固定的(陳紀元,1994:10)!和超市不同的,傳統市場的蔬菜零售商除銷售給消費者外也都有大消費戶客戶。不到零批市場進貨的大消費戶(如每天需要的蔬菜數量不大或沒有人可以到零批市場採購等)就只有向附近的零售商購買。而個別零售商每天賣給大消費戶的數量就視其大消費戶客戶的數目及其每天的蔬菜需要量而不同!零售商與大消費戶客戶的交易關係通常很穩定的,與消費者的關係則較為疏遠,但零售商會以免費贈送蔥、薑等調味用蔬菜,提供烹飪知識,與親切服務態度等方式來穩固消費者客人,此外,也會以販賣與其他零售商不同的品項(也可能包括非蔬菜)及不同的蔬菜品質與整理程度以造成服務差異性、吸引消費者客人!因個別傳統市場的客群非常固定,雖然每天來客數不同,但零售商基於長久的經驗可以估計消費者客人大致的需求!故零售商無論是到零批市場或從拍賣交易進貨,在了解進貨價格後都可以適當地決定進貨量以避免殘貨過多!部份規模大的零售商(每天進貨量400公斤以上)可能會從拍賣交易進貨;其餘則到零批市場進貨!

由於大部份零售商的經營規模通常不到200公斤,進貨後得整理蔬菜、販賣過程會有損耗,也可能會有殘貨,故零售商訂定出售價格時要求的利潤率很高,基本上是採行情定價法,以所處市場之消費者能夠接受的價格為主要考量(但售予大消費戶的價格會略低於零售價格),故高所得社區之市場的零售價格會較高,而從拍賣交易進貨的零售商之售價也是參考同市場的零售價格(即其利潤率更高)!但即使在同一市場個別零售商的售價也是很混亂,同一種蔬菜的售價之差異可能高達25元/公斤,除了因個別零售商的進貨價格、蔬菜品質與整理程度不同造成的差異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個別零售商的定價策略不同、對於販賣的各品項所要求的利潤率不同!

零售商對於各蔬菜品項所要求的利潤率是不同的:包心白菜、甘藍等大宗蔬菜因消費者容易知道價格,其利潤率會較小,出售價格通常較進貨價格高5-8元/公斤;水菜因販售過程損耗較大通常是15-20元/公斤;而價格較高且一般零售商較少販賣的蔬菜品項,如碗豆、洋菇等,通常是30-50元/公斤!因零售商已預估需求量而決定進貨量,通常會堅持價格;但當需求很小時會視情況降低售價以免殘貨太多;但下列情形則會提高利潤率:

I、販賣的蔬菜品質較好、整理程度較高。

II、個別或全部品項供應不足時,尤其是災害期!

III、假日、節日等需求較大的日子。

IV、當進貨價格降低時,零售商延緩幾天小幅調低售價!

如此,再加上零批價格的混亂,同一市場的零售價格就非常混亂!

為什麼同一市場的零售價格能夠這麼混亂呢?理論上,在同一市場有許多零售商,其間競爭應是很激烈的,除了應有的價格差異外,為什麼個別零售商能夠或敢要求更高的利潤率呢?主要原因如下:

I、蔬菜價格變動大且不透明化,消費者無法知道零售商的進貨價格與經營成本,而且同一種蔬菜之品質、整理程度都有差異,不能以價格高就判定零售商的利潤率相對較高。

II、零售商的售價不標示而是消費者詢問後才告知,消費者要作充分比價很費時間!

III、消費者在選購蔬菜時以蔬菜品質為首要考慮因素,價格相對地不是重要因素;而且蔬菜品項眾多,消費者經常變換購買品項,每次購買的一種品項之數量少(如300公克),消費者不會太在意價格,許多消費者是不問價格就購買了!而且蔬菜經常供應充裕,零售價格通常是消費者能接受的範圍內;只有在災害期零售價格全面大幅上漲,消費者才會抱怨頻頻!

IV、消費者到傳統市場是一次購齊所需各種生鮮農產品,故購買的品項很多;即使重視價格的消費者在購買時會探詢價格及討價還價,也不可能對要購買的每一種蔬菜都作充分比價才購買及每購買一種蔬菜都討價還價!

故個別零售商要求更高利潤率的蔬菜也能賣出!而且零售商在經營上也會刻意避免價格競爭,如免費贈送調味用蔬菜、提供烹飪知識、親切服務態度,與販賣不同的品項、品質、整理程度之蔬菜等等;又個別零售商販賣的品項多達20-30種,零售商會部份品項以很低的利潤率出售(這些品項會標價或高喊價格)以吸引消費者前來購買,而同時也賣出其他品項。即使鄰近兩個零售商會有價格競爭,零售商對於會競價的品項會少量進貨而多進些對方不販賣的品項;或也維持正常進貨量,待對方該品項賣完之後才以較高價格賣出!總之,大部份零售商經營規模小,販賣蔬菜要求很高的利潤率是必然的,而在價格變動大且不透明化的情況下,消費者選購蔬菜不很重視價格、又難以充分比價,零售商在進貨時也已衡量銷售量與競爭情形,故往往能以更高的利潤率賣出!但由於零售商與消費者的關係較為疏遠,故每天會有數量不定的殘貨,其處理方式或於12:00之後以較低價格出售,或請大消費戶客戶多銷售,或到黃昏市場銷售,或留待隔日銷售!也因此零售商每天的利潤不穩定,自零批市場進貨的零售商每天的利潤通常在1000-3000元之間變動!

雖然零售商的利潤也相當不錯,但會低於代採、販運商及零批商!論者將蔬菜運銷價差的責任都歸諸於零售商經營規模小並不適當;而且無論中間商的利潤多高,除了與拍賣員有勾結的零批商外,終究都是正正當當做生意獲得的,其所造成的運銷價差大的問題只有靠運銷制度的演變或改革來解決。然而,以目前的情勢看來,政府、學者寄望的超市與直銷之發展不是可行之道!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758018

1997蔬菜運銷制度研究之第六章
June 27, 2007

第六章 所謂的「直銷」

6.1.超市

6.1.1.超市的經營特色

台灣超市可分為兩種類型:專業超市與量販店。專業超市又可因同一個企業設立之家數不同而區分為連鎖化與單店經營兩種,販賣項目都是以一般家庭日常所需各種用品為主,包括生鮮、冷凍及加工的農產品、調味品、糖果、餅乾、米、煙、酒與清潔用品等;只是連鎖化超市具有水平整合效果,可以聯合進貨。專業超市都是設立於市區,大多沒有停車場。而量販店販賣的商品遠較專業超市多,還有電器、衣服、運動器材、文具等等,量販店需要很大的賣場,多設於市郊並備有停車場,消費者得開車前往採購。

就生鮮農產品而言,專業超市都是以小包裝銷售。而量販店是採類似傳統市場經營方式,不全以包裝好的方式銷售,如魚是消費者選購後再現場處理;包裝好的品項之單位重量也較大。專業超市販賣蔬菜的風格是冷藏小包裝,蔬菜要經過清洗、整理及精美包裝。水菜是250公克的小包裝,甘藍或包心白菜是切半或整顆以保鮮膜包裹;根莖類、花果類則視大小1-4個用托盤及保鮮膜包裝或只用保鮮膜包裹。而量販店的水菜之包裝重量是300公克,其他品項大多不包裝。量販店販賣蔬菜主要是吸引顧客前來購物,利潤率較低,約20%,通常是在虧損狀態下經營,蔬菜品質較專業超市的差,出售價格必低於專業超市,或也低於傳統市場!其銷售量很大,每天進貨量可達7-10公噸。雖然量販店蔬菜銷售量很大,量販店設立的家數也尚有成長空間,但其客群佔總消費者比例仍很低,也不符合目前消費者購買生鮮農產品頻率高而每次購買項目多、數量少及在住家附近購買的習慣,故在此只分析專業超市的經營狀況!

和傳統市場不同的,專業超市是一家賣場較大(約800-1000 M2)的零售商店,雖然販賣品項眾多以滿足消費者「一次夠足」的便利性,但與眾多零售商聚集的傳統市場比較,在規模、供應品項、服務、價格上都無法競爭,尤其消費者購買生鮮農產品特別重視新鮮度,喜歡現宰雞肉、魚肉、活蝦、溫體豬肉等,都不是超市所能供應的,故大多數消費者是以到傳統市場購買生鮮農產品為主,這從消費者購買時間集中在早上,與傳統市場營業時間相符,及超市開店時間約09:00,已快過消費者購買的顛峰時間(07:00-10:00),即可得到印證。但相對於傳統市場,超市也有其優勢,如購物環境良好(明亮乾淨、有冷氣、有音樂),生鮮農產品有冷藏、擺設位子固定、有標價、可以節省選購時間,營業時間到22:00,可以滿足不願或不能到傳統市場購買的消費者的需求,即使價格較高。故就生鮮農產品而言,超市與傳統市場是區隔市場,而超市的客群相對很少。但生鮮農產品卻是超市的經營命脈,吸引不願或不能到傳統市場的消費者前來購買生鮮農產品的同時也購買其他物品,對於整體營業額很有助益。尤其在災害期,消費者以買到蔬菜為主要考量,而且超市蔬菜價格與傳統市場的差距縮小,超市蔬菜常是銷售一空,整體營業額大幅提昇!表6-1為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所屬超市1994年各月的總營業額及一家超市平均的營業額。該年7-10月因颱風的關係,超市平均營業額較其他各月高;尤其是8月因政府補助該公司18家超市以較低價格銷售蔬菜,其超市的營業額特別地高!顯示超市蔬菜價格如果相對較低,對於整體的營業額幫助很大。


超市生鮮農產的售價較傳統市場高的主要原因是:超市的賣場大、店面租金高、設備投資大、冷藏費用高、人工費高(都是僱工的)、銷售上得課徵5%的營業稅(傳統市場零售商可以免除這些成本或相對地非常輕),故成本較高、售價得較高;再加上消費習慣的關係,超市生鮮農產品的銷售量小而且會有殘貨,昂貴的設備投資無法發揮規模經濟;而且也因為是區隔市場,超市的客群更不重視價格,而農產品價格變動很大且不透明化,超市可以要求較高的利潤率(蔬菜通常是25-30%,其他都是30%以上),故除了促銷品項外,超市生鮮農產的售價都較傳統市場高。超市販賣生鮮農產品除蔬菜外都能獲利,對於整體營收也很有幫助,尤其生鮮農產品之外的其他項目之毛利率約30%,經營成本低、沒有殘貨問題、三個月後才付錢給供應商,而一家超市每月一千萬元以上的現金收入對於企業資金的週轉非常有助益!故超市必會販賣生鮮農產品,即使販售蔬菜往往是虧損,也是必須的販賣項目。

6.1.2.超市蔬菜的競爭力

如同前述:超市的生鮮農產品無法與傳統市場競爭,其客群與傳統市場的不同、但相對很少,超市蔬菜也是無法與傳統市場競爭的,以下分別從銷售上及進貨上兩方面來分析:

a、銷售方面

I、大部分消費者是在傳統市場購買生鮮農產品,而且每次都購足所需的各種農產品(包括蔬菜);超市生鮮農產品的客群少,其蔬菜銷售量也就少。以一家超市平均每天的進貨量而言,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超市約1100公斤;「中青公司」供應的松青超市約220公斤,其他超市約是140公斤;而合作社PC場所供應的超市都約在100-300公斤之間。足見除了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超市因同時經營批發市場之特殊形象(但其蔬菜價格與其他超市是互有高低)每天進貨量較大外,大部分超市的進貨量只與傳統市場的一個蔬菜零售商相近而已,即銷售量很小,不具規模經濟。

II、超市蔬菜,除了2-3樣促銷品外,售價都是高於傳統市場的,如傳統市場水菜價格約35元/公斤時,超市價格約50元/公斤。其原因是:除了上述超市販賣生鮮農產品的經營成本高與競爭劣勢外,超市小包裝蔬菜之包裝成本高以致進貨價格較高、售價得較高;又超市在定價時不以傳統市場為競爭對象,利潤率通常是25-30%,也可能是40%,故超市蔬菜之售價都是高於傳統市場的;而在災害期其間差距會較小,其原因是超市蔬菜包裝成本高的效果降低,而傳統市場蔬菜零售商提高的利潤率可能高於超市。

III、超市的銷售對象只有消費者,客群少且購買量不穩定,故若進貨量不當,就容易產生殘貨;而且陳列販售任由消費者挑選,可能弄亂蔬菜品質,而品質較差的蔬菜會成殘貨。

IV、超市蔬菜包裝良好,但包裝良好不是消費者選購蔬菜時重視的因素;而且包裝良好影響了消費者對蔬菜品質的辨識,若買到品質較差的蔬菜,會對超市蔬菜留下不好的印象;又消費者認為超市蔬菜是冷藏的,新鮮度較不如傳統市場。

雖然超市販賣蔬菜有25-30%的利潤率,但經營成本高、淨利潤低,又客群少,銷售量小而不穩定,容易產生殘貨,故超市販賣蔬菜通常是虧損的。即令是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超市蔬菜進貨量大,但因經營上以供銷中心(即PC場)為主,超市的實際進貨量常會大於訂貨量,殘貨問題很大,故也是虧損的。

b、進貨方面

既然超市蔬菜的銷售量小、不具規模經濟,在進貨上就不較傳統市場零售商有優勢!單店超市或沒有設立蔬菜PC場之連鎖超市在進貨上就得依賴供應小包裝蔬菜的廠商(無論是否為農民團體),由於小包裝蔬菜的包裝費用高(在產地約8元/公斤)且配送成本高(註6-1:通常供應廠商是將配送成本加於出售價格內,但有一合作社是在出售價格之外加收300元的配送費用),進貨價格必高於傳統市場零售商。即令設有蔬菜PC場的連鎖超市在進貨上也沒有優勢,其原因如下:

I、進購上較零批商不利:

連鎖超市PC場的經營規模遠大於零批商。如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供銷中心供應18家超市,每天供應約20000公斤的小包裝蔬菜;中青公司供應55家超市,每天約9500公斤。但連鎖超市PC場經營品項多達100種,個別品項進數量少,以中青公司為例,包心白菜平均每天的銷售量約800公斤,甜椒120公斤,小白菜100公斤,空心菜140公斤,芥蘭菜50公斤,都遠低於經營品項頗有專業性的零批商之銷售量;以相同比例計算,供銷中心包心白菜每天的銷售量約1700公斤,甜椒250公斤,小白菜210公斤,空心菜300公斤,芥蘭菜100公斤,水菜類與零批商銷售量相近,而其他品項仍是較低。故只就數量而言,連鎖超市PC場在進貨上就較零批商不利,而且台灣蔬菜生產特性與目前的運銷制度對其進貨更是不利!

台灣蔬菜生產具有「蔬菜品項眾多、產地分散而各產地的生產品項有集中性」之特性,而PC場需要品項多達100種,個別品項的銷售量相對很小,都無法像代採、販運商般直接與農民交易而壓低進貨成本!又PC場通常只設置2-3個採購人員,每個採購人員負責採購的項目都很多,在現實上侷限了其採購來源。以一市分區同時進行、多件數一次拍賣的交易方式,除了供銷中心享有特權外,其他PC場都無法從拍賣交易進貨。到產地批發市場進貨則有交易時間合適性、農民供應品項充足性、商品形式合適性與價格較高等問題,如「研究產地」第一區該批發市場上農民以販賣水菜為主,商品形式只適合零售商,價格也較代採價格高;而另一重要產地批發市場是以農民販賣當地生產的蔬菜為主,品項有限,價格會高於共同運銷價格,交易時間在早上,不適合PC場的進貨,只有中青公司的產地PC場到此進貨。故連鎖超市PC場是很難以直銷的方式進貨,即令是向農民團體進貨,因農民團體的「直銷」業務都是私人化經營(見6.2.),向農民團體進貨與向零批商、代採、販運商進貨無異!

以實際情形而言,供銷中心設立於一市,其貨源約有1/3是來自一市的拍賣貨品,其餘是向零批商或農民團體購買!拍賣貨品之貨源並非實際參加拍賣交易取得而是以特權在拍賣交易之前就將品質好的蔬菜拖走,而以同一批蔬菜之剩餘貨品(品質可能會較差)的平均拍賣價格來決定其支付價格!中青公司分別在台北市與兩個主要蔬菜產地設立PC場。雖有兩個PC場設立於產地,但其進貨來源,除了約30%是在一產地批發市場直接向農民購買外,其餘都是由販運商、代採、零批商供應。而著名的惠康連鎖超市之蔬菜PC場設立於台北縣,進貨來源分別是零批商、農民團體及每天到「研究產地」第一區之該產地批發市場向販運商採購。故連鎖超市PC場並無法開創出新的運銷管道,而只能依附於所謂的「傳統運銷管道」,絕大部份的貨源是向零批商、代採、販運商或農民團體購買,在蔬菜運銷制度上的定位界於零批商與零售商之間!許多貨源是來自零批商就是最明顯的證明;即令是向經營品項有專業性的販運商、代採購買,因個別品項的進貨量低於零批商,其地位也就不如零批商;而農民團體的「直銷」貨源中也有很多是購自販運商,徒增交易層次!整體而言,連鎖超市PC場在進貨上較零批商不利!

更不利的是,和零批商之老闆即採購人員不同的,連鎖超市PC場的採購人員會以買到貨源(尤其颱風期的貨源掌握)為主要考量,而不會積極降低購進價格!又蔬菜價格很不穩定且不透明化,蔬菜品質差異很大,故很容易產生採購人員賺取價差或向供應商拿回扣的情形而提高購進價格;或表面價格相近,但蔬菜品質較差,這也等於實際進貨價格提高!

II、包裝成本高

中青公司在產地的PC場,1公斤的小包裝蔬菜只計算人工費及材料費的包裝成本就要6-10元,平均約8元/公斤;即不計PC場的職員薪資、設備投資、水電費等經營成本,蔬菜的包裝費用平均約8元/公斤;水菜的小包裝特別費工,包裝費用約10元/公斤,而且包裝工人得很熟練,否則蔬菜損耗率會提高!而在大台北地區的工資較該PC場約高40%,足見設立於大台北地區的PC場之包裝費用會更高,又為掌握貨源,故會向產地農民團體購進小包裝的水菜!在配送上,連鎖超市PC場是將蔬菜與其他生鮮農產品一起配送,故配送成本會低於單店超市!

III、蔬菜損耗較大

連鎖超市PC場是在傳統運銷管道中取得蔬菜貨源、整箱或整籮進貨,故同樣會有蔬菜損耗、分級不清的問題;而且由於供應對象只有超市,要求品質較高,貨源中品質較差者得丟棄,而這一部份蔬菜零批商或零售商可以找到適當的銷售對象,故連鎖超市PC場的蔬菜損耗率是相對較高的。

IV、PC場也要求利潤

超市與PC場雖是屬同一公司,但終究是屬不同的獨立部門;PC場也要求利潤,通常是依蔬菜購進價格加上蔬菜損耗、包裝成本,再加20-30%的利潤率,為PC場賣給超市的價格;但會考慮其他超市的競爭,調整PC場及超市的利潤率而定出各品項之超市出售價格!

整體而言,連鎖超市PC場的進貨價格會高於零批商而低於零售商,但因包裝成本高、蔬菜損耗較大、PC場的利潤,其供應連鎖超市的價格會高於傳統市場零售商進貨價格很多,故連鎖超市在進貨上也不會比零售商有優勢!亦即無論是單店或連鎖超市在進貨上都不會比零售商有優勢,而蔬菜是超市必得販賣的項目,與傳統市場是區隔市場,除了2-3種促銷品外,超市蔬菜的售價必高於傳統市場!而政府宣稱「超市與直銷的發展可以穩定菜價及縮短運銷價差」是矇騙社會大眾的謊言!

6.2.農民團體的「直銷」業務(以合作社為例)

6.2.1.新型蔬菜運銷商人

發展直銷是政府現階段穩定菜價、改善蔬菜運銷制度的主要措施,而在輔導措施上只能以行政命令要求國軍消費的蔬菜由農民團體供應及補助農民團體各項設備、設立蔬菜PC場以利直銷超市!但由於農民團體直銷業務的私人化,無論其「直銷」數量多大,都無法達到政策上宣稱的「縮短交易層次,減少中間費用,提高農民所得,減輕消費者負擔,穩定菜價」的效果。

政府輔導「直銷」國軍的作法是一個國軍副供站所需各種蔬菜都由一個農民團體供應,而農民團體銷售超市的品項都是應超市的要求,故個別農民團體這兩項業務每天所需的蔬菜品項至少70種。以台灣「蔬菜品項眾多、產地分散而各產地的生產品項有集中性」之生產特性,任何農民團體都無法以真正的直銷方式來辦理這兩項業務,其社員生產、供應的蔬菜品項絕不超過10種,故必得向社員以外的農民或販運商購買蔬菜。既然得購買以獲得貨源,而蔬菜價格很不穩定且不透明化,就容易產生作假帳的問題,故農民團體的這兩項業務不可能是社員的合作事業,而必是私人經營的!以合作社而言,這兩項業務是合作社領導人的私人生意。即使是向社員購買蔬菜,也和代採、販運商與農民的交易無異,也不會有盈餘分配。因此,農民團體這兩項業務的經營人只是「新型蔬菜運銷商人」;對農民而言,沒有所謂的「直銷管道」,也沒有提高農民所得的效果。故政府輔導農民團體銷售國軍及補助各種設備,只是圖利這些「新型蔬菜運銷商人」,雖可矇騙社會大眾,實際上卻毫無正當性!

在22個合作社樣本中,有6個辦理這兩項業務,分別以A.B.C.D.E.F.稱之,每天的銷售數量大約如表6-2。

各合作社銷售國軍的數量依分配到的國軍副食供應站的數目及其所需蔬菜數量而不同,A、B皆銷售兩個副供站,C、F只銷售一個。而各合作社銷售超市的數量則視其超市客戶數與訂貨品項及數量而不同。一家量販店一天的訂貨量可能高達7-10公噸,也可能只有2-3公噸,一個連鎖超市PC場一天的訂貨量可能1-3公噸,而單店超市通常只有100-300公斤,也可能一天只要20公斤。A、B銷售超市數量都非常大,其客戶都包括量販店、連鎖超市PC場及單店超市。C原本也銷售超市,因不堪虧損而停辦;D原本銷售超市的數量不到2公噸,在受訪前不久,A因產能的關係將一個新客戶(沒有蔬菜PC場的連鎖超市)轉移給D,而數量增加為4 公噸;E受訪時銷售超市的業務才開始半年,正處於拓展業務階段銷,售數量尚低!

這6個合作社除了F位於「研究產地」第二區外,其餘皆位於第一區;第一區5個合作社中,只有A有與農民契約生產水菜外,其餘都是臨時性以代採的收購價格向農民購買水菜,而其他品項主要是向第一區的該批發市場之販運商購買;而第二區的F之全部貨源主要都是向該批發市場的販運商購買。
其他16個合作社沒有辦理這兩項業務之原因是:國軍的市場已被分配完畢;而銷售超市方面是:I、包裝成本高、個別超市訂貨量小以致配送成本高,而且經營上很麻煩。II、市場小、競爭大、利潤低,要開拓市場也困難。其中1個在第一區的合作社也曾銷售超市,因利潤微薄而停止。同樣的,前述6個合作社,除了A與B外,其他4個也都以同樣的理由聲稱銷售超市的利潤微薄!

6.2.2.銷售超市

合作社銷售的超市,包括量販店、連鎖超市、單店超市。其間沒有契約,但交易關係短期內頗為穩定,超市每天向合作社訂貨,每天訂購的品項及數量不定,合作社再據以「代採兼代工」,價格通常是由合作社決定,但會考慮市場競爭力!對量販店(都不設置蔬菜PC場)的服務:水菜類是300公克的小包裝,其他品項是20-30公斤的紙箱包裝,直接送到賣場;對單店超市及沒有設置PC場的連鎖超市的服務:全部品項都是小包裝,直接送到賣場;對連鎖超市PC場的服務:水菜類為250公克的小包裝,其他品項通常是20-30公斤的紙箱包裝,也可能是小包裝,送到超市PC場。

合作社銷售超市的競爭優勢是:

I、貨源掌握,尤其是災害期之水菜類的貨源掌握:

蔬菜是超市必須販賣的項目,尤其在災害期更是吸引消費者的利器,對於超市營業額有很大的幫助,故在災害期超市對蔬菜貨源的掌握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尤其是易因災害而減產、冷藏期限短的水菜。銷售超市的5個合作社中有4個位於第一區,其水菜貨源的掌握能力強,也容易自該批發市場上的販運商取得其他品項;位於第二區的F與該批發市場的販運商有固定的交易關係,掌握貨源的能力也強!而合作社在經營上都會在災害期不銷售給沒有交易關係的超市,故超市為了災害期的貨源掌握,會每天向供應的合作社進貨。

II、政府補助合作社各項設備:

一合作社提供的資料:其PC場含建築物,共投資21600000元,其中政府補助了10200000元,佔投資金額的47%,大幅降低了經營成本!而已有硬體設備及合作社的名義容易取得超市的信任感而爭取到客戶!如量販店或連鎖超市PC場的採購人員可向企業主聲稱是向合作社進貨而獲得同意!

III、提供小包裝服務:

除了設有PC場的連鎖超市外,其他超市都需要廠商供應小包裝蔬菜,即使連鎖超市的PC場也因水菜小包裝很費工而需要購進小包裝水菜!而合作社正好提供了這樣的服務,又合作社在產地,工資較為便宜,雖然包裝成本仍是很高。

雖然合作社在銷售超市上有以下的競爭劣勢:

I、合作社在產地與超市客戶距離遠,聯繫上的成本增加,配送費用也提高,而且超市有時得臨時性進貨,因距離的關係,合作社的機動性低;為了彌補這個缺點,有3個合作社還在都市地區設置冷藏庫與聯繫人員而提高營業成本!

II、合作社的蔬菜進貨價格經常會高於一市的承銷人,在蔬菜供應充裕時合作社在價格競爭上處於劣勢。

但基於上述競爭優勢,合作社還是能夠銷售超市。

6.2.3.銷售國軍

銷售國軍的蔬菜是屬中品,但品質都有明確的規定(如青蔥之白色部份的長度),價格決定的方式如下:

1.以一市各品項之中品前五天的平均價格為各品項的基礎價格。

2.葉菜類的交易價格為基礎價格+20%作業費,最低價格為7.2元/公斤。

3.根莖類、花果類的交易價格為基礎價格+15%作業費,最低價格為5.2元/公斤。

4.非季節性蔬菜或一市沒列價格之品項以議價決定(賴明志,1994:33-34)。

這樣的價格決定方式對供需雙方都各有風險!但一市的拍賣價格是被壓低的、議價部份之價格會低報,即一市的平均價格是偏低的,合作社向販運商購買的價格通常會高於一市的價格;而且蔬菜品質有明確的規定,如果中品的數量不足,得以上品供應,對於合作社似乎很不利。但實際上合作社領導人會與國軍副供站的主管關係良好(即給予回扣)而以品質較差的蔬菜供應,故對合作社領導人而言,銷售國軍是很有利的生意,只是價格得依規定核算並得繳交交易值1%的手續費給省農聯社。

此外,合作社銷售國軍還有以下好處:

1.每天所需的數量大且相當穩定,有助於合作社大量購買及掌握貨源。

2.供應的蔬菜不用清洗,處理上很省工,成本低。

3.合作社可以判斷價格趨勢,在上漲前大量進貨、冷藏。

4.也銷售超市的合作社可將貨源中品質好的銷售給超市,而品質差的銷售給國軍,降低銷售超市的蔬菜損耗率!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8758066

新埔高接梨產業輔導
July 27, 2007

台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 陳俊名技士整理

台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為輔導新埔高接梨產業發展,
近一年來邀請東勢高接梨專家劉龍麟先生數度前往新埔,進行高接梨果園栽培管理診斷及技術指導。綜言之,當前新埔高接梨果園栽培管理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果農在自生產橫山梨(俗稱的粗梨)轉型為生產高接梨過程中尚沒有發展出一套合適的栽培管理模式!生產高接梨,相對於生產橫山梨,需要更精細地照顧果樹,但長久來果農在單打獨鬥追求生產高品質高接梨過程中,雖然要賺錢的慾望很強烈(以相對較低成本種出好品質多產量高接梨以提高單價及收益),卻沒有自力發展出合適技術,也沒有自外(如東勢)引進參考模式,於是梨樹枝條凌亂及空洞化、樹勢衰弱,農民只知想當然耳地多施肥多施藥,甚至誤信廠商推銷的秘方,不僅增加了生產成本,又可能適得其反,傷害了樹體及果實品質。當務之急,新埔高接梨果農應回歸重視高接梨果樹栽培之基本面,然後再循序漸進改進、發展適合新埔的栽培管理模式。

一、果園土壤需要培育

土壤是果樹栽培最基本的必要條件之一,先要有健康的土壤才會有健康的果樹。土壤要有活力,果樹才能發揮生產力。健康的土壤不僅提供果樹根系健壯生長,而且能抑制病原菌繁殖。富含活力的土壤才能緊緊抓住果樹需要的礦物元素,活潑自然界的營養循環。

土壤與植物長久以來都是相互依存、相互培育。紥根土中,植物才能存活;依靠植物健壯的根系輸入已被轉換的大自然能源(光合產物)促使土壤物理性、化學性、生物性產生變化,土壤才能發育。然而,果園土壤會因長期不當耕作及錯誤的栽培管理而停止發育,進而老化、酸化、硬化,這已是果園土壤的普遍現象。土壤改良一直都被提醒著,但實際上卻也一直都沒有很好的改善,為什麼?土壤惡化的主因既然是錯誤的栽培管理,那麼,改進方式應如下:

1.首先要改變的是果樹的栽培觀念:多肥料、多農藥、頻用除草劑是錯誤的果樹栽培觀念,會對土壤造成很大的傷害,不僅不能保證有良好的收成,反而常會造成果樹生育障礙,影響梨果品質及收益。

2.要慎選資材來活化土壤,增進地力,幫助土壤發育。應避免投入有污染之虞的堆肥。改良土壤酸性的資材要注意塩基的平衡狀態,避免單種塩類的過度累積。

3.將改良資材深耕入土,以目前農村的人力狀況,這是土壤改良的一大難題。幸好新埔地區大部分梨園都在緩坡地,利用小型怪手,分年局部深耕是易行而且有效的方式。

二、寄接母樹(橫山梨樹)樹型需整枝修剪

整枝與修剪的目的是要調整樹勢、增強活力、改正枝條凌亂及空洞化問題、促長新芽以培育短果枝群及側枝、增加葉面積、有效利用陽光、節省工作人力、降低病蟲害孳生。果樹健康旺盛自然就不容易受到病蟲害侵擾,故整枝修剪在病蟲害防治上是比施灑農藥更為重要!

果樹本身其實具備自我更新自我強化的功能,但這樣的自我調整能力往往在長年不當的栽培管理過程受到抑制而不彰。當果樹不斷抽出粗長的徒長枝時,其實是因為根系弱化(切記,那絕對不是樹勢旺盛的表現),果樹要利用徒長枝生產大量的光合產物回流根部作為更新根系的能源以強化根系及樹勢。然而高接梨卻是利用母樹的徒長枝嫁接梨穗(花)而生產果實,農民多施氮肥,每年長出大量的徒長枝,其所生產的光合產物都被運移到高接的果實,並沒有回流母樹根部,作為根部更新之用,於是根系漸趨衰落,吸收養分功能弱化。年復一年,結果就是目前所看到的,樹勢普遍衰弱,因此,必須利用整枝修剪技術以強化樹勢,也旺盛根系,這在高接梨栽培管理上尤為重要。

年輕梨樹若沒有做樹型管理,地上部看得到的是水平誘引過多的大枝,大枝間的生長空間不夠,互相遮蔽,最後短果枝群枯死,有效葉面積不夠(必須依靠徒長枝的葉),成為光禿的弱勢大枝。果樹成年後,枝條雜亂、延伸過長,因為水平誘引,枝幹很快老化、弱化,果樹營養循環不良(所以才會抽大量的徒長枝),養份運移循環不順暢。地下部看不到的影響是根系不夠深入地層,更新與代謝緩慢,成為老化、弱化、功能不佳的根系。另外,不當的栽培管理也可能修剪掉應留的短果枝群及側枝,使得有效葉面積更為不夠,尤其會造成2、3月葉面積不夠,無以有效利用肥料進行光合作用。

改善之道就是要回縮過長枝條,營造主要大枝的生長優勢(目前新埔很少有主枝配置適當的果園)。當一顆樹中有幾枝大枝優勢生長時,整個生長勢會轉強,地下部也會萌發新的強壯根群。年輕強健的根系有效地吸收養分水分,順暢輸送到地上部,形成良性循環。只要這個循環不被錯誤的栽培管理所破壞,2、3年之內就可看到果樹明顯轉為年輕化。

三、建立肥培管理的基本概念

不同的作物有不同的肥培管理方式,蔬菜與果樹所需求的肥料元素呈現截然不同的比重。果樹不一樣的生長階段也會有不一樣的主要元素需求,高接梨之幼果期與成熟期,氮量需求差異是很大的。高接梨有其獨特的生育生理,其實高接梨是「寄接」在母樹上,高接梨與母樹間一直存在著養分競爭的情形,所以當初開發高接梨的前輩們是很慎重地將之訂名為「寄接梨」而非現在常用的「高接梨」,其實就是深切體認到寄接生產與本樹生產有所不同,高接梨與母樹間一直存在著養分競爭的事實,例如,寄接生長前期遇到強烈寒流時,母樹是否仍繼續轉化蓄積養分供給寄接穗生長所需或是停止轉化供給進入抗逆狀態?情況嚴重時母樹為了自保就會有「棄養」寄接穗的狀況發生。

必須附帶強調的,在嫁接梨穗前應多培育母樹蓄積足夠養分以提高著果率及助益小果生長。農民應切記高接梨採收後就是新年度的開始,此時母樹的照顧、養分蓄積極為重要,故採收後應盡速葉面施氮肥,優先恢復葉的活力。其次,應持續做好病蟲害防治,以保存樹葉不致過早落葉,持續進行光合作用,對於根部更新及樹體貯藏養分很有助益。

另外,為了維持下年度高接梨生產,在果樹栽培上就必須培育多量的徒長枝以為明年嫁接之用,由於多了這必要的栽培階段,施肥模式就須予調整。高接梨生產的基座是母樹的徒長枝,因此徒長枝的量與品質直接關係到產量。萌發足夠嫁接的徒長枝量與果實結實生長是果農的一大課題。徒長枝屬強勢發育枝,需要大量營養維持生長,徒長枝生長最快速的階段正好也是高接梨果實進入中果期,果實肥大養分需求量逐漸增多,且澱粉質也要開始分散貯藏於樹葉、枝條等樹體。這中果期澱粉質的分散貯藏對於果實最後成熟期的果粒大小與甜度關係密切,由於果實成熟期果粒急速肥大,需要大量養分,此時葉面的光合作用產物並不足以支應,就是要靠中果期樹體各部位分散貯藏的澱粉質水解運送至果實予以支應果粒急速肥大之所需。所以,果農不應是在果實成熟期才拼命下肥以促進果粒增大及果實甜度,而是要在之前及再之前時期就開始調整肥料供應及控制果樹生育。在中果期,由於徒長枝生長及果實營養生長的營養競爭,果農若放任不管,那麼果實永遠競爭不贏新梢,自然也就無法期望採收時果實會又大又甜。

因此,高接生產的營養週期與本樹生產是有其差異性。有了這些認知,才能據以建立高接梨肥培管理的基本架構,才不會盲目而無所適從,能依據高接梨的生育階段,在適當時機給予適當的肥料,精確掌控樹勢,生產品質優良的果實。最主要的是不要猛加氮肥,氮肥對於幼果期時的徒長枝培育是有助益,對於葉面積增加也有幫助,但是氮肥過量,大量新葉快速成長,構成葉綠體的養分及礦物元素不夠分配,葉片太薄而且顏色太淡,以致光合作用效率差,故應控制使徒長枝及葉片能邊生長邊充實。尤其在中果期需要分散貯藏澱粉質,更需控制徒長枝生長,施用高磷鉀等資材以抑制徒長枝生長並強化葉片光合作用效率、促進澱粉質分散貯藏,對於後期果粒增大及果實甜度都很有幫助。

四、認清肥料只是原料而非養分之本質

施到果園中的肥料永遠只是原料,是果樹行光合作用合成養分所需的原料,肥料只是原料而不是養分,就像米並不等於飯,米只是煮飯的原料,飯才能直接用以充飢。這點認知相當重要,最起碼具有兩個意義:

1.決定產能的是工廠(葉片)而不是原料。工廠設備不夠(葉片數不夠)或工廠效率不夠好(葉綠素不足等因素以致光合作用效率低),再多的原料也無法增加產能,反而會傷及根系,也造成生產流程的障礙。所以不是多施肥料就一定能增產。

2.決定產量的是工廠的規模(最大的有效葉面積)與可利用能源(單位面積的最大光照度),而不是原料。單位面積能生產果實的重量有一定的極限,可留果數也受其限制,所以不是多留果就能增加產量。

果農都知道:著果過量時,果實的肥大及品質都會受影響,樹勢也會轉弱。普遍的想法就是只要多下肥料就能補足需求,其實這是錯誤想法。田間實際觀察發現,其效果並不一致,不是每一果園都有好的表現,而且採收時往往仍是小型果佔多數,總產值不僅沒有因多施肥而增加,卻反而降低。甚至經常發現因多肥引起的生理障礙或肥傷。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葉片生產的光合產物不夠分配,沒有足量的養分以充實果粒。因此在栽培過程,應努力提昇有效葉面積(如多留短果枝群及側枝、加強整枝修剪、妥善培育徒長枝、重視葉面成熟度與活力等),以提升可能的總產量;若著果過量,則應予疏果,而不是不當施肥。又適當疏果後,樹勢可以明顯改善,提昇有效葉面積,又且果實能有足夠養分變大變甜。

改善弱勢樹上也有類似的情形。樹勢轉弱是根系先弱。果樹沒有足量的養分進行營養循環,根系得不到更新的能源(光合成產物)導致老化、弱化。普遍的做法也是多施肥,把肥料當成開根的養分,但施肥過量時首先傷害的就是根系,反而使得果樹更衰弱。這都是長久以來錯把肥料當作養分,把米當成飯所誤導的結果。

五、培養觀察與障礙處理的能力 

影響果樹生育的因素很多,每年也都有不同的變數,仔細觀察田間果樹的生育狀態,其實都有不同的表現。針對不同的生育跡象,有些需要調整生育方向,有些需要作預防措施,有些必須做障礙處理。在生育障礙方面,越早做處理,所承受的損害越小。障礙的正確診斷與快速明確的處理措施,需要經驗與選用適當資材。這些,是維持穩定收益的必備能力。果農本身應多充實果樹生理及生育特性之知識,理論與實際相互驗證配合調整,並提昇觀察果樹生育情形及障礙處理能力。

但在一個產業技術未臻成熟時,地方上若沒有現成的窗口提供這方面的服務,而農民又有迫切的需求,往往會激發出一個精英團隊以自我成長。這種團隊的成員經常是跨越村莊的,結合少數有興趣的果農組成自我成長團體主動聚集探討研究。剛開始時也許成員的基礎知識參差不齊,也許欠缺發現問題與討論問題的能力,但遇到問題時有共同討論的夥伴,成員們會一邊吸收一邊在田間印證。

經歷這些過程,團隊的專業水平會很快提升,能吸收與利用學者專家的專業知能,就更能抓住問題的核心,與學者專家共同探討解決所遇到的問題。然後,會擴大影響該地區的產業水平,也許,就因而開創出影響該地區幾十年的重大產業。當初東勢高接梨的開發,就是這個模式發展出來的。如今,新埔高接梨精英果農已經初具果樹生理及生育特性之相關知識了,應再強化彼此間定期聚集討論研究,互助成長,加速新埔高接梨水平之提昇。

就技術層面而言,若能針對上述高接梨果樹栽培之基本面,據以修正果園管理,當會有很正面的效應。但以熟諳東勢高接梨產銷系統的人來看新埔高接梨產業,新埔果農需要借助其他地區的只是栽培技術及處理經驗;至於經營行銷面,新埔高接梨產區是最接近新竹以北人口密集城市的產區,除了供應新鮮梨果外,尚能滿足城市居民對休閒空間的需求,梨果地產地銷之外,尚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發展休閒農業。

發展休閒農業所販售的就已經不只是水果了,還包括農業知識、體驗及農村的感覺與景觀。有發展利基,當然也會有新的問題,須作不同的因應規劃,例如:是否規劃品種多元化、栽培方式多元化(高接或新品種本樹生產)?不同的品種有不同的產期,地區性產期拉長是否比較有利?多肥料多農藥的管理方式該如何修正?環境管理的觀念與病蟲害防治結合是否有助於地產地銷?生產基地(果園)除了便於工作外,是否可以景觀化及休閒化?生產、生態、生活怎樣和諧調合成讓城市人心儀的農村?這些面向的規劃發展及內涵充實都有賴在地人發揮巧思與創意,並為個人及地方創造更美榮景、更大利益。

最後要強調的,地方農業產業的發展最合適的輔導夥伴是當地農會,尤其是當地農會推廣人員。若在栽培技術發展過程,農會推廣人員就能積極投入,時時與農民互動,就更能了解農民栽培管理上甚至經營行銷上所遭遇的問題與困難,然後可以運用農會資源提供必要協助,並尋求合適外援(大專院校教授、農業改良場專家、主要產區專精農民或業者等等),即時適切地解決農民的問題與困難,必能快速有效發展當地特色產業,造福農民,繁榮地方;而台灣農業競爭力亦能具體突顯,既能迎戰進口農產品,亦可拓展海外市場!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9244196

新埔梨村亮起來
August 29, 2007

新埔高接梨果農、梨村園主 林應修先生(台大農推會輔導的農民)

近來在電視新聞上常常看到「台灣農業亮起來」系列之相關報導,深深覺得台灣農業草根力量的蓬勃發展,但也會令人不禁懷疑其真實性,要不然我所接觸的農民怎麼常是哀哀叫的呢? 回顧我自己種植高接梨、經營梨村的艱辛歷程,我認為台灣農業發展的競爭力不應只建立在少數農業達人的成就上,更需要政府有系統地、整合性地把大學院校、農業改良場、農業達人發展出來的知識技術推廣教導給農民,促進各地農業水平整體提昇,台灣農業競爭力也就自然水漲船高了。

我從事高接梨生產已經快9年了,記得9年前剛退伍就接下這果園工作,當時我對於高接梨栽培管理完全一竅不通,病蟲害如何防治,用什麼藥,如何施肥,如何培養又甜又大的水梨……?我完全都不懂!我心想問其他農民總可以問得到吧,但答案往往是模擬兩可的不確定,或照著做也效果不佳。

在這樣一知半解的情況下種植高接梨這樣高技術、高勞力、高成本的水果,風險是很高的,心裏更是很苦的!於是開始參加農業技術諮詢課程、收集閱讀高接梨栽培推廣資料、僱用卓蘭嫁接師傅前來嫁接並請教相關技術,更重要的知識來源則是農藥商、肥料商的推銷,只要農藥商、肥料商說某項農藥或肥料效果好,就會花錢去嘗試,但大部分都是商人在誇大,其實效果往往不彰。當時我心裏當然是很想把高接梨栽培好,找出合適的栽培方法,但屢試屢敗之後心裏就越急,也就越容易掉入商人誇大的陷阱。回顧當時栽培高接梨的情形,真可說是像在坐雲霄飛車,起起落落,有時候雲霄飛車還會故障,那就真的摔得很慘,血本無歸,真是心事誰人知?

直到2年前,台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及教授群前來新埔密集輔導柑橘及高接梨果樹產銷班。在高接梨部分,有系統地安排了許多高接梨栽培管理方面的重要課程,讓我感覺到有靠山了,心安了!一年之後,我在梨樹健康管理及栽培管理作業曆、病蟲害診斷及防治、施用有機肥及土壤酸鹼值改善等等都有很大的進步,但是去年我的梨村成績仍不理想,主要原因不僅是臨採收時的不斷豪雨,更是因為我還是私自誤信了肥料商的「上面壓(抑制徒長枝及葉面成長)、下面衝(土壤多施氮肥)以使果實肥大」之說法及配方,導致梨樹根部受損及葉片萎凋,後期果實肥大受阻,果粒偏小,就這樣一個錯誤的觀念與處置,使我整年的努力成果都被打消了,成績反而下滑。

去年採收後,台大農推會在課程安排上特別加重梨樹生理、各時期肥培管理、整枝修剪及田間果樹生育診斷與障礙處理。上了梨樹整枝課程後,當其他農友還有遲疑時,我就在去年10月開始依照老師的指導大力進行梨樹整枝,去除不當枝幹及枝條,並誘引出主枝優勢(主枝末端翹起),這樣的處置雖然也連帶減少了徒長枝數量,使得今年的嫁接梨穗量從往年的35公斤降低為22公斤,但是今年整個梨樹卻是出乎意料地特別健旺,頗有回春之勢!今年4月初的果園診斷,初期葉面量不足、氮肥過高、著果量偏高等等,老師建議修剪時應著重果短枝群及側枝培育,以增加初期葉面積及果實養份供應;依樹勢及葉面積進行疏果,不僅每穗疏果只留2-3顆小果,甚至密集處應整穗疏掉以免果樹負擔過重而導致樹勢衰弱;氮肥太高,徒長枝衝得太快,光合作用養分用作徒長枝生長而沒往果實送,會影響了後期的果實肥大及甜度,也因徒長枝衝得太快,葉片葉綠素不足,更影響了光合作用效率及養分供應,故肥培管理上應調整為少量多餐。老師特別強調:雖然去年東勢採收前也是不斷豪雨,但在這個時期的肥培管理適當的水梨,採收時之果粒大小及甜度並沒有不良影響。今年5月中旬的果園診斷,疏果及整枝的效果都已經很明顯了;我施用了2次發酵液肥也已經發揮很大的效用,梨樹的醣類夠,葉片厚也有光澤且呈凹型,看起來好像比較小,其實葉面積夠大,而且同樣的空間可以擺下更多葉面積,也就是說,總葉面積大,光合作用養分供應足夠。老師在課堂上特別解說高接梨各階段所需碳氮比的調整及高接梨果實肥大是呈單S曲線(長大—停滯—再長大):在授粉後因細胞分裂而逐漸肥大,45天時果實約較拇指大,就進入中果期,養分主要用於種子發育及徒長枝生長,果實表面停滯,不會長大;然後到成熟期時才再快速長大,尤其是最後10天肥大最為快速。現在正是中果期,務必重視徒長枝的生長控制,要讓它慢慢停下來(維持2-3片的新葉就好),使成熟葉光合作用養分能夠累積於樹體各部位(而非用於徒長枝生長上),這些累積的養分就是水梨最後期急速肥大的本錢;但也不能讓徒長枝過早停心,否則在採收期或之前若遇下雨,徒長枝將再次生長,養分也只是浪費在徒長枝生長上。老師精采獨到深入的講解就好像打通了我在高接梨栽培管理上的「任督二脈」,我想「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在此,我要特別向各農民朋友推薦,發酵液肥真是好用,製作簡單,成本也低廉,我自5月以後就常噴,今年總共噴了發酵液300公斤,對於控制徒長枝生長、葉面活化、提昇光合作用效率及養分累積都很有幫助。依老師配方,糖蜜400元、菌種400元、過期奶粉200元加海草精200元,2週內就可調製成100公斤的發酵液,施用時泡成200倍液肥,以噴灑車噴灑極為方便,也極有效用。

今年梨村的採收成績很好,無論是果實大小、甜度、良率都顯著提昇,收益也很有成長。我的梨村面積約8分地,去年嫁接梨穗35公斤,不計家工總成本35萬元,總產量14,000斤,平均每粒只8兩,平均單價為55元,良率約85%,收入65萬元,扣除成本後的收益約30萬元。今年因整枝修剪的關係,嫁接梨穗降低為22公斤,不計家工總成本也因而降低為25萬元,總產量為12,000斤,也就是說嫁接量減少37%,成本降低29%,而產量只降低15%。但是今年水梨平均每粒11.5兩,品質非常好,平均單價提高為68元,良率提升為95%,收入共77萬元,扣除成本後的收益約有52萬元,較去年大大提高70%!而且因為品質提昇,今年水梨都是在園銷售,顧客來梨村參觀、休閒及選購,我不必像往年還得去傳統市場叫賣零售品質較差的水梨。又我在對顧客的解說內容,也有加進上述學習到的觀念技術,顧客也都聽得興趣盎然、喜上眉梢。真的,休閒農業,不僅是休閒,更要有農業;不僅賣水果,也不僅提供農村休閒的感覺及景觀,更要賣農業知識與體驗。當顧客對於梨村水梨生產過程有更多的了解及認識,尤其其中有令他驚喜的知識與道理,顧客對於梨村水梨就更有感情了,也會更有信心,吃起來也就特別津津有味。

我相信梨村已經亮起來了,至少已經具足亮起來的本錢!今年因整枝修剪而嫁接量有所降低,如今樹勢已旺,可以適量調昇嫁接量,且嫁接品種也將偏向較高產的新興,也會加強果短枝群及側枝培育,以增加初期葉面積、助益幼果生長,預計明年梨村產量可以向20,000斤的目標邁進!

回首來時路,有心酸,更有喜悅,頗有歷盡滄桑得來全不費工夫之感!特別要感謝台大農推會的辛勞及費心輔導,沒有台大農推會密集、適時及有系統的課程安排,我不可能這麼快就練就這一身功夫。這樣無中生有式的扶植輔導,受益的不只是我,更是新埔高接梨產業的整體提昇。新埔梨農何其幸運啊!但願諸位農民好友能夠更用心學習,主動積極向老師請教討論,並逐步採用建議措施,不要只習慣性地「有做就好」,須知錯過一個時機就又一年過去了,一個錯誤的處置就讓一年的功夫盡棄!尤其不要一再重複錯誤的操作,要相信專家、改正錯誤觀念,不要以人為本位,硬塞肥料、生長激素命命梨樹生產,而是要以樹為中心,尊重了解梨樹的需求,協助梨樹發揮最高的產能!其實,只要我們用心細細觀察梨樹生育情形,很自然就能心有靈犀地知道梨樹的需求,不要不理不睬,更要及時給予相對應的照顧與協助,梨樹就會長得很好並回報予甜美的果實。但願新埔水梨亮起來,我們共同努力、相互研討,共同擦亮「新埔水梨」這塊招牌,讓「新埔水梨」在消費者心中站上鮮明位置,銷售自然也就水到渠成,有好產品就能打造市場並創造利潤!而台灣農業也會因為我們的努力更為發展,可以抓住消費者的胃口,對抗進口水果,外銷也是可以努力的目標!

http://www.wretch.cc/blog/TaiwanFarmer/9795631

This is a website for the people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by the people of Taiwan Civil 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Links

活動

最新動態

林書萁 已更新他們的設定檔
7 月 27
盧貝松 已更新他們的設定檔
2019 30 9 月
溫來郭弘斌 的影片發表了意見
2019 12 5 月

© 2020   Created by admi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